應許之地的十字路口:政局震盪詭譎的以色列,「納坦雅胡時代」真的結束了嗎?

應許之地的十字路口:政局震盪詭譎的以色列,「納坦雅胡時代」真的結束了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被「變天聯盟」逼宮拉下馬的納坦雅胡,在以國擁有「政治魔術師」和「不死鳥」的稱號,眼下雖是12年政權的終結,卻沒人敢斷言這位領導過5屆政府、以國史上任期最久的總理政治生命走到了終點。

文:冼義哲(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學生)

6月14日,120席的以色列國會(Knesset)在信任投票中以60票同意、59票反對、1票棄權批准成立新的聯合政府,新政府由極右翼、宗教民族主義派政黨「右傾」(Yamina)領袖班奈特(Naftali Bennett)和中間派未來黨(Yesh Atid)領導人拉皮德(Yair Lapid)聯手共組,71歲的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未能掌握國會多數席次,兩年內四度試圖組閣失利,創紀錄的12年任期正式劃下句點。

即將「主政」的反對派群眾早在12日晚間搶先在耶路撒冷的總理官邸外歡慶,而為數眾多的納坦雅胡支持者也相當不甘心,認為讓甫贏得上個月以巴戰爭的總理下台相當不明智,以國內部仍在選舉後持續撕裂,而位於中東最敏感神經的以國,未來走向什麼樣的道路也牽動著國際情勢的演變。

政治聯盟理論「最小化獲勝聯盟法則」再次驗證

理性選擇理論的重要學者威廉・瑞克(William H. Riker)曾論將博弈論引入政治科學領域並逐步構建實證的《政治聯盟理論》(The Theory of Political Coalitions),其中被廣泛用於內閣制國家組閣過成探討的「最小化獲勝聯盟法則」,在本次以國國會1票之差再次得到驗證。

「最小化獲勝聯盟法則」指出「在與『補償性的多人零和博弈』類似的社會情形中,參與者結成了他們相信將確保勝選所需足夠大的聯盟,而並不一味追求更大」,也強調「聯盟成員的積極性僅限於獲勝所必需的最小規模,同時,如果其中任何人退出聯盟就無法獲勝。」

本月2日,出身顯赫家族(父親也曾擔任以國總統、舅舅是首任外長、祖父是以國第一位首席拉比)的工黨老將赫爾佐格(Isaac Herzog)接替卸任的李佛林(Reuven Rivlin),當選第11任總統,總統一職在以國雖僅為象徵及禮儀性角色(任期7年且不可連任),但其在憲政秩序上的角色仍具足影響力,而赫爾佐格正是2013年國會大選與納坦雅胡爭奪總理大位的政敵。

依據憲政慣例,新任總統就職內閣就必須解散重組,因此以國上演了一場挺/反納坦雅胡的民主內戰,前以國總統李佛林以「納坦雅胡2年內4度組閣失敗」為由點名其政敵、屬國會第二大黨的「未來黨」領袖拉皮德組閣,而拉皮德最終在組閣期限屆滿前,與跨政治光譜的8個反對黨達成聯合執政協議,決議「由班奈特先擔任總理兩年至2023年9月,後由拉皮德出任至2025年11月」,而這個聯盟被稱為「變天」(Change)聯盟,因在120席的國會中僅有61至62席,被形容是「脆弱多數」。

「變天聯盟」組成的最小獲勝聯合政府(minimal-winning coalition government)實,以反對單一政敵為訴求而結成,而納坦雅胡的聯合黨(Likud)仍在國會擁有多數席次,此聯合政府的根基並不穩固,加上各黨派意識形態迥異,任期可否順利做完被認為都還是未知數,是否真的化解以國自2019年以來四度大選,與超過一年未能通過國家預算的政治僵局,各界都還在觀察。

事實上,身為科技新貴、億萬富豪的班奈特,其總理之路不在許多方的預期之內,原本被認為是組閣過程的造王者,未料最終成為了「王」,因為意識形態相同,對世仇伊朗立場強硬、主張經濟極端自由主義的班奈特原是納坦雅胡的門生,曾擔任經濟、教育、國防部長,甚至是納坦雅胡的幕僚長。但近年兩人從關係緊張到最後拆夥,更因日前加薩衝突加深對立,最終左右臂膀走向取而代之的路,班奈特倒向了拉皮德、推翻昔日恩師。

但回顧今年3月大選前,班奈特對於拉皮德有意角逐總理一事,幾乎是最激進的反對者,選舉過程中不但高舉忠貞右派的大旗,更曾在國營電視台簽字表達對中間派的「零容忍」,未料僅過一季班奈特便華麗轉身,成為以國建國以來執政最久領袖的任期終結者,以第三代領袖的身分完成了世代交替,雖脆弱的變天聯盟政府將大規模侷限總理的權力,但「靈活」的班奈特也不全然不被看好。

AP_16243343442930
班奈特(左)與納坦雅胡(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是邁向多元化的進步?還是代理人戰爭角色出現破口?

「變天聯盟」的組成不但橫跨左派、右派和中間派,更是以國建國以來首見有獨立的阿拉伯裔、伊斯蘭主義政黨進入執政團隊,堪稱以國歷來最多元政府。

入閣執政的「聯合阿拉伯名單」(United Arab List, Ra'am)代表了以國境內21%阿拉伯裔的選民,該黨黨魁阿巴斯(Mansour Abbas)稱其「取得了影響以國政治體系的正當性」,並以阿拉伯語發表演說時強調「我們正逢偉大機遇,但我們不會自棄原則」,而班奈特在國會演說中亦承諾將會開啟以色列與阿拉伯裔公民的「新篇章」。

然而,此舉引發了極右翼正統猶太教政黨的強烈不滿,抨擊班奈特和「認同以色列敵人的恐怖主義支持者」合作,班奈特公開向巴勒斯坦伊斯蘭激進運動哈瑪斯組織(Hamas)撂話、公開感謝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加薩走廊衝突中支持以國,也公開挑明以國不允許伊朗擁有核武、必須防止巴勒斯坦建國,系列舉動頗有安撫的意圖於其中;畢竟班奈特知道,「變天聯盟」的國會席次僅微幅越過多數門檻,納坦雅胡陣營仍有空間在日後拉攏國會議員對政策投下反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