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通過史上第一次倒閣案,「房租上限」成壓垮首相勒夫文最後一根稻草

瑞典通過史上第一次倒閣案,「房租上限」成壓垮首相勒夫文最後一根稻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左翼黨為抗議政府放寬對房屋租金管制的政策,轉變立場對勒夫文投下不信任票,成為壓倒勒夫文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國會以181票贊成、109票反對、51票棄權通過對勒夫文內閣的不信任案。

編譯:吳宗宜

瑞典國會史上頭一遭,通過倒閣案

6月21日,瑞典國會以181票(總共349席)通過對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首相勒夫文(Stefan Lofven)的不信任案,他是瑞典史上第一個因不信任案面臨下台的首相,此將使瑞典再次面臨2018年國會大選後難以組閣混亂的局面,當時國會陷入僵局,經過4個月的談判才勉強組成聯合政府。

根據瑞典憲法,首相有一週的時間做決定,看是要辭職並由國會議長協調各黨組織新內閣,或是解散國會重新選舉,此選舉必須在不信任案通過的3個月內舉行。

勒夫文指出,瑞典現在的政治局勢相當困難,左翼黨(Left Party)與右派的保守政黨雖然聯合支持不信任案,但這只是暫時性的策略合作,不代表能攜手組閣。

「這是一群只想換掉現任政府的政黨,但他們對國家面臨的問題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也缺乏提出替代目前政策的方案,和解決這些問題的意願和能力。」

勒夫文表示,儘管不一定是整週,但他需要一些時間來決定下一步:「無論發生什麼,我和我的政黨都有能力承擔領導國家的責任,我的重心在過去和未來都一直是做對瑞典最好的選擇。」

瑞典目前的聯合內閣是由社會民主黨和綠黨(Green Party)所組成(共116席),並得到部分政黨的支持而得以維繫,但這次左翼黨轉而與反對派合作通過不信任案,使聯合內閣將被迫解散。

此不信任案是由極右派的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在6月17日提出,並得到右派政黨溫和黨(Moderates Party)與基督教民主黨(Christian Democrats)的支持。

左翼黨為抗議政府放寬對房屋租金管制的政策,轉變立場對勒夫文投下不信任票,成為壓倒勒夫文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國會以181票贊成、109票反對、51票棄權通過對勒夫文內閣的不信任案。

瑞典對租金上限有嚴格的規定,旨在維持民眾負擔得起大城市的房租。然而,由於租金限制讓利潤降低,導致建商不願意蓋更多新房屋投入租屋市場,反而讓需要租房的人,可能需要等待數年才能排到房子簽約。但在房價飆漲的情況下,自行購屋也變得越來越困難,因此,左翼黨擔心放寬租金上限會使房租飆漲、快速加劇貧富差距。

6月20日,勒夫文召開會議試圖尋求多數國會議員支持租金改革方案,放寬租金上限讓建商願意蓋房;隔日,他則邀請房東和租房者組織進行會談,試圖減少雙方的歧見。

然而,左翼黨主席達德高塔(Nooshi Dadgostar)表示,該黨將堅持反對勒夫文的政策,批評勒夫文是在演一場政治秀,並反稱:「我們做了一些在政治上被認為不常見的事情……那就是信守承諾。」

瑞典民主黨領袖奧克松(Jimmie Åkesson)告訴國會,這屆政府歷來軟弱,自始就不應該掌權。左翼黨也將危機歸咎於勒夫文,達德高塔稱社會民主黨領導的政府,放棄了左翼黨和瑞典人民,而不是左翼黨放棄了聯合政府。

政治評論員克努森(Mats Knutson)告訴公共廣播電視SVT:「原本看起來少數派政府會堅持到任期結束,但政府內部分歧最終變得太大了。」

勒夫文雖在前一週積極的試圖安撫27名左翼黨議員,但最後依然徒勞無功,因該黨堅持政府改革租金管制的計劃會為房東自由漲租打開大門,與瑞典的社會主義民主模式背道而馳。

然而,由於左派和右派兩大陣營在議會中仍處於僵局,沒人能占多數,且民調顯示重新選舉下雙方仍勢均力敵,因此如何組建新政府或啟動新的選舉是否能解決問題,依然都是個問號。

據《衛報》指出,政治分析專家們表示,他們預計勒夫文會辭職,但這位以幕後操作、談判技巧而聞名的前工會主席很可能會強勢回歸。

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的政治系教授桑納斯泰德(Anders Sannerstedt)告訴《法新社》:「我認為沒有人想要多進行一次選舉,根據最近的民調,若現在舉行選舉,社會民主黨會失去很多選票。」但另一方面,若無法組閣的局面持續,勒夫文有可能會在僵局中勝出。

哥德堡大學的政治學家欣福斯(Jonas Hinnfors)對此表示同意:「勒夫文是一個非常厲害的談判者,考量目前國會席次還沒有改變,他相當有可能用另外一種組成方式組成聯合內閣。」

但索德脫恩大學(Södertörn University)的政治系教授尼艾洛特(Nicholas Aylott)則認為,勒夫文的不信任投票案代表著失敗,「我認為提前大選才比較可能。」

另一方面,據《彭博社》報導,財政部長安德森(Magdalena Andersson)對於此政治波動感到憂心:「政治危機對現在的經濟狀況來說可謂雪上加霜。」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下,我們才剛開始要走上經濟復甦之路,企業想著重新開始徵員、投資,但這樣的政治局勢帶來的不確定性。

不過《彭博社》的北歐經濟研究員詹森(Johanna Jeansson)持不同看法,他認為瑞典的政治不穩定,不會波及其經濟,並表示對瑞典經濟前景的信心高於對政府的信心:「我們預計隨著疫情趨緩、減少對出口市場的影響,瑞典經濟將會持續復甦。但弱勢政府長期的不穩定性對經濟衝擊會更大,因為它很難提出穩定的政策。」

瑞典政治的朦朧未來

2018年9月,瑞典舉行國會大選,改選349席議員。當時,移民議題成為選戰關鍵,以重視人權著稱的瑞典廣開門戶,擁有1000萬人口的瑞典接納了16.3萬名來自敘利亞和阿富汗等地的難民,是歐洲國家中人均難民比例最高的。

龐大的難民數量使瑞典不堪負荷,難民性侵事件的頻傳、縱火和幫派暴力,使得瑞典人民反對移民的聲浪開始高漲。在2018年大選中,極右派政黨瑞典民主黨因強烈反對大規模移民得到多數民眾支持,得票率竄升至17.5%,席次大增至62席,一躍成為瑞典第三大政黨。

現任首相勒夫文領導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雖仍是瑞典第一大黨,但得票率僅有28.3%,較上屆掉了13席只有100席,得票率創下百年新低。第二大黨、中間偏右的溫和黨(Moderate Party)得票率也較上屆下滑3.5個百分點,來到19.8%、僅獲得70席。

選舉結果顯示,左派聯盟的社會民主黨與綠黨、左派黨握有144席,溫和黨、基督教民主黨、中間黨(Centre Party)及自由黨(Liberals)組成的右派聯盟(The Alliance)則拿到143席,皆未取得175席的過半席次,形成懸峙國會(hang parliament),在歷經4個月的談判後,勒夫文獲得中間黨的支持,得以連任首相。

如果該國提前舉行選舉,下一屆政府是否會更加穩定仍不得而知。

SEB經濟學家伯格瓦爾(Daniel Bergvall)告訴《彭博社》:「上次選舉後組成新的聯合政府花了4個月的時間,組成新政府並非易事。」他也補充,額外的選舉很可能也不會產生明確的多數,造成國會繼續癱瘓。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