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服務與「關說」的灰色地帶,藍綠都不想用力追究的特權疫苗

選民服務與「關說」的灰色地帶,藍綠都不想用力追究的特權疫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民服務與關說之間的界線,本來就很不容易拿捏,但選民服務絕非洪水猛獸,不少冤獄、政府缺失、消費者糾紛,透過民代從中協助,撫平了人民與行政機關對抗的成本,但請託和關說也只有一線之隔。

人生總是有便捷之道的,雖然多數人對這條路感到非常反感。但政客與他們的朋友總是選擇它。

台北市長柯文哲和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高嘉瑜很長一段時間被視為跨黨好友。柯P因要求台北市衛生局限期把剩餘疫苗打完,衍生出好心肝診所特權施打風波;為了平息民怨,北市府調查發現,高嘉瑜也幫禾馨診所要疫苗。高稱她此舉是幫選民服務、轉達請託,但遭外界質疑關說。柯高政治友誼形同決裂,惹出了案外案。

我擔任過選舉幕僚,當時的老闆還沒有選上立委,設立服務處時就接到林林總總的選民服務案。一般請託包括找工作、買車票、紅白帖、交通違規銷單、喬病床等,在選票上積小成多。另一些有媒體效應的案子,民代在幫特定團體爭取了利益後,可能以新聞稿、記者會、公聽會等方式,作為未來爭取核心選民的宣傳。

選民服務的重要性,與「關說」的灰色地帶

重視選區服務並非台灣特有的現象。國會議員是否能順利連任,選區服務佔有很大的關鍵因素。但民代的專長是構成壓力。請託案是否隱含對價關係,處理過程細膩與否,雙方是否留下防身證據,一旦曝光都可能成為社會大眾認定關說或違法的關鍵。選民服務和關說的界線,顯有大量模糊的灰色地帶。

民代的每一宗選民服務,都在計算政治與金錢上的成本與入帳。要民代「不對價」很困難。選民或利益團體的感謝,很可能化為下次選舉的政治獻金,或提供總部場地、人員與物質等捐贈,甚至是選票支持。選民服務幾乎都是可以延遲報償的。

立法院舉行院會  議場加強防疫(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從企業或個人角度,找民代做選民服務也會挑選區、挑顏色。找最夠力、最能夠影響行政機關的人,才會讓事情完成。從事選民服務,是一門有賺有賠的生意,法律與輿論成了「兩把尺」。在法律之下、道德之上,沒有被發現又說得過去的請託,就是選民服務;違法、被發現又說不過去的請託,就是關說。

從高嘉瑜的個案來看,她自認幫孕婦、第一線醫護請命要疫苗,原本是一樁好事,但沒有大加宣傳。遭柯文哲爆料後,突然成為見不得光的關說疑案。既然關說案很難一槍斃命,就有操作空間。這就是柯文哲拉出高嘉瑜的主要目的。

藍綠都沒有特別用力「追」的特權疫苗

高嘉瑜知名度夠、與柯P夠麻吉。她在綠營內人緣堪慮,被外界視為「柯友友」。這成為了柯P推她出來掀起關說與選民服務命題的第一人選。綠營的態度曖昧不已。追根究柢,蔡政府似乎不想追究、追打好心肝特權疫苗,對高嘉瑜關說風波小心謹慎。

因為,第二類官員施打疫苗的合理性,可能衍生更大的特權風暴。

綠營若究責高嘉瑜的所謂關說責任,不只擴大災損,若挖出更見不得光的名單,極可能進一步幫柯文哲解套,於是場面變成柯P「獨戰」高嘉瑜。而高嘉瑜面對政治風暴,一路以來用甜美、喊冤的溫和特質,希望避免受傷,同時維持自己經營已久的友柯「白色光環」與選民服務形象。

兩個人高來高去半天,但不要忘了,政客只有面對「朋友」才會一通電話、10分鐘內,台北市衛生局就同意發下去幾百劑的疫苗。與其說他們鬧翻或互咬,柯文哲和高嘉瑜更像是打情罵俏,合演了「政客的朋友」的一場戲。

政客的朋友,深奧也簡單——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政客看不上眼的人,永遠只是局外人。

高嘉瑜立院質詢防疫紓困特別預算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嚴謹、節制、謙卑,偶爾懂得拒絕

正因為選民服務的獨特性、模糊性,不少人跨過紅線,逐漸變成負面的代名詞。

九年前,民代轉任的行政院前秘書長林益世遭控收賄6300萬。他對廠商說:「行政院這麼大一間,只有三個人在上班,院長、副院長跟我而已。」這種作法已經遠遠跨出請託與關說的紅線,宛若敲詐勒索、黑道圍事,涉利用權勢收賄與索賄。

選民服務與關說之間的界線,本來就很不容易拿捏,存乎政治人物的善念與尺度。但選民服務絕非洪水猛獸,不等同於關說、走後門、鑽法律漏洞。不少冤獄、政府缺失、消費者糾紛,透過民代從中協助,撫平了人民與行政機關對抗的成本,成為民主的潤滑劑。請託是民主的便捷之道,和關說只有一線之隔。首長和民代都應該嚴謹、節制、謙卑,偶爾懂得拒絕。

在這次的事件裡,柯文哲打開了前人只做不說的潘朵拉盒子。雖然他的目的不是打開盒子,而是利用高嘉瑜替自己在好心肝的風波解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