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少了堅實的道德觀打底,孩子得到的結論是「不擇手段也要贏」

《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少了堅實的道德觀打底,孩子得到的結論是「不擇手段也要贏」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I世代的孩子若想在波瀾萬丈的未來出類拔萃,不可或缺的各種技能有:適應力、心智的靈活性、好奇心、合作性、對挫折的耐受性、韌性,還有樂觀的心理。

文:瑪德琳・勒文(Madeline Levine)

社交孤立

每次到學校演講,我都會問國高中的孩子們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覺得身為青少年,最大的煩惱是什麼。

我讓他們就前三大常見的青少年問題進行排名,這三個問題分別是:自我身分的發展、想自己為自己選擇的心情,還有一種是交友上的孤立感。我一開始有點驚訝但現在已經見怪不怪的結果是:大部分的孩子都把社交孤立排在首位。我會驚訝是因為在這之前的許多年,身分的建立都一直蟬聯著煩惱的冠軍。

這種社交孤立的一大核心就是科技,而其背後的複雜成因可謂千絲萬縷。某些科技層面的東西,比方說電競遊戲,會附帶生氣盎然的社群,而網際網路也能讓人在學習、創意與政治參與上獲得很多選擇。如前所述,問題出在網路上的「觀眾」。對青少年,特別是對十二到十五歲的孩子們而言,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朋友們的想法。

所有傳統上我們認為十四歲的人類會有的惡夢,如今依舊成立著:你吃飯的時候能跟受歡迎的同學同桌嗎?你的閨密會來搶你男朋友嗎?你臉上有青春痘嗎?你那樣也能叫做有胸部嗎?不同的是,以前我們被羞辱是定時定量,所以我們多少能準備一下:午餐時間、下課回家的路上、偶爾的一兩通電話中、老師轉頭去寫黑板時的一兩句話——但如今多虧了簡訊與社群媒體的發明,生活變得二十四小時永無寧日。

不過除此之外,造成社交孤立的還有一些比較微妙的因素。簡訊讓鐵石心腸變成舉手之勞——男生用簡訊與女友分手就不用直視她的眼睛,也不用看著她受傷的表情。我在執業過程中時常見到孩子們哭哭啼啼地走進我的診間,然後直接把手機塞到我的手裡。我在這種情境下讀到的訊息輕則不夠體貼溫暖,重則是徹底的背叛。用簡訊對人壞已經很糟了,更糟糕的是連對人好都降格到只剩下簡訊。

試想被女朋友甩掉的你收到六封你好兄弟的簡訊,每一封都罵她是婊子,但這能幫助你多少呢?你需要的是好兄弟陪在你身旁;你需要的是讓你感覺熟悉的臉龐,是朋友讓脆弱的你靠在他肩上,這才能有助你從憂鬱中得到解放。朋友的定義,曾經是能花幾個小時聽你訴苦,給你支持,並用他的存在提醒你你並沒有被全世界拋棄。但現在的孩子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由此他們已經習慣於膚淺的交往。現在的青少年鮮少會親自去安慰朋友,很多時候他們只會用滿滿的表情符號或貼圖來充數。

但只有透過面對面的接觸,兒童與青少年才能學習到同理心跟外交手腕,也才能學會傾聽。不在現實中去進行困難尷尬或甚至於讓人心碎的對話,他們就沒辦法在人際互動上得到足量的磨練。在未來的年月中,隨著工作變換愈來愈頻繁,協作性的職場愈來愈成為常態,具備良好人際技巧的個人將比現在占得更大的上風。欠缺這類技巧的個人不要說在工作上難以建立人脈,就連在生活中也可能無法擁有可長可久的友情或愛情。

考量到智慧型手機與社群媒體在青少年之間所導致的寂寞、憂鬱、焦慮已經廣見於研究資料中,由家長這邊來進行把關可說已是當務之急。看著孩子宅在家裡,沒有野到我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的外頭,可能會給為人父母者一種安心感,但在床上一躺就是幾個小時且只有手機為伴,然後拿現實中的自己去跟網路上看似光鮮亮麗的其他同齡者比較,並不利於孩子們去一關關完成他們該完成的身心發展:冒險、離開父母獨立、與人建立親密關係、道德觀的形塑。

我們已知不論是YouTube、IG、Snapchat或臉書(乃至於任何一種日新月異的網路平台),一天使用超過兩個小時都會有害於孩子們的心理健康。我們也已知過半數的青少年自承「幾乎隨時隨地」人都在社群媒體或網路上。對於出生在網路時代,上網始終是生命一環的孩子們來講,他們一定會對相關的限制感到非常不滿。

但親職的核心不是討好孩子。因此一如我們有責任督促孩子們去運動、就寢、吃均衡影養的食物來確保他們的身體健康,為人父母者同樣有義務去捍衛孩子們的心理健康,即便那代表我們得忍受他們翻幾個白眼或用力甩幾次門。你得身體力行地在大半天裡放下手機,然後要求孩子們向你看齊。

滿滿的無力感

能動性(Agency)代表的是一種你相信自己可以採取行動,進而去影響周邊環境的信念。與能動性相對的是無力感,而無力感又會導致人變成一名洩氣的受害者。對於孩子進行微管理——包括在上學日跟放假日、在足球場上、在祖母家、在服飾店裡這麼做——父母親都會妨礙孩子發展出兩種能力:一種是發現自己的能力,一種是為自身想法代言的能力。不論今天是三歲小朋友想穿左右腳不成對的襪子,還是中學生想放棄有利於他申請大學的大提琴學習,微管理會造成的問題都同樣適用。

「管太多」也代表遭到過度保護的孩子將無從經歷人生終究必經的插曲,而他們就需要通過這些插曲來學著被挑戰、被擊敗,然後想辦法站起來。更理想的狀況下,他們將可以學著去細細品嘗被挑戰的滋味。確定的是,當孩子被剝奪了機會去釐清他們自身的價值、欲望與興趣,讓人不樂見的結果就是他們會產生依賴性,而這健康的獨立性正好是南轅北轍。

十年前我的年輕病人會氣沖沖地跑來抱怨爸媽的限制太多:「這是我的人生!叫我爸媽少管閒事。我的事情我自有想法!」相對於此,近年來一種讓人不安的發展是年輕人的叛逆不見了——至少在我所觀察的青少年中有這樣的趨勢——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兩手一攤的厭世感。那種憤世嫉俗,我原本以為只能在為了養家活口或背負房貸而不得不在討厭的工作上邊做邊怨的大人身上看到,但現在我也在年輕孩子們的臉上看到了。

「你們不懂啦。」這些十來歲的小大人會搖著頭說,「未來的三年就是這樣子了啦。我認了就是。反正我也沒得選。」這種認為你沒辦法為了自己做點什麼的心境,是不分年齡,使人陷入憂鬱的一大原因。

道德觀薄弱

自二○○○年代初期以來,我與出身中上階層家庭的學子們進行過一次次的面談,而我在當中看到的是物質生活過於充足的環境,究竟會對人產生什麼樣的負面影響。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曾以一項名為「美國大學新鮮人:全國性常態」的研究反映了我觀察到的趨勢。該研究比較了一九六○年代大學新鮮人與後續年班在學習動機上的不同。

在一九六七年,百分之八十六的受訪學生說「發展出有意義的人生哲學是重要或甚至不可或缺的課題」,但到了二○○四年,對大學教育作如是觀的新鮮人只剩下四成不到。大部分——百分之七十三點八——的同學都把「財務上非常寬裕」列為重要或不可或缺的目標。我在許多年輕病人的身上也看到了相同的取捨,他們樂於追逐金錢與「想要的東西」,更甚於他們想從事個人內在、道德與智識上的發展。

二○○七年當經濟大衰退來襲,美國家庭不分社經階層高低都受到衝擊。某些人以此為契機,開始重新檢視他們的基本價值,而這一點也反映在二○一六年版美國新鮮人研究上,當中大部分(百分之七十二點六)的受訪者仍稱「賺更多錢」是他們選擇上大學一個很重要的理由,但他們也同時以大致相同的比例(百分之七十五點四)重視起「通識教育的獲取與對抽象理想的掌握」。這是個好消息,但倫理上的缺憾依然存在。

根據二○一二年一份由「挑戰成功」計畫所委託撰寫的白皮書,百分之九十七的高中生承認在過去一年中作過弊,且七成五坦承曾多次作弊。但更讓人坐立難安的是在這些自承作弊的孩子裡,鮮少有人覺得自己在道德上有失。「你不作弊,吃虧的是自己」是高中生裡主流的風向,而這無異於是成年人很遺憾地也常是非不分的青少年翻版。

必須要拿到高分的壓力,讓作弊的誘惑變得非常難抗拒。研究人員在訪談過高學業成就的高中二、三年級生後,發現到他們會把作弊的決定歸因於來自父母、師長與同儕的壓力,歸因於課業負擔感覺過於沉重,也歸因於他們感受到自己非擠進一流大學窄門不行。對這些孩子而言,作弊是一種生存技能。

若是身邊沒有成年人的默許,青少年也不會那麼容易就陷入有違倫理的行徑。自二○○○年代初期以來,申請到一流大學的目標被過度強調,以至於曾經廣為人接受的公平競爭原則遭到了腐蝕(即便金錢與人脈從沒有停止讓一小群菁英獲得顯而易見的優勢,也始終都是不爭的事實)。這種趨勢因為經濟大衰退的發生而顯得變本加厲,因為金融風暴固然讓若干父母開始反思自身的價值,但這也在某些家庭中強化了家長們認為自己得想辦法讓孩子免疫於經濟災難的觀念,而他們唯一想得到能確保下一代經濟安全的路徑,就是讓孩子念到第一流的大學,成為菁英同儕中的一員,最終讓財富的累積源源不絕。

這種做法,確實可以適用在為數不多的一小群學子身上,但先天有資質走上菁英之路的孩子並不多,而且有資質也不等於有興趣。現實是,多數孩子並非未來能進哈佛或耶魯等一流學府的高材生;現實是,大部分的孩子都落在平均值上下。但不肯接受現實的爸媽總覺得自己的孩子不會是凡夫俗子。這種誤解,加上不想讓孩子的未來前途未卜,憂心忡忡的父母對於是非對錯的堅持就會開始鬆動。

在過去十年裡,我看到的狀況是家長愈來愈無所謂地在扭曲競爭的公平性,這包括他們會幫忙「編輯」孩子的小論文,會替小孩「爭取」學習障礙的資格來增加他們應試的時間,會幫孩子缺席或遲交作業作偽證,再不然就是千方百計鑽體制的漏洞來讓孩子們的學習履歷變得更好看。話說美國全國也不過百分之二的孩子有需要延長SAT測驗時間的學習障礙,而康乃狄克州的格林威治卻有五成的學生都如此,這怎麼說都過於離譜。

當家長習慣性為了孩子說謊來逃避責任或作弊時,這打擊到的是孩子的自尊、學習動機、對權威與規則的尊敬,還有對體制的信任感。爸媽不論用再怎麼隱晦的手段去鼓勵孩子參與這樣的詐欺行徑,孩子的道德發展都會受到嚴重的阻礙。我們以此立下的「典範」是公平誠可貴,分數價更高,若為前途故,道德皆可拋。孩子們學到的是個人的表現比什麼都重要,社會的公平與倫理都可以為此犧牲掉。

爆發在二○一九年的「校隊憂鬱」(Varsity Blues)[1] 大學入學醜聞揭開了道德淪喪所衍生出的黑暗面。絕大多數的家長與學生都絕對不會想要用作弊或賄賂的方式進入大學,但這些犯罪行為就像光譜上最尾端的黝黑色調,一開始都始於稍微違反規則或幫忙改改報告這些淡淡地,彷彿無傷大雅的行為。

這當中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家長的錯誤示範可能對孩子產生的影響。學生知道多少?他們是知情的共犯嗎?還是傻傻地被騙了?有些學生因為家長的矇騙而以為自己真的考出了SAT或ACT的高分,但實情是家長拿槍手的考卷把孩子的考卷掉包。試想這對孩子的自信心會是多大的打擊,因為這等於是自己的爸媽在對自己說:「別鬧了,你靠自己的力量是進不了大學的。」

最使人氣餒的是學校本身也被抓到作弊。從亞特蘭大到紐約市再到費城,都有人師竄改了學力測驗考卷上的答案,在作為高中畢業門檻的測驗中將分數灌水,或是用流於主觀的標準來批改數學測驗,藉此來拉高整體的班際或校際表現,再不然就是把入學學生的分數放大,如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一名資深招生主任就坦承曾膨脹了入學新生的SAT分數,前後長達六年,其目的在於讓該校在《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上原本已經不低的排名,可以更上層樓。

其他還有些高等教育機構也被發現說過類似的謊言,當中隨便舉幾例就有賓州的巴克納爾(Bucknell)、喬治亞州的埃默里(Emory)與紐約的艾納(Iona)等大專院校。按照一種廣泛流傳於中高階層社區中而極具殺傷力的論述,孩子光是普通優秀很顯然是不夠的,你得是最優秀的那一個,或至少跟第一名挨得很近。

孩子能學會辨別是非,靠的是觀察成年人的身教。所幸很多家長在對人誠實與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原則上,都是極佳的模範。但即便如此,老媽跟老爸也只是茫茫(成年)人海中的兩枚涓滴,而放眼脫序的社會文化,孩子們看到的是道德底線的日趨模糊。而自甘墮落的可不光是學界。網路的匿名特性,催生出了千百萬種欺騙、欺壓、恐嚇人而不用付出代價的辦法。

有位美國總統一天到晚說信譽卓著的新聞媒體是假貨,說記者是全民公敵。不斷繁殖的網站讓走偏鋒的極端思想變成常態。何謂現實比的是帶風向的能力,道德不道德的標準則有如變形蟲。在這樣的氣氛下,在這樣過度強調物質生活與個人主義的社會中,孩子不難得到一個結論是:重要的是贏,不擇手段也要贏。

少了堅實的道德觀打底,孩子一個不小心就會淪為不論外在成就多高,都總是欠缺情緒深度、社會與家庭關係不完滿,且很容易陷入憂鬱與絕望裡的大人。但這當中還有比這更深更廣的危險:在許多我進行過的訪談中,反覆出現的主題往往是一項行為會對應什麼樣的道德責任。我們今天不釐清一些關鍵問題的答案,明日就得被這些問題的後果追著跑。

誰來節制人工智慧?肯定會來到的重大醫學突破該掌握在哪些人手中?科技研究的成果該由誰來控管?什麼樣的理論推導將會形塑我們關於能源生產與化石燃料的各種決策?能帶我們成功度過二十一世紀的道德哲學不會是「贏者全拿」。我們的孩子必須理解如何在做出複雜的決定時同時顧及道德上的牽扯與影響。在為了本書做完研究後,我擔心的層面有很多,但我的結論是,道德上的理論推導,正是我們最輸不得,但又最沒有去好好關注的一個領域。

備註

[1] 二○一九年三月十二日,美國聯邦檢察官披露有富裕家庭以非法手段協助子女申請進入美國幾所著名頂大,涉案者多達五十人,其中三十三名大學申請者的家長被控在二 ○ 一一到二 ○ 一八年間向名校入學顧問威廉 ‧ 里克 ‧ 辛格( William Rick Singer )支付超 過兩千五百萬美元,作為其誇大申請者考試成績的費用,或是當成疏通校方人員的賄款。針對這起入學醜聞的調查工作被定名為 「校隊憂鬱行動」( Operation Varsity Blues ),其中 Varsity Blues 是引用自一九九九年一部以美式足球校隊為題的校園青春電影,劇情與案情並無直接關係。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放下憂懼,陪伴I世代孩子,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聯經出版

作者:瑪德琳・勒文(Madeline Levine)
譯者:鄭煥昇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為什麼這時代的孩子充滿無力感?為什麼不想努力?為什麼厭世又憂鬱?
焦慮的父母養出焦慮的孩子,面對不確定的未來,你更需要穩住自己!
給每一位過度用力的父母,與無能為力的孩子。

I世代的孩子若想在波瀾萬丈的未來出類拔萃,不可或缺的各種技能有:適應力、心智的靈活性、好奇心、合作性、對挫折的耐受性、韌性,還有樂觀的心理。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若我們能養育出懂得善用這些不確定性,也懂得帶著期待、樂觀與熱情去迎向這些不確定性的孩子,那我們就算是盡力為他們做好了準備,而他們也將在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裡開心地接下我們的棒子,創造出一個新的時代。

每天醒來,我們所知的世界都變得更加令人不安、更加陌生,也更加充滿威脅。在自身接受過不確定性與快速變遷的洗禮後,成年人們正變本加厲地搬出高壓的親職風格,逼著孩子在智育上表現優異。但這些高聳參天的期待,加上家長在有意無意間投射到孩子身上的壓力,正讓一整個世代的年輕孩子感到不知所措。這些孩子在疲憊而苦惱之餘,更完全沒有做好面對未來的準備。我們確知的,是孩子正在受到的傷害,我們無法確知的,是孩子長大後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世界。繼續把智育成績與體育表現奉為圭臬,只會讓孩子更加無法面對充滿挑戰性的未來世界。

但希望是有的。集合神經科學與表觀遺傳學(先天遺傳與後天環境的交會點)的知識,加上收穫自產業巨擘、創業家、軍事將領、科學家、學界領袖與未來學專家的深刻研究心得,勒文確認出了孩子們想在波瀾萬丈的未來出類拔萃,不可或缺的各種技能:適應力、心智的靈活性、好奇心、合作性、對挫折的耐受性、韌性,還有樂觀的心理。更重要的是,勒文具體分享了該如何日起有功,才能讓我們養育出胸有成竹、熱情如火,蓄勢待發要以自信與樂觀迎向未知世界的孩子。

本書特色

  • 焦慮症已成為現代文明病之一,無論是成年人的焦慮、父母的焦慮、或是青少年的焦慮,都嚴重影響人們的心理健康。作者分析焦慮的原因,以及大腦在焦慮狀況下的運作方式。
  • 孩子為什麼充滿無力感?為什麼不想努力?為什麼厭世又憂鬱?作者點出父母的過度干涉反而剝奪了孩子的能力。
  • I世代必備的基本技能,不再是學科能力,而是:適應力、心智的靈活性、好奇心、合作性、對挫折的耐受性、韌性,還有樂觀的心理
  • 實地採訪六個真人案例,讓讀者看見所謂「成功的人生」絕非一條直線,而是不斷從嘗試錯誤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路。
  • 鼓勵父母活出自己的人生,並且加入社區團體、投身公共事務、關心環境與公益,以樂觀和積極的態度主動參與社會,從自身出發,用身教引領孩子做出改變。
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放下憂懼,陪伴I世代孩子,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_-_I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