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當選議員就丟下政見跑去選立委,這樣合理嗎?

才當選議員就丟下政見跑去選立委,這樣合理嗎?
Photo Credit: 民進黨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議員選舉時,每一位議員大開選舉支票,答應完成人民期待而獲得選票,在所有政見都為未落實的情形下就參選立委,這不只單純的社會觀感不佳而已,而應將討論提到更高層次,歸類在民進黨對選民的社會責任,一個黨若只考量在每場選舉中如何拓展政治版圖,而不是人民利益最大化或實現政治承諾為優先,最終將面臨被社會的邊緣化,被人民唾棄。

文:無限期反對落跑議員進立院小組

民進黨在2006年前原定有任期未滿二分之一不得參選的條款,在當時時空背景下,民進黨隨著執政包袱若不刪除此條款將造成「官位」拱手讓人,阻礙保有政治版圖之弊,故刪除此條款。現在的環境大好,又有許多後起之秀,在刪除此條款後導致今年黨內初選有許多議員在任期未屆滿百日的情形下宣布參選立委。

民進黨黨內機制多以民調作為唯一依據來決定提民人選,當選未滿百日的議員挾著剛當選的氣勢、熱騰騰的子彈與未參與前次選舉的民進黨同志一搏提名,想當然爾,多席立委提名由現任議員代表民進黨出征。但筆者自始自終認為廢棄二分之一條款都是選舉考量、背棄民主、不正義的決策。

在議員選舉時,每一位議員大開選舉支票,答應完成人民期待而獲得選票,在所有政見都為未落實的情形下就參選立委,這不只單純的社會觀感不佳而已,而應將討論提到更高層次,歸類在民進黨對選民的社會責任。一個黨若只考量在每場選舉中如何拓展政治版圖,而不是人民利益最大化或實現政治承諾為優先,最終將面臨被社會的邊緣化,被人民唾棄。

其中以落跑最嚴重的大台中來說,民進黨共有五席「非艱困選區」,三席(張廖萬堅、陳世凱、黃國書)皆以甫當選的市議員出線,代表民進黨參選下屆立委,比例竟高達六成。在這些市議員的選舉公報中,或在上述提及候選人的個人粉絲專頁中都不難找到其在市議員選舉時誇下海口,對選民做出的承諾。

比如陳世凱議員直到宣布參選立委的此時臉書的個人簡介上還掛著高雄市長陳菊推薦市議員的影片尚未下架,此人就已經通過黨內初選確定出線。選舉時傾全黨之力為候選人背書站台,候選人剛當選政見完成度趨近於零,甚至尚未著手,就已經被政黨允許逃離履行政見的戰場中,難道這個政黨也能逃避督促履行的責任嗎?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中執會認為落跑議員的問題社會觀感不佳但民眾觀感會反應在民調上,決議在總統大選後三個月再來檢討「二分之一條款的必要性」,但蔡主席的一句話也充分反應了「只要勝選而不擇手段的態度」。

在投票行為的研究中已經毫無爭議的就是候選人「所屬政黨」是人民投票行為的最關鍵因素,「所屬政黨」的因素甚至會因為家庭教育而傳承給下一代,影響人民投票行為遠超過其他因素。

在立委選舉進入兩黨對決時,人民不會因為該名「落跑議員」背棄政治承諾而拒絕投票,仍然是考量所屬政黨而投下手中珍貴的一票。這些背景知識,我相信是每個政黨、政治人物都清楚知道的。

也就是說人民因為政黨的因素仍然投票給一位「曾經政見全面跳票的議員」,而這是誰操作人民成為一個投票的行屍走肉,答案已經不言自明。民進黨所應兌現的「政治承諾」、「社會責任」於大砍「二分之一條款」時已是刀下亡魂。

不是人民不反抗就代表政黨機器可以為所欲為。民進黨曾經是一個有高度理想的政黨,站起來挺身而出反對背棄人民的政黨,但現在的民進黨已經非同當初了。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