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也有國產疫苗之爭,堅持發展新技術的衛生部長還丟了官

印尼也有國產疫苗之爭,堅持發展新技術的衛生部長還丟了官
圖為今年1月13日,佐科威接踵採用滅活技術的中國科興疫苗。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擁有廣大人口與市場的印尼也發展兩款國產疫苗,分別是官方投入大筆資源支持的「紅白疫苗」(滅活疫苗技術),以及由前衛生部長特拉萬支持新技術的「千島疫苗」 ,而任內被批評疫苗配送表現不佳的特拉萬,在去年12月總統佐科威的內閣改組時下台。

疫情從2019年爆發以來,至今已經跨越了兩個年度,而且還看不到盡頭。印尼在開齋節之後爆發印度變種病毒在境內快速傳播後,被香港政府列為與巴西、尼泊爾、巴基斯坦、菲律賓、南非和印度同為國極度高風險國家而禁止入境。

同樣被列為防疫模範生的台灣此刻也正遭受病毒的威脅,三級警戒仍未解除,我手機裡的印尼群組瘋傳在台灣唸書的小孩說台灣已「封城」。在疫苗不足的狀況下,人類世界對病毒幾乎是毫無抵抗力。

印尼人民已經忍受了一年多的無法出國旅遊、無法返鄉過節、在家工作、失業率高漲、工廠停工、不能隨意外出的日子,近來企業家更是極力呼籲政府應封城,不再實施所謂的大規模社交限制或微型社交限制。在沒有疫苗的狀況下,任何社交限制,對違法乃日常生活的常態,以及印尼人民普遍無法自律的習慣下,看來都沒有功效。不少企業家認為,既然經濟已經負成長,目前實施的政策也都無法抑制疫情傳播,為何不壯士斷腕,果斷實施封城來壓制疫情傳播和帶原者移動?

手機上常傳來台灣人民自律在家、捷運和購物中心空無一人的景象的訊息,和印尼到處群聚不戴口罩的強烈對比,讓印尼人感嘆,如果印尼人和台灣一樣自律,哪需要封城和社交限制?很可惜,印尼期望別人自律的人很多,實際自律執行的人卻很少。

企業家當然有其立場,印尼政府亦然,國家得在拯救人民肚子和疫情之間找到平衡點,政策上必須做出最大的開放,同時維持和考量印尼文化來做防疫。佐科威總統不斷強調微型社區社交限制,將所謂的封城縮小範圍為限制感染民眾的社區,在最大許可範圍內維持經濟的運作和人民的健康,即使看來成效不彰,但這也是手握行政資源的政府,在參考各方資料和各方公衛專家意見後的最佳決定,只是最好的政策還需要最好的人民配合,否則都只是紙上談兵。

除了限制人民移動來防範病毒傳播之外,印尼政府很清楚防疫和抗疫的區別。既然防疫無效,那抗疫就不能失敗。於是在第一時間就下了購買疫苗的決定,也在第一時間就花了數倍的價格購買數千萬劑的中國科興疫苗,並同步在印尼萬隆實施第三期臨床試驗。在通過第三期臨床試驗之後,取得藥檢局(BPOM)的緊急使用授權(EUA),馬上依照感染風險和年齡依次施打。截至目前為止,每日核酸檢驗能力已經超過13萬人次,第一劑接種人數超過2400萬人次,第二劑接種人數超過1200萬人次,每日施打人數為100萬人次,八月要提高到200萬人次。

即使下定了數億劑全世界各國的疫苗,包含中國科興、中國國藥、英國AZ阿斯利康、美國Moderna莫德納和美德合作的Pfizer輝瑞,在全球搶疫苗的狀況下,目前印尼總數也只獲得了約莫6000萬劑,要達到目標2億7千萬人口的70%群體免疫,也就是近4億劑,還有一大段距離。

在是否允許開放民間購買疫苗的政策方面,印尼政府接受印尼工商總會(Kadin)的提議,讓有意跳過印尼政府安排的順序,提早接種疫苗的私人企業自行購買疫苗,替旗下員工及家人免費接種的自費疫苗政策(Gotong Royong)。不過,印尼政府所推動的自費疫苗,主要是中國國藥集團疫苗,而且還是只能由印尼政府進口,然後轉交給私人企業,法律依然禁止任何人自行進口疫苗,以防有人轉賣牟利,目前該政策已開放其他自費疫苗廠牌,同時也嚴格管制登記施打員工及家屬的身分證號,統一由中央政府系統管控。

因為疫情的變種和惡化,目前登記人數已經從一開始的2百萬到現在超過2千萬人。但依然面臨一樣的困境,目前全球疫苗都是賣方市場,排隊施打的人遠大於供給量,也傳出所謂的大國疫苗外交或勒索,疫苗成為最新的征服武器,染上地緣政治的色彩,讓印尼從政府到民間,要求釋出資源,讓印尼自行開發疫苗的呼聲不斷。尤其是第一批施打科興疫苗的軍警人員、國會議員及地方民代,傳出不少施打兩劑之後仍確診的消息,讓許多人並不是很願意接種疫苗,尤其是科興疫苗是不得已下的選擇。雖然AZ疫苗在外國屢傳血栓事件,但在印尼早已經被搶購一空,許多人還是相信歐美疫苗是有效的。

RTXB0GF7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圖為印尼證卷交易所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成了民眾接種疫苗的場所。

紅白疫苗與千島疫苗之爭

在時間緊急的狀況下,印尼學術和醫療單位紛紛自動請纓,提倡政府開發自主疫苗,免受外國生技廠商制約,還可以利用印尼廣大的市場來提昇印尼製藥水平和議價能力,未來若還能出口賺取外匯,那就是一舉兩得的事。於是印尼政府提撥預算,資助政府的紅白疫苗(Vaksin Merah Putih),以及由時任衛生部長特拉萬(Terawan Agus Putranto)領導開發的千島疫苗(Vaksin Nusantara)。

目前紅白疫苗看來成效斐然,紅白疫苗已經被印尼政府宣布為正式疫苗接種項目,但由前衛生部長特拉萬領導的千島疫苗則命運多舛,被迫宣佈停止。

先從紅白疫苗開始講起。紅白疫苗其實是一個大型計畫,底下有五間大學及兩間研究機構,包含印尼微生物分子學院、愛爾朗加大學、印尼科學院、萬隆理工學院、國立印尼大學、中爪哇UGM大學和帕嘉嘉蘭大學,幾乎涵蓋了印尼最頂尖的生技人才,各自利用自己的技術和資源開發疫苗。國企部長宣布第一種疫苗最快年底就可以問世,而且明年3月就可以獲得緊急使用授權,目前進度為接種在大型動物身上的臨床前實驗階段。首先宣布的泗水愛爾朗加大學也說,預計八月展開人體臨床實驗。

集印尼政府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紅白疫苗,被印尼政府視為民族復興的大型計畫,不只名字直接取為代表印尼國旗的紅白名稱,同時預算更是幾乎無上限,目前雖然只有180億印尼盾的預算,但保有5000億盾(約新台幣10億元)的預算空間。相反的,特拉萬前部長領導的千島疫苗研發團隊只有20億印尼盾(約新台幣400萬元)的預算,其中還包含了實驗室的修繕及儀器費用。印尼政府資源分配不均的狀況從預算就可以看出來

談到千島疫苗,就必須談到特拉萬醫生的生平事蹟。就我的觀察,從陸軍中將退役的特拉萬醫生,就像一個童心未泯的天才小孩,一生醉心於最新的救人醫術,因不斷突破體制和驚人的療效,而且較照顧貧困階層,最後被印尼醫界排擠而遠走德國。他所創造的沖腦技術(Brain Flushing)或清腦(Brain-cleaning)充滿了爭議性,但在治療中風病人卻有驚人的成果,從無法走路到行動自如,他治癒的病人從印尼鉅富到印尼總統以及海內外的政治人物都有。許多人被其他醫生宣布一生無法康復或半身不遂,在他的治療下紛紛重新恢復正常。當他被印尼醫師協會宣布吊銷執照之後,印尼和新加坡許多企業家和政治人物紛紛站出來聲援他,涵蓋了不同黨派和宗教,可是還是無法改變醫師協會的決定,最後被德國撿到機會,成為當地醫院的指導醫生,傳授這項來自印尼的技術。

佐科威連任後邀請他回國擔任衛生部長,而且成為當初吊銷他執照的印尼醫師協會的長官,有一絲替他申冤的味道。在他部長任內,他開放和傳授了他的沖腦技術,而且在任內實施了印尼全民健保BPJS,讓每一個印尼人都能接受到醫療的保護,這是一項很大的成果,也不辜負他醫生救人的職責。

然而疫情發生後,特拉萬卻成為第一個下台的部長。許多人傳言特拉萬的能力不足以擔任部長,雖然沒人知道實際內幕,但我選擇相信,他的確在疫苗配送方面做的不好,因為從國企部長轉接任衛生部長的布迪(Budi Gunadi Sadikin)並非醫界出身,卻能在在疫苗配送和聯繫工作確做得比較好。也許衛生部長做的應該是妥善分配醫療資源,而不是醉心於最新醫術吧?我認為是一個單純誤入政治叢林的醫生,對於行政工作和人際關係的確有待改善。值得一提的是,原本佐科威安排卸下衛生部長一職後的特拉萬,擔任下一任印尼駐西班牙大使,但他在5月中已宣布放棄候選人資格。

在特拉萬下台前,他一樣衝破體制,提出用最新的技術製造疫苗。相對於紅白疫苗疫苗使用傳統的滅活疫苗(和科興疫苗相同),特拉萬醫生使用的則是更先進和安全的樹突細胞(dendritic cells)培養抗體方式。這項技術使用的自身40cc的血液,分離白血球之後在試管中注入病毒,教育白血球來產生抗體,然後再注射回自己體內。這種方式產生的疫苗,可以涵蓋全部年齡層,尤其是有慢性病的病人,幾乎等於是量身訂製的疫苗,使用的也是自己的白血球,適合無法接種量產疫苗的特殊病人以及一般民眾。整個疫苗抗體的產生都可以在印尼本地製作,而且90%都是印尼本地產出的原材料,只有抗原來自美國,而且只需要5公升的抗原就可以產生一百萬劑的疫苗,對於印尼生技製藥業依賴外國的程度可以大幅改善,並且獨立自主。目前看起來,全印尼也只有這個天才特拉萬醫生提出這個最新技術的辦法。

RTS34DFB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印尼總統佐科威與衛生部長特拉萬。

但,這個當時引起許多討論的印尼之光,卻硬生生的被扼殺了,讓許多民眾和意見領袖失望,為何政府在眾目睽睽之下阻斷了印尼的生技進展。

也許這又是一次醫界的反撲,也是這是一次政治力的介入,也許是特拉萬醫生人際關係不好的原因,讓許多人霧裡看花,引起正反兩派的互相發聲和解釋,而結果就是這項樹突細胞方式的自製疫苗被衛生部,藥檢局和印尼武裝部隊聯合聲明拒絕合作,讓印尼只剩下政府支持的紅白疫苗,使用和中國科興疫苗一樣最安全的舊技術,得以繼續發展。

被政府宣布停止之後,特拉萬醫生也很疑惑,因為政府公布的理由都是可以解釋的,但卻絲毫不找他溝通,逕自宣布停止合作。他很疑惑的問道:我特意找美國公司合作,為的就是使用全球統一的標準,而不只是印尼標準。我的研究既沒有消耗大量預算,也沒有危害大眾生命安全,我實在不懂為何被終止?

特拉萬在國會作證時,他不曉得問題在哪裡?研究人員認為一切正常,因為注射的疫苗來自試驗者體內的白血球,3個月之後的抗體值還是很高,而國際標準是6個月。特拉萬認為,因為這是第一個樹突細胞疫苗,印尼沒有前例可循,因此他對試驗被終止感到失望,希望能夠繼續在印尼生產自己的疫苗。特拉萬說「衛生部說要我依照科學程序和證據來研發疫苗,但我不懂的是,第一期臨床試驗要求的是有沒有副作用,第二期看的才是抗體值。我送上去的是第一期的結果,沒人有副作用,但被拒絕的原因是抗體值只有70%?但是第一期臨床試驗白紙黑字寫的是檢視有沒有副作用啊?」

雖然在6月16日,不同黨派的國會同意特拉萬醫生繼續研發,並進入第三期試驗,但最後還是被印尼政府否決,而且在同一個總統之下,現任衛生部長否定前任衛生部長的研發,用的還是錯誤的試驗要求,也的確讓人看不出來內情。只是如同前國企部長余世甘(Dahlan Iskan)在專欄上說的,政府疑似刻意阻擾千島疫苗開發,透過陸軍醫院發信說不推薦這疫苗,而這陸軍醫院還不是合作實驗的醫院。余世甘質疑,疫苗開發若無效,團隊也會自行停止,何須其他單位以類似趕盡殺絕的方式來放話?因此他捍衛千島疫苗,質疑政府內部有人居心叵測。雖然陸軍醫院的上級,也就是印尼武裝部隊發出聲明澄清,陸軍醫院協助研發疫苗並非武裝部隊職責,但總是讓人感覺怪怪的。

因為主張用樹突細胞這行技術製作疫苗,特拉萬醫生也被質疑其實是和美國合作,不斷被質疑疫苗到底是哪裡做的?面對政治上排山倒海的攻擊,他選擇了沈默,只在國會聽證的時候表示抗原來自美國,其餘90%都在印尼生產。余世甘前部長也替他在媒體上發聲,說這是美國爸爸和印尼媽媽的千島疫苗,但看來並沒有得到太多政治上的奧援。

千島疫苗因為特拉萬醫生的名聲和部長身分,讓許多政治人物和國會議員志願參加人體實驗,而且截至目前並沒有副作用。千島疫苗採用樹突細胞培養方式,試管中注入病毒之後產生抗體,並注射回自己身體產生免疫力,和治療癌症一樣的方式,目前美國是這項技術最先進的國家。這療法宣稱終生有效,而且適合所有年齡層,但自己白血球培養出來的抗體無法給其他人使用。紅白疫苗則是舊技術,許多國家都做得出來,但印尼是為了對抗未來的變種,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上。如果一切都要自己研發,不和外國公司合作,未來也可能無法和鄰近的泰國競爭,打入國際市場。

特拉萬醫生講的很清楚,他為的是印尼人民的健康和自主的製造,為未來國際市場打下基礎。而余世甘前部長還自費檢查抗體,在六個月之後的抗體值還是高於其他疫苗的平均值,成效良好,只可惜這項偉大的計劃已經被喊停了。

從印尼政府宣布要自行開發疫苗開始,許多印尼民眾就引領期待,因為有了疫苗才可以恢復自由行動,而且還是自己國家子民努力開發出來的,對於近來印尼政府提倡的愛國和國家民族主義有著莫大的助益。但經過了這近半年來的紛擾,從紅白疫苗和千島疫苗並進,再到紅白疫苗一枝獨秀,看到人民心中善良不愛錢的好醫生被無情打壓,未來面對的是使用舊技術的紅白疫苗,的確讓許多人對印尼自行開發疫苗的期待從熱情轉為冷漠。不少印尼朋友直接說出:「I don’t care. I don’t beleive Indonesian vaccine」。印尼朋友認為,如果使用的是一樣的技術,那還是打科興疫苗就好了,幹嘛等紅白疫苗?朋友們問我,我也只能笑著回答:我已經打了輝瑞,我沒機會打紅白疫苗了。

印尼自主發展疫苗,目前看來是政府和參與的學術單位一頭熱,一般民眾從原本開始謠傳來自中國的疫苗有豬肉成分,再到後來說有芯片會控制人的行為和思想,接著滿心期待自己國家的穆斯林弟兄姐妹開發出符合清真教義的安全疫苗,但現在則是冷漠到近乎事不關己。除了不斷的宣布延期之外,看到這一系列的人為運作,也讓人懷疑,投資出去的成本總是要回收的,至於是否為真和到底是誰,那就沒人知道了。

很多單純的事被政治影響就會引起許多紛擾,就如「讓體育歸體育」這句話,我們聽了40多年了,但從來沒真正實踐過。看來,公共衛生議題也是一樣的,在印尼也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