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潭村仍然鬼影幢幢——33年前是鎘米污染,現在則是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

大潭村仍然鬼影幢幢——33年前是鎘米污染,現在則是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
Photo Credit: 演出者曾啓明,攝影許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首當年,相關大潭村鎘米汙染事件,屈指一算,時間已過33年,然則,備受依賴發展下荼毒的生態環境;仍然,在大潭村鬼影幢幢,只不過以前是鎘米;現在?則是 三接天然氣對藻礁的破壞與汙染。

今年四月間,收到行為藝術表演者曾啓明的訊息,邀請我與王墨林共同為關切藻礁,而開展護藻礁的文化行動。在墨林兄、啓明、瓦旦、阿道 巴拉赫及其他人的參與下,透過潘忠政老師的安排,我們親赴藻礁現場展開夜晚田調,行為藝術家並於5月1日當日午後,在藻礁現場展演系列性的行為藝術。

原本在《跨界文教基金會》的安排下 ,我和民眾劇場老伙伴田玉文和影像紀錄導演陳小樺,在一些劇場與舞蹈青年的合作規劃下,預計於街頭展開行動劇,呼應護藻礁環境運動。後來,計畫轉作在藻礁現場的大潭村,進行「證言劇場」的行動。

196724746_325142889111008_68189463261281
Photo Credit: 攝影蔡明德
1980年代,大潭村高銀化工排放廢水,造成村庄嚴重的鎘米汙染事件。
199924507_893710164511855_51411558092208
Photo Credit: 攝影蔡明德
大潭村鎘污染現場。

幾些年前,劇團曾以文化行動在濁水溪出海口,備受六輕空污荼毒的台西村進行「證言劇場」,引發社會大眾高度的回響。如果說,只是以一種社運的民眾動員來思索這議題,對於劇團的文化行動而言,少掉的,無非是民眾戲劇的美學性,如何被延續與深化的探索;為了連結民眾性與美學性的探索,劇場人將腳蹤踏進民眾受污染災害的現場,除了以身體行動表達抗爭的訴求之外;核心命題仍然在於:探究發展背後所形成的「犧牲體系」,到底如何形成的過程與造成的結果。這是台西村在南風吹襲下「證言劇場」凝聚能量的社會聚焦。

換言之,文化行動終而以劇場的身體動員,讓民眾在參與其中的歷程中,和劇場人共同面對:經濟發展下對邊陲地區帶來的汙染,並非僅僅是污染廠商的不良,導致局部地區民眾受害的問題而已。而是與整體社會構造下的資本貪婪,形成偏遠、邊陲地域備受身心、土地、海洋、河水等等的荼毒;導致發展圖利商人與國家體制,卻將民眾踩進苦難犧牲體系,有著密切的關連性。

因而,體系是一種結構性因素;非僅止於個別的道德或貪婪資本利益的問題。國家與體制,在資本全球化的合理性底下,所形構的政經社會與文化,深刻影響環境生態破壞的基本結構因素,這才是一切的根本性思考與行動核心。

然而,「證言劇場」計畫,並未如期展開。除了疫情來襲之外;較為結構性的因素存在於:就和其他受到生態汙染危害的地區一般,通常廠商結合地方或中央政府的保守或者利益牽制,會即時以威脅或利誘介入區域民代的日常,合理化發展帶來工作保障,並帶動地方繁榮遠景的美夢;儘管這通常很快轉作噩夢。

但,在崇尚發展的現代化想像下,民眾屈服於民主化的資本利益,以免惹禍上身或被匿名網軍汙名化的現象,層出不窮。這樣的事實,發生在幾些年前麥寮反六輕的現場,固然是一項事實;時間拉到1980年代中期,當我與工作夥伴在《人間雜誌》工作時,便已有類似案例,每每發生在不同的環境生態破壞現場。

更遠地,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當日本也在各處發生環境公害問題之際,當時深入核災現場,拍下緊扼核電咽喉的報導攝影家通口健二 ,便曾遭受來自核電企業與國家體制的威脅,導致他拍出的作品,甚少受到讀者的青睞。

這和電影《惡水真相》中尤金史密斯(Eugene Smith)的遭遇,幾乎類似。可見其影藏性罪惡的普遍性;直到日本鎘米汙染在四處蔓延,且歷經激烈抗爭,受到媒體關注後,帶動民眾基於關切土地生態與環保的永續生存,紛紛購買他所出版的反核攝影集。在他稱這種狀態為:「一場意識形態的革命」。

這個前提的出現,推動我回到1988年,當台灣在二戰後,歷經冷戰/戒嚴體制下獨裁式的發展,取得一定經濟成果後,對於環境生態的破壞,所導致的巨大災難。

當年,因為陳映真先生的邀請與啟蒙,我走進《人間雜誌》的正職差事中,擔任主編的職位。從某種重要的視角出發,跨越整個1980年代的《人間雜誌》,可以說,首先是從當年泛稱作「公害」的環境保育現場,轉而全面批判對內獨裁與對外依附西方(美式)霸權,導致在世界體系的不均衡落差下,第三世界國家與社會淪為犧牲體系的一環。

這在二戰後新殖民社會中普遍存在,也可以說:形成全球性環境生態遍體鱗傷災難的源頭。

大潭村藻礁保護運動,在今年春節後,以高達70萬公投選票,受到民眾高度矚目。然則,早在1980年代中期,當《人間雜誌》在鹿港深入報導反杜邦二氧化鈦廠設廠問題時,藻礁現場的大潭村便因為「高銀化工」的 汙染,形成當地民眾在歷經三次遷村後,再次面臨須四次遷村的急迫性;其中很多居民是泰雅族原住民。

205531239_491298632127254_49141581183060
Photo Credit: 泰雅族人蘇滿能提供
備受遷村之苦的泰雅族女孩。
201458943_300578078466622_82299881869413
Photo Credit: 攝影蔡明德
歷經四次遷村之苦的大潭村民,很多是底層的泰雅族人,阿嬤帶孫流離失所。

其原因便是:當地的土地與水源,已經備受「鎘」汙染,成了鎘米;甚而,有些藏在穀倉中的鎘米,被運到彰化一帶,作為毒老鼠的毒藥。可見其汙染危害之嚴重,簡直以罄竹難書來形容,都還稱保守了!

因為,關切護藻礁議題;回首翻閱1988年 《人間雜誌》,當年,我在陳映真老師的導引下,任雜誌主編; 我們曾從1985至1988年間,持續追蹤自「鹿港反杜邦運動」延伸的環境公害議題。而鹿港人聲援大潭村,更是當年重要行動的一個核心部分。

進一步,這也說明了:環境生態是島嶼民眾「同心一命」,對抗在地政權假民主之名與國際資本輸出勾連的行動,其目的在於破解:現代化發展底下的國際強控迷思。

人與土地是《人間》的主軸,這與映真先生的左翼思想,自然有深刻的關聯;藉由馬克思主義對資本注意的批判,建構了人間精神的環境生態運動報導與介入,當下,種種記憶,如潮湧上腦海,湧上燈下書寫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