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臥斧談新作《一開始就是假的》:掌握話語權的人說謊,我們該怎麼辦?

【專訪】臥斧談新作《一開始就是假的》:掌握話語權的人說謊,我們該怎麼辦?
小說家臥斧|Photo Credit: 鏡文學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寫是為了讓人生有意義,然而「意義」在當下卻顯得曖昧不堪。後真相時代,追尋真相的小說家,是將遍尋不著還是虛晃一招?循此,我們到了《一開始就是假的》。

到頭來,《一開始就是假的》便是一個聰明的演練。小說確實一如其名,然而臥斧說,「當讀者發現『獲得的訊息可能是操作過的』,後來在接收訊息時,就會停下來思考。我公司的工程師讀了《FIX》,跟我說他以後看到社會新聞都會想一想。那時我想,這就是小說的力量。」

「如果人們一開始就發現自己被洗腦,一切是不是就會不同。」歷史沒有如果,所以臥斧變出一條很像歷史的蛇,要讀者感受被咬。很痛,之後會免疫嗎?或許不會,但至少能試著學習教訓。

「我很實際,如果你對現況焦慮,就努力用別的方式讓大家看見對的另一面。」

本文經鏡文學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