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三級警戒的晚上街道幾無人潮,商圈也該關上沒用的裝飾燈

防疫三級警戒的晚上街道幾無人潮,商圈也該關上沒用的裝飾燈
高雄某滯洪池半夜一點仍亮著裝飾燈 | 作者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曾虹文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防疫期間,商場及鬧區的街上,其實只需留足夠安全的照明給行人、車輛,氣勢磅礡的燈光、華麗的人造噴泉,反而增加了防疫期間的不安全性,更徒增傍晚的非必要用電。

文:吳心萍(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資深主任)

衛福部宣布,將延長三級警戒。三級警戒期間的晚上,原本人潮洶湧的鬧區街道,人潮都消失了,但許多百貨公司、商圈大樓的外部裝飾燈,卻仍在傍晚照亮整個城市。就連南部也有滯洪池,深夜一點仍開著造景燈。筆者甚至見到5月中南部仍缺水時,北部某鬧區還開著水景設備。

關閉裝飾燈,減少商圈群聚

就算這些景觀燈是最省電的LED、人造噴泉用最省電的馬達,但三級警戒期間街頭都是空空蕩蕩的,這些並非為了安全,僅是為了裝飾而耗用的電力,仍然沒有必要。

即使現在確診數有持續下降,但畢竟仍在防疫期間,更不應該用裝飾燈、噴泉造景、裝置藝術,營造出適合出門逛街的氣氛。商場及鬧區的街上,其實只需留足夠安全的照明給行人、車輛。氣勢磅礡的燈光、華麗的人造噴泉,反而增加了防疫期間的不安全性。

百貨服務業及商圈是這波疫情底下的重災區,沒有平日的消費者,卻仍要支出人力、房租等,雖說裝飾用電的電費相較上述支出是少的,但實施節電還是能省下一筆可觀的支出。以2018年SOGO推動公共區域節電為例,就減少了500 萬度(4.8%)、節省1490萬元。而且,相信在防疫期間關掉裝飾燈的舉措,也會讓消費者感受到業者共體時艱的體貼。

圖片2
作者提供,Linda Chen攝
見不到人潮的馬路上,照片中右側的廣告牆仍打著燈光

關閉裝飾燈,減少傍晚的非必要用電

此外,這個夏天因為居家防疫,原本一間辦公室的大冷氣給30個人吹,現在成了30個人都在家開冷氣,造成用電增加。5月27日就創下3802.2萬瓩的第一高用電歷史紀錄。通常台灣的尖峰用電是在中午左右,不過現在中午的太陽光電的發電量已經和核能相差無幾,也舒緩了中午用電的緊繃,因此,當太陽下山後,關閉不必要的景觀用電,有助於紓減傍晚後的用電高峰。

很可惜的,不論政府統計用電資訊,或是百貨業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裡,都沒有特別統計裝飾燈的用電量。因此很難精確地算出全台灣關閉裝飾用電力的節能潛力。

但爬梳過往的節電活動成績,仍可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以今年3月高雄響應關燈一小時為例,當時許多知名地景和建築熄燈僅僅一小時,就已經節省683度電力(約為一個家庭的兩個月用電),減少450公斤二氧化碳排碳量。

日本核災後的節電時期,民間也自動自發調按自動販賣機燈光,或在夜間關閉某些機台,來做為省電措施。相信業者若能共體時艱,關掉景觀裝飾用的電力,對於紓解台灣傍晚的用電尖峰,是有一定幫助的。

圖片3
作者拍攝提供
即使百貨商圈在防疫期間已經沒有平日的人潮,但5月下旬已進入三級警戒的晚上,7、8點左右的街道,仍是金碧輝煌

關閉裝飾燈,減少都市裡的光害

金光閃閃的夜都市,除了電力的消耗,也製造光害問題。根據統計,2013到2017年,全台光害陳情案件達1741件。但國際暗空組織曾表示,雖然亮度高的LED已取代高耗能燈具可節能,但國外有些地方用量增加,反而造成城市夜晚更亮

目前找到台灣和裝飾燈光最相關的政策,是環保署2020年雖有公告光污染指引,也就是說,目前對裝飾燈的管理,是以亮度的角度出發。的確,我們居住的城市需要減少光害對生物及人們的干擾,但裝飾用電力的耗能,也需要更全面地由地方能源轉型的角度來檢視,才能讓城市的生活方式更為永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