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無意解除經濟制裁,古巴輸出「白袍抗疫軍隊」打下自己的國際舞台

拜登無意解除經濟制裁,古巴輸出「白袍抗疫軍隊」打下自己的國際舞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現任總統拜登在競選時,曾表示將取消川普任內「對古巴人民造成傷害,且無助促進民主或人權」的部分政策,但截至目前為止,美國政府尚未做出任何明確舉措。部分分析師更指出,古巴問題並非拜登的施政重心。

編譯:王國仲

在6月23日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上,共有184個國家投票要求美國解除對古巴的經濟制裁(僅有美國、以色列反對,哥倫比亞、烏克蘭與巴西棄權)。自1992年本案納入議程開始,這已經是贊成票超過反對票數的連續第29年。

古巴外交部長帕利里亞(Bruno Rodríguez Parrilla)也出席聯合國大會,表示美國實施的制裁「明目張膽且無法接受」,是對古巴民眾人權的嚴重侵害。帕利里亞補充,美方制裁讓古巴難以取得足夠醫療物資、民生必需品來研發疫苗、對抗疫情:「就好比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經濟制裁正在扼殺我們、使古巴窒息。」

美國代表團的成員杭特(Rodney Hunter)則有不同意見:「制裁是讓古巴實現民主自由與基本人權的手段之一。」他坦承古巴人民的生活在制裁下遭受衝擊,但稱美國不只在對古巴的人道援助中扮演重要角色,更是古巴主要的國際貿易夥伴:「我們每年都核准、向古巴出口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食品、農產品、醫藥與電子通訊設備。推進民主和人權,仍是美國的核心政策目標。」

儘管聯合國大會決議具一定影響性,卻無實質法律效力。解除已持續超過50年的對古巴制裁與否,仍有賴美國國會做出最後決定。

美國-古巴關係,短期內無改善跡象

1959年,以斐代爾・卡斯楚(Fidel Castro)為首的革命組織推翻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獨裁政權,建立西半球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新生古巴持續向蘇聯靠攏,引起美國不安。儘管卡斯楚曾於1959年造訪美國,雙邊關係仍逐漸惡化。1961年,中情局發動豬玀灣事件(Bay of Pigs Invasion)、意圖推翻古巴政權失敗後,雙方關係跌落谷底。美國亦開始對古巴實施長達數十年的禁運與經濟制裁。

美古關係曾一度在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好轉。2014年底,歐巴馬與時任古巴領導人的勞爾・卡斯楚(Raúl Castro)共同宣布,雙方將推動關係正常化,並在2015年中正式建交。

2016年3月,歐巴馬成為1959年革命成功後,首位造訪古巴的美國總統;同年,美國更首度在聯合國大會投票中,針對古巴禁運譴責案投棄權票,而非反對票。

不過,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後,再度收緊歐巴馬政府放寬的幾乎所有措施。儘管多數觀察家與盟國皆持反對意見,他更在2021年初、即將卸任之前,聲稱古巴「多次協助國際恐怖組織、為恐怖份子提供避風港」,並將其重新列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名單上。

雖然現任總統拜登(Joe Biden)在競選時,曾表示將取消川普任內「對古巴人民造成傷害,且無助促進民主或人權」的部分政策,但截至目前為止,美國政府尚未做出任何明確舉措。部分分析師更指出,古巴問題並非拜登的施政重心。

AP_2016105923683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對抗美國制裁,古巴藉「白袍軍隊」拓展國際形象

儘管持續遭受美國制裁,古巴近年來也逐漸憑藉自身軟實力,在國際舞台佔有一席之地。

或許很難想像,但古巴最主要的出口產業並非菸草或砂糖,而是醫療服務,甚至能為其帶來每年高達上千億美元的外匯收入(比古巴境內一整年的觀光產業收益還多)。根據2018年數據,至少有5萬名古巴醫生,在全球超過67個國家服務。他們被古巴政府稱為「披著白袍的軍隊」。

全民醫療與教育,一直是斐代爾・卡斯楚理想社會中的基本藍圖。1959年革命成功後,他迅速將理念付諸實行。《經濟學人》雜誌的古巴專家凱勒(Mark Keller)表示,醫療和教育是古巴政府的兩大投資,因此民眾多受過良好教育,醫生人數也居高不下:「古巴的預期壽命甚至高於美國,每位人民平均可以分到的醫生數也比美國高出三倍。」

冷戰期間,古巴政府便常以醫療資源作為外交手段。1963年,56名醫生組成的團隊至阿爾及利亞行醫,完成古巴史上首次境外醫療任務。此舉使兩國建立深厚互信,雙邊關係更延續至今。

在相對貧窮、政府無力提供醫療資源的非洲與加勒比海小國中,常能看見古巴籍醫生的身影;2010年海地地震、2014年非洲伊波拉病毒爆發時,古巴醫療團隊亦扮演至關重要角色,為古巴贏取重要外交名聲。

除了博取聲望外,醫生們也為古巴政府帶來豐沛財源。舉例而言,巴西與古巴在2013年簽署協定,巴西將每月支付3600元(美金/每位醫生)予古巴政府。以派駐巴西的約8300位醫生計算,古巴政府每年將取得3.6億美元收入。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古巴醫療援助也獲得世界各國讚揚——醫療團隊已被派往義大利、南非與安道爾等國,這也是首度有歐洲國家向古巴尋求緊急醫療支援。當然,美國不會樂見此一發展,並透過駐哈瓦那大使館發布聲明,呼籲各國不要接受古巴的醫療援助。

美國與其他批評者認為,古巴政府正藉由輸出醫療資源,影響並干涉他國政策。此外,部分反對者亦擔心醫生們正成為古巴政府剝削、謀求自身利益的對象。

目前尚無明確證據,顯示古巴政府剝削自家醫療人員。但比起醫生本身,古巴政府確實獲取更豐厚收入——海外醫療人員約四分之三的薪水需上繳國庫,不過他們的薪資水平(約1000美元/月)仍遠比古巴境內平均(約25美元/月)來得優渥。亦有報告指出,政府會扣押醫護人員的護照與部分薪資,確保他們如期返國。古巴政府則否認此指控。

無論如何,在疫情持續肆虐的今日,相信古巴籍醫生在世界各地仍會廣受歡迎。但他們為母國積累的名聲和國際地位,短時間內似乎還不足以迫使美國解除經濟制裁。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