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長要求重整軍紀,不如讓某些「閒的發慌」的軍人有正經事做

國防部長要求重整軍紀,不如讓某些「閒的發慌」的軍人有正經事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實在,不管是精實案、精進案、精粹案,留下的真的稱得上「精」嗎?是精於攀附權貴,還是精於逢迎拍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阿帕契遊樂園」事件震動國軍,國防部長口頭請辭,自參謀總長以下分別受到處分,甚至勞乃成父親勞則康也出面三度鞠躬道歉,老淚縱橫的為子開脫。至於所謂的「權貴」,更是受到各界撻伐與不齒;然而,接二連三的國軍違紀假公濟私的新聞卻方興未艾。

事實上,勞乃成的整起事件說穿了就是一個飛官為了攀附所謂的「權貴」與「名流」,有樣學樣的假公濟私、濫用職權去獻媚,而國軍系統則是一貫企圖包庇掩飾,直到紙包不住火。過程中,我們看到了蔑視紀律而苦心攀附的飛官、公然說謊的少將、想掩護部屬的副部長以及管不動軍人的國防部長與參謀總長。

這種軍人,說真的,裁掉算了。

我想,勞乃成的姐姐在記者會上所說「勞乃成很努力」這件事應該是真的。因為長久承平以來,為了升官,許多職業軍人的努力方向,就是攀附權貴與經營關係。

從現實層面來看,真正的有錢人根本不會有買個名牌包就愛現的心態,他們是像嚴凱泰一樣直接開一家名牌店或是入股國際名牌公司,而且行事低調,求他們曝光都求不到。這些人如果想吃九層塔,不用親自去市場,只消叫秘書撥通電話,幾個小時內就會有另一位有錢人家裡農場現採的有機九層塔送上門。

而這次引起爭議的自稱權貴人士,充其量不過是所謂的「New Money」,也頂多就類似中國大陸所說的「土豪」,只不過「土豪」是指在地方上有錢有勢卻很白目的人,並不是指有幾個名牌包就自以為是貴婦的人。真要貼切,或許只能說是跟過去的許純美差不多等級。當然,真正的有錢人也不可能會說出「車很貴」這句話。

勞乃成官太小,只能接觸到這些層次的人,但光是為了巴結這些人,就可以出賣自己的軍魂,寧願戴著軍用頭盔給孩子當小丑、把自己的工作場所當遊樂場去娛樂大家。這些舉動充分顯示了,國軍人數太多、待遇太好,因此每個人為了拉幫結黨、厚植自己的政商關係以求升官發財,皆無所不用其極,而這樣的風氣當然也是上行下效。

畢竟如果那個公然說謊的少將沒有先辦過遊樂團,一個小小的中校又怎會有這樣的膽子呢?如果那個公然說謊的少將不是看長官有過類似行為,他自己又怎會有這種膽子呢?所以國軍已經成了攀附權貴的競賽場:兩顆花攀附小土豪、將軍攀附上市櫃董事長、更高階的攀附部長院長,至於退役的,就去攀附老共。

一旦出了事,從洪仲丘案開始,就是一味的敷衍、說謊、卸責、企圖矇混過關,從上到下想的就是如何保住終身俸、想的就是如何在退伍之後佔個其他缺。就連勞乃成的父親開記者會時念茲在茲的,也不過就是他兒子的終身俸。

整個國軍彼此上行下效、官官相護已經不足為奇,就連所謂的精實案、精進案、精粹案,明爭暗鬥之際比的也是各單位的政商關係,這已經是國軍的習氣,而不是軍紀問題。國防部長要求重整軍紀,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因為「重視」的結果,倒楣的恐怕還是基層與義務役,倒不如思考怎麼讓這些閒的發慌的軍人做點正經事來的有用。畢竟人太多才會有閒人,閒了才會去跑趴;更或者乾脆多裁一點,省點錢也好。

明明社會新鮮人起薪低落,22K逼走台灣高材生,為什麼國軍招募還是不足?理由其實很簡單,因為國軍風氣的爛,很多人都知道,若是沒有家世背景的進去,就得當小弟一輩子,出了事還得扛責。畢竟無仗可打、無功可建,想升官,就只能靠逢迎拍馬、攀附權貴。不懂得逢迎攀附的,就只能結交同梯兄弟一起上上酒店玩玩重車,你罩我我罩你,圖個彼此照應,偶而虐待一下義務役然後等著領終身俸。

就這樣的風氣,全募兵又能如何?不過就是讓志願役少了一些生活樂趣而已。說實在,不管是精實案、精進案、精粹案,留下的真的稱得上「精」嗎?是精於攀附權貴,還是精於逢迎拍馬?

我們幹嘛繳稅養這些人一輩子啊?保家衛國?別鬧了吧!

作者:夏瑋,政大外交系畢,資深媒體人,曾任人力銀行發言人、廣播節目主持人、公關公司總監、國內外知名企業主管及財經雜誌主管等職。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