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時代的日本政府「帶頭種大麻」,到大正時代仍是國家主要農作物

明治時代的日本政府「帶頭種大麻」,到大正時代仍是國家主要農作物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麻這個如今被認為是非法藥物的植物,其實早在日本舊石器時代的廢墟中就有發現古人使用的蹤跡,許多地名和人名中殘留著「麻」這個字,在神道教中,大麻的纖維過去也是作為神道教拔禊的道具,這也是為何我們如今稱呼神官手上拿那支禊具為「神宮大麻」。

你知道嗎?明治時代的日本政府,可是超級鼓勵種大麻的喔,甚至連教科書中,都名列了「大麻的栽培方法」。

這不是開玩笑,明治時代初期,維新後的政府將農業開發的目光投向了廣闊的北海道大地,而大麻也是當時明治政府感興趣的部分。1871年間,政府就試著將栃木縣地產大麻的種子,導入北海道試驗栽培,奠定了大麻在北海道普及的基礎。

這邊要先解釋一下,普遍來說,日本本土栽種的是工業大麻(Hemp),又名漢麻。這種大麻可以長到兩公尺這麼高,莖很粗但內部中空,表皮纖維適合加工再製。這種大麻內含的THC(四氫大麻酚,會讓人嗨,大麻之所以被當作毒品管制都是因為這個)極低,然而CBD(大麻二酚,都市謠言說能緩繳焦慮、治療失眠和發炎等)含量非常高。

明治時代,工業大麻為何會開始普及?

為什麼當時的日本政府會覺得大麻是必要的呢?研究指向1876年奉派法國的吉田健作身上。返國後,吉田向農商務省提交了設立麻紡織工廠的報告,打個岔,農商務省是因應明治政府的殖產興業政策而出現的機關,二戰期間曾為了配合戰爭改制,在終戰後廢除。

報告中寫道,由於亞麻目前在日本種不多,相比之下,大麻的生產比較多。此外,雖然亞麻可以生產出比大麻更精細的線,但像是海陸軍人、警察等人的夏季服裝,或是一般人使用的帆布、鐵路運輸車的遮棚、地毯、日本蚊帳等等,都可以用大麻織品來替代。吉田下了總結,最好先設置大麻紡織工廠,再開始做亞麻的。

img_5a7507a966c6bf666d4f6419d9dc5e2e2055
擷取自:《日本人のための大麻の教科書
教科書中描述的大麻種植方法

1887年,北海道製麻會社成立,他們先是鼓勵來自本州的移民先種植大麻,再投入亞麻的耕作。與此同時,以農務省為中心,在日本各地設置了農業實驗場,針對大麻進行了生產統計、品種改良、除害蟲、肥料與加工方式的研究。

根據記載,日本島內的大麻種植面積在1897年來到最高,總共有25000公頃的大麻田,差不多是陽明山火山群的大小。不過也因為進口貿易旺盛,海外的馬尼拉麻蕉、黃麻等進口原物料逐漸取代大麻,成為日用品的物料,也讓大麻的需求慢慢下降。

不過,在1925年農林省出版了《日本内地主要工芸農産物[註]要覽》中,大麻依舊被定位成國家主要農作物,還出現在當時高等第一學年的教科書《小學理科詳解》中。課本開章就提到,大麻帶給人類生活莫大的利益,並詳細描述大麻的外觀、栽種方法、如何取下纖維並再製等等

自大正(1912-1926)到昭和(1926-1989)初期,大麻普遍被用於軍用馬繩、海軍艦艇上的繩索等軍需品上。然而太平洋戰爭期間,日本失去控制海上的能力,馬尼拉麻蕉等原物料無法進口,島內對於大麻的需求再度急劇上升。各地短暫出現大麻增產計畫,甚至根據記載,太平洋戰爭期,大麻生產總量的九成都被拿去當軍用品。

戰後日本,也迎來大麻產業的衰敗

敗戰後,駐日盟軍總司令部(GHQ)頒布了一份毒品管制備忘錄,包含鴉片、古柯鹼、嗎啡、海洛因、鴉片等都被列在其上,然而日本人當時的反應是,啊那個管制的大麻是藥用的印度大麻,不是我們日本產的工業大麻,因此繼續快樂地種植大麻。

然而GHQ就在京都的農家發現大麻種植,雖然京都府抗議這又不是為了製毒,並附上京都大學藥學科提交的非印度大麻的鑑定書。GHQ還是聲明無論任何目的,只要有毒品成品都禁止栽種,而且也不能培育種子的要求。

這個禁令嚴重衝擊了當時還非常興盛的大麻農業,造成了農家人心惶惶。日本政府為了保護農民,在1948年頒發了大麻管制法,試圖將農家生產的工業用大麻和藥用大麻分開,在這個法規中,擁有和轉讓大麻(包括販售)都是非法的,若要種植必須經過地方政府許可,但只有莖和種子能夠加工、以工業原料的方式使用。

隨著戰後復興需要,1954年時種植大麻的人口一度增加到37313人;可是化學纖維的普及使得大麻的需求銳減,在1974年時,只剩下1378人還在種大麻。另一方面,嬉皮文化在1960年代盛行,吸食大麻的流行傳到日本,從此大麻在日本民眾心中只剩下了非法藥物的印象。

積極復甦「工業大麻」的當代日本人

目前日本有幾位倡導大麻去污名化不遺餘力的人,例如在栃木縣那須高原上就有座私立大麻博物館。館長高安淳一積極去除大麻的汙名與偏見,推廣培養經過改良、沒有快感的品種,提倡大麻加工業,並在個人臉書發布大麻纖維加工影片。

大麻博物館的官網首頁,開宗明義就強調,大麻這個如今被認為是非法藥物的植物,其實早在繩紋時代的廢墟中就有發現古人使用的蹤跡。除了在許多地名和人名中仍殘留著「麻」這個字外,在神道教中,大麻的纖維過去也是作為神道教拔禊的道具,這也是為何我們如今稱呼神官手上拿那支禊具為「神宮大麻」。

RTX6KSB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左側神官手持者即為「神宮大麻」

另一方面,每年地方政府都為了拔野生大麻傷透腦筋的北海道,也有當地農業研究員成立的「北海道HEMP協會」,希望能夠恢復工業大麻的名譽,他們也是非常強調,絕不支持娛樂用或是醫用大麻,而是將大麻作為產業振興的原料普及出去。

他們也強調,每年春風吹又生的大麻,並非北海道自然種,而是戰前栽培出來的,能夠過這麼多年無人照護還生生不息,肯定是有耐寒抵抗惡劣環境的珍貴特性,比起每年撲殺,更應該積極育種和研究。他們也超積極地和國際上各個工業大麻協會合作,為成立全球性的大麻組織努力。

參考資料

註解

  • 工芸農産物指收成後相對需要較多加工的作物,在日本的定義中,包含棉花、朝鮮人參、桑、花生、山葵、蓼藍等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