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有能打卡又能預約打疫苗的「平安大馬」App,為何功能齊全卻問題重重?

馬來西亞有能打卡又能預約打疫苗的「平安大馬」App,為何功能齊全卻問題重重?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來西亞人手必備的疫情追蹤應用程式MySejahtera(平安大馬),儘管是功能齊全的app,但官方卻無法有效運用資源,因此在疫調上始終不盡人意。

為了防範疫情的擴大,各國政府都想盡辦法試圖中斷病毒的傳播鏈,由此不少國家採取了追蹤病毒傳染鏈的方式,盡可能匡列及縮小病毒的傳播範圍,其中研發於推出專門的手機應用程式(App),也是多國追蹤傳染鏈的重要方式。

本文主要介紹疫情追蹤應用程式My Sejahtera(以下簡稱「平安大馬」),說明其為何會成為馬來西亞人手必備的應用程式,及其成效。

「平安大馬」是在2020年4月馬來西亞實施行動管制(movement control order,MCO)期間推出的,這是由馬來西亞國家安全委員會(MKN)、衛生部(KKM)、科技部(MOSTI)、大馬通訊與多媒體委員會(MCMC)及大馬行政現代化及管理策劃單位(MAMPU)耗資馬幣7000萬元(約新台幣4.7億元)共同研發的應用程式。

有趣的是,「平安大馬」甫推出時,為鼓勵民眾下載,馬來西亞政府與國內數家行動支付公司合作,向每個已下載該應用程式的民眾發放馬幣50元(約新台幣336元)的電子現金,在完成認證手續後便能在授權合作的行動支付中使用。截至2020年12月,「平安大馬」的下載量達到2300萬人(馬來西亞人口約3270萬人),平均每日「打卡」人數達到1700萬次。從2021年5月開始,除了沒有網絡覆蓋的鄉村地區允許手寫登記以外,政府強制所有公共場所使用「平安大馬」二維碼進行實名登記。

「平安大馬」的主要功能可以分為以下幾類:

追蹤感染鏈

追蹤感染鏈是「平安大馬」最初始及最主要的功能。

打開「平安大馬」,進入應用程式的首頁,第一項便是供民眾進行二維碼掃碼「打卡」(Check-in)的功能。馬來西亞中央政府要求所有的公共場所、私人商店等多人群出沒的地方都註冊「平安大馬」提供民眾「打卡」,並自動上傳到系統。

這項功能包含兩個層面,一是用戶通過手機保存行蹤,不需要將信息遺留在第三方;二是系統也可以收集誰曾經到訪過該場所,方便當局匡列病患接觸人群,進行數據分析,以及通過該應用程式通知密切接觸的人群去篩檢。此外,在「打卡」項目中還能選擇「家人集體打卡」功能。

208629778_338884007681875_79536958087908
Photo Credit:鄧世軒
平安大馬手機截圖

區分民眾的健康狀況

在首次註冊「平安大馬」時,將會要求用戶填寫個人健康申報(Health Declaration Form for COVID-19),同時「平安大馬」會將馬來西亞民眾分為兩個群體:高風險(High Risk)與低風險(Low Risk)人群,並分別以紅色與綠色來區別。

健康無礙的民眾一般被歸類為「低風險」人群,可以自由進出各開放場所;一旦你是確診者、與某個病例有密切接觸、與確診者的足跡重疊、擁有疑似症狀、被衛生部下令隔離者、或是有14天內出國旅行史的民眾,都會被系統標示為「高風險」人群。這類群體的「平安大馬」帳戶中會出現一個「待辦事項」(Things to do),要求每日定時匯報自身的健康狀況,以供衛生部追查。雖然法律上並沒有類似規定,但是被標示為「高風險」的群體會被商家拒絕進入店面消費。

此外,政府也能根據一個地區人口的健康程度,來劃定該地區不同級別的行動管制令(如「行動管制令」、「有條件行動管制令」、「復原式行動管制令」等)來約束民眾行動,如在對某個爆發社區感染的鄉村進行「封村」。

更新疫情消息

用戶可以在「平安大馬」上查看最新的疫情資訊,每日下午衛生部或國安會在舉行記者會以後,會將重點製成簡易的圖表及資訊更新到「平安大馬」之中。這些訊息包括最新的確診人數、復甦與死亡病患人數、感染的R值等。

還有個功能是,用戶可以在「熱區」(Hotspot)的欄目中查看所處地區1公里內的疫情近況,該功能會列出近14天的確診情況,若用戶身處病毒傳染的高風險「熱點」地區,該程式也會發出通知提醒。此外,科技部也研發了「動態熱點識別」(CPRC)系統,在「平安大馬」數據的基礎上利用人工智慧的方式識別和預測潛在的感染場所位置。

預約疫苗接種與「疫苗護照」

在疫苗開放施打以後,民眾可以通過「平安大馬」進行疫苗接種預約,接著衛生部會按照年齡進行施打排序,並在應用程式上發佈施打時間的通知,民眾需要在應用程式上做最終「確認」。

目前馬來西亞是不提供選擇疫苗品牌的,預約者無法選擇施打官方已准許的輝瑞或科興疫苗,只有被通知施打疫苗的時間、地點時,才會知道是哪個疫苗。不過,之前衛生部也曾提供正常順序以外的疫苗,即提供特定地區的民眾選擇數量有限的AZ疫苗,結果很快預約額滿。

此外,「平安大馬」也有作為「疫苗護照」的功能,已經施打過兩劑疫苗的民眾會在應用程式上獲得一個數位證書。目前,該電子證書正在爭取新加坡政府的承認,以方便馬來西亞民眾入境新加坡。

聯繫衛生部

「平安大馬」上列有重要的熱線電話號碼,如果民眾有任何不適或因為確診的問題想聯繫衛生部,也可以在應用程式上的「服務台」(Help Desk)功能中填寫並發送個人聯絡信息。之後,衛生部人員會回應發出求助需求的民眾。

206284173_1846529495521399_3735524959757
圖為平安大馬應用程式截圖

雖然利用「平安大馬」作為控制疫情的其中一項工具有諸多優勢,但還是存在不少的問題。

首先,「平安大馬」機制忽視了沒有智慧型手機的群體,政府沒有考慮到老人或貧窮人口的手機使用習慣(對比台灣「簡訊實聯制」)。其次,它是一個被動的程式,需要民眾主動誠實地登記。儘管政府已經推出天價罰款(若在執法過程中發現沒申報,可被開罰馬幣1萬元),民眾不登記的現象時有發生(對比「台灣社交距離」採取自主登記及藍牙位置追蹤的方式)。

再來,雖然該應用程式掌握了民眾出行與患者健康情況的大量數據,但是在具體執行上,並沒有達到它理想上應該實現的有效協同防疫部署的目標。例如,筆者有位朋友確診以後,衛生部官員無法直接調動她之前在「平安大馬」上傳的足跡紀錄,反而要求她手動截圖其行蹤,再通過聊天軟體WhatsApp發送給衛生部官員以進行疫情追蹤及匡列密切接觸人群;也有另一朋友曾經與確診者同處一室,儘管所在的辦公室被標示為「高風險」地區了,但其辦公室並沒有提升警戒和加強管制。

在預約疫苗接種方面,規定上聲稱會在14天之前通知疫苗接種日期,但往往都是臨時幾天前才公布,甚至發生過「平安大馬」上的通知與簡訊通知有出入,或安排到不合理遠的範圍外跨區進行疫苗接種,如曾發生住西馬的民眾被安排去東馬接種疫苗,或是已完成接種第二劑疫苗,但系統卻遲遲未發出數位證書的情形。

此外,「平安大馬」也曾發生無法掃碼,官方建議卸載應用程序重新安裝的情形,這令用戶擔心過去的資料是否會遺失。因此應用程序的不穩定性,也被在野黨批評是浪費公帑。由此可見,透過「平安大馬」等數位科技追蹤疫情的手法上,馬來西亞還有要改善的地方。

總的來說,「平安大馬」只是一個方便政府收集數據的平台,以及方便民眾了解政府發佈的疫情最新資訊的地方。政府是根據《1988年傳染病防控法令》及《1971年醫藥法令》來收集數據,並確保所收集的數據符合《2010年個資保護法令》。至少,目前未有跡象顯示個資遭到政府或警察濫用及被駭客盜用的案例,相比台灣,個資是否會遭濫用,在疫情嚴峻的馬來西亞,也許不是多數民眾所首要考量的問題。

相反的,以馬來西亞的經驗來說,相比起數據安全性的問題,有待改善的地方其實是應用程式之外的地方。譬如像是能否擴大數據來源、能否強化數據的準確性與及時性、能否快速有效利用平台提供的訊息,才是「平安大馬」能夠發揮作用的關鍵。

在不久前的6月27日,面對實行了將近一個月的全國行動管制(即「封城」)卻無法有效降低疫情,首相慕尤丁宣佈將無限期延長行動管制令直到確診病例下降至每日4000例以下。可見即使該應用程序立意良善,但最主要的還是使用的人和用對方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