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久別重逢,一起吃飯的那一天:疫情之下三位移工的牽掛與夢想

等待久別重逢,一起吃飯的那一天:疫情之下三位移工的牽掛與夢想
Photo Credit:One-Fort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年初,國內疫情升溫前,她在搭捷運時,聽到捷運廣播上減少使用布口罩、多配戴醫療口罩的宣導;當時不知情、戴著布口罩的Tri,突然收到身邊陌生乘客送給她的醫療口罩,讓她非常驚喜:「我覺得很感動,對方沒有因為我來自印尼,把我當成不一樣的人。」

他記得某一次因故需要外出,經過平常繁忙的道路,驚訝地發現人變得好少。台灣人在防疫上的配合度,經常讓移工們印象深刻,影響他們對疫情的重視。Tri也說起她去市場買菜,都能看見警察協助管制人流。另一次是今年年初,國內疫情升溫前,她在搭捷運時,聽到捷運廣播上減少使用布口罩、多配戴醫療口罩的宣導;當時不知情、戴著布口罩的Tri,突然收到身邊陌生乘客送給她的醫療口罩,讓她非常驚喜:「我覺得很感動,對方沒有因為我來自印尼,把我當成不一樣的人。」防疫期間,台灣人對移工的友善跟包容,也給予他們許多力量。Aam記得有一次她在家收到一封信,信封上寫著她的名字。她問了雇主,才知道那是他們幫Aam額外保的意外險。「看到自己的名字在上面,我高興得笑出來,老闆很在乎我,把我當成他們的家人。」他們經常提醒Aam留意身體狀況,如果有不舒服要隨時讓他們知道。她照顧的阿嬤也像一個媽媽,叮嚀她多吃飯、注意健康:

「她會跟我說,如果她生病了,誰要照顧她?她覺得我們應該是互相需要、互相照顧的。」

one-forty-covid-3
Photo Credit:One-Forty
去年6月,One-Forty訪問移工Suma與她的雇主一家。全文請見:〈一名雇主對移工的告白:他們不只是好隊友,更是神隊友!〉(照片攝於 2020年6月,當時台灣疫情相對穩定,移工能與照護的家人一同外出散步。)

期待疫情之後,一起見面吃頓飯

2021年,是Tri在台灣工作的第十年。2005年她第一次來台灣,工作了六年之後,在2011年回印尼,跟丈夫一起賣小吃。原本她以為會這樣一直待在印尼,但2017年,她為了負擔女兒的大學學費,再一次來到台灣。去年,三年的合約因為疫情而展延到了2021。如今,她希望疫情快點結束,讓她回去印尼、看著女兒大學畢業。

今年,她原本也期待著能在開齋節前一晚跟朋友們到清真寺禮拜,後來清真寺傳出確診者足跡,她於是跟另外兩名一同照顧阿公阿嬤的朋友留在家裡做禮拜。結束之後,三個人到陽台拍了一張合照,紀念或許是Tri在台灣的最後一次開齋節。

問起開齋節對他們而言的意義,Tri跟Ari都強調,這是一個關於原諒的節日。開齋節之前,穆斯林需要先經歷一整個月的齋戒,日出到日落之間不得進食飲水;一個月後開齋,人們在這一天相見團聚、一同禱告,忘記彼此的仇恨、使自己成為一個新人(關於開齋節的詳細介紹,可參考這篇文章)。對移工而言,開齋節是與家鄉文化連結、得到精神支持的重要儀式。

Aam也提到,平常移工們待在各自的工廠與家庭工作,只有在開齋節當天,他們能夠聚再一起吃飯、見到四散各地的朋友。因此,當我們問他疫情結束之後最想做的事,Ari 說,他想要跟開齋節、疫情期間見不到的朋友見面吃飯。移工們在開齋節的久別重逢,意外成為疫情之下,人們共同的渴望。

one-forty-covid-4
Photo Credit:One-Forty
去年開齋節,One-Forty 在台北車站給予穆斯林移工們的祝福「開齋節快樂」(Selamat Hari Raya Idul Fitri)

今年來台灣第六年的Aam,同樣有深刻思念的人。她的兩個孩子,一個今年高中畢業,一個即將升上小學。她還記得自己飛來台灣工作的那天,是小兒子的一歲生日。跟Tri相同,Aam為了子女的學費成為「缺席的母親」。六年沒見到孩子的她,最近也跟雇主討論,想在疫情結束之後,請假回印尼跟小孩團聚。

然而被問起疫情之後最想做的事,Aam笑著說,想要回到One-Forty上課。Aam在One-Forty的課程老師告訴我,Aam是一個喜歡自我挑戰的人。去年她申請One-Forty第二屆「好書伴計畫」學習中文字,原本不認得中文字的她,現在陪著阿公領藥時,已經能讀懂包裝上的用藥指示;訪問當天我們線上視訊,用電腦連線時發生許多狀況,有點焦慮的同時,Aam也興奮地學習如何處理。未來回到印尼,她計畫著要透過在One-Forty創業課學習到的知識,在家鄉創業,從事農藥相關的生意。

我們好奇問她,最想做的事不是回印尼與孩子們團聚嗎?她淡淡地說,她知道疫情有很多變數,這個願望,她保留給她跟雇主之間商量,不願強求。

未來充滿變數,但為了能再一次見到彼此,為了那些還沒實現的夢,他們堅定溫和地,面對眼前的疫情。

one-forty-covid-5
Photo Credit:One-Forty
三位受訪者用印尼文寫下「台灣加油」(Taiwan semangat)。左起:Tri、Ari、Aam。

【One-Forty CARE】移工防疫社會行動

台灣疫情升溫初期,我們推出One-Forty CARE線上防疫專案,透過防疫社群機器人,將台灣的即時疫情動態傳遞給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們。為解決移工在防疫中的「語言障礙」與「資訊不平等」,我們透過防疫社群機器人,執行以下三個子行動:

【行動一】One-Forty Daily | 讓移工即時獲得母語翻譯的疾管署重要資訊只要移工加入防疫機器人,他們就會在手機上收到由 One-Forty 每日推播的母語版本疾管署最新疫情資訊。而 One-Forty 也會在近期製作完成一份專屬移工情境的東南亞母語衛教資訊大補帖,包含生活防疫守則、轉介求助單位與相關專線等。

【行動二】Voice of Migrant | 聽見疫情下的移工們真實心聲為了蒐集移工在疫情下面對的真實困難處境,我們也將在防疫機器人中建立提問與回饋系統,將大多數移工共有的問題進行整理與分類,並諮詢相關政府部門與專業民間單位,定期提供移工在疫情下的疑難雜症回覆,讓移工可以從正確的管道獲得適當的協助。

【行動三】No One Left Behind|串連東南亞移工社群下載「台灣社交距離 APP」製作「台灣社交距離 APP」東南亞語言下載使用圖文教學,並邀請一系列東南亞移工 KOL 進行大量社群傳散,讓每一位移工都能快速安裝「台灣社交距離 APP」,讓 70 萬移工加入全台串連防疫的力量。

one-forty-covid-0
Photo Credit:One-Forty

防疫社群機器人於5/15上線,至今已有超過2萬5千多人點擊加入,5萬多名移工在指引下安裝「台灣社交距離APP」。如同訪問中Tri所說的,透過疫情資訊的獲取,移工們能夠建立正確的防疫觀念、加入台灣的防疫網絡。當我們牽起彼此,守住防疫陣線,就能一同迎向疫情結束的那一天。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等待一起吃飯那一天——疫情之下,三位移工的牽掛與夢想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