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擊伊朗扶植的民兵組織,拜登下令美軍轟炸敘利亞、伊拉克邊境三處軍事設施

回擊伊朗扶植的民兵組織,拜登下令美軍轟炸敘利亞、伊拉克邊境三處軍事設施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拜登政府正努力嘗試,將伊朗重新拉回2015年伊朗核協定的談判桌上,發動空襲的決定,似乎代表拜登欲清楚劃分外交手段和防禦性打擊間的界線。

編譯:王國仲

美國政府證實,為回應對駐在伊拉克的美國民眾與設施發動的無人機攻擊,他們已在6月27日,向位於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親伊朗民兵組織進行新一輪空襲。

美軍發表聲明指出,他們派出F-15和F-16戰機,共攻擊三處(兩座位於敘利亞,另一座在伊拉克)的武器儲存與運營設施,但並未公布造成多少傷亡。美方官員指出,從4月份開始,已發生5起和伊朗政府有關的無人機襲擊事件。

這是拜登(Joe Biden)總統上任5個月以來,第二度下令攻擊親伊朗民兵(第一次發生在2月,當時是為回應造成一名菲律賓籍承包商死亡的火箭彈攻擊)。五角大廈的聲明稿指出:「空襲清楚表明,拜登總統將採取明確行動,保障美國公民安全。」

美國本次主要空襲目標,是真主黨旅(Kataib Hezbollah)以及薩義德烈士營(Kataib Sayyid al-Shuhada),兩者背後都有伊朗政府撐腰。美國早在2009年,便將真主黨旅列為恐怖組織,近年來曾多次對駐伊拉克美軍部隊發動攻擊。美方已在2020年初的一場空襲行動中擊斃其創立者穆罕迪斯(Abu Mahdi al-Muhandis),但組織尚無瓦解跡象。

而在28日,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人民動員」(Hashed al-Shaabi)發動反擊,美軍在敘利亞東部「遭到數枚火箭攻擊」,所幸無人傷亡。

發動空襲表明立場,美國遭西亞國家齊聲批評

儘管拜登政府正努力嘗試,將伊朗重新拉回2015年伊朗核協定的談判桌上,發動空襲的決定,似乎代表拜登欲清楚劃分外交手段和防禦性打擊間的界線。五角大廈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指出:「美國在深思熟慮後,採取必要且適當的行動,在限縮情勢升級風險的同時,傳遞明確的威嚇訊息。」

伊朗政府則要求美國,避免在西亞地區「製造事端」。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哈蒂博扎德(Saeed Khatibzadeh)表示:「很顯然的,美國現在的行為就是在區域間製造糾紛。而美國本身,將會成為這場混亂的受害者。」

為避免被捲入美國-伊朗糾紛的漩渦之中,和美國有密切軍事合作的伊拉克軍方罕見發表聲明,譴責美軍的空襲行動,並稱其「侵犯伊拉克主權」。擁有龐大勢力的伊拉克民兵組織「人民動員」(Popular Mobilisation Forces, PMF)也表示,有4位成員在空襲中喪生,並揚言進行報復。

此外,敘利亞官媒阿拉伯敘利亞通訊社(Syrian Arab News Agency,SANA)亦報導,有一名孩童在空襲中喪生。SANA也同聲批評美國,企圖破壞當地穩定。

不過,伊拉克政府本身對親伊朗激進主義者幾乎束手無策。他們仍有賴美國協助,避免基礎設施被破壞,或民眾遭到殺害。目前仍有約2500位美軍派駐伊拉克,協助當地安全部隊抵禦激進遜尼派的伊斯蘭國成員。

美國在伊拉克近20年——建立秩序還是帶來更多動亂?

美國在伊拉克駐軍與後續引發的諸多糾葛,必須從伊拉克戰爭開始說起。2003年3月,時任美國總統的小布希(George W. Bush),指稱伊拉克總統海珊(Saddam Hussein)擁有大規模殺傷武器並藏匿恐怖份子,因此聯合英國、澳洲等國,向伊拉克發動戰爭。

美方挾優勢兵力,在開戰不到一個月後便攻入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並在2003年底逮捕海珊。不過,聯軍並未發現任何大規模殺傷武器,另外海珊的審判、行刑過程充滿爭議(如其辯護律師一再遭到綁架殺害、行刑日更選在伊斯蘭教重要節日古爾邦節首日),再加上戰後重建與政權轉移處置失當,更加深化當地各派系與組織對美國的不滿,甚至是仇恨。

自2003年戰爭爆發,到2011年美軍在歐巴馬(Barak Obama)總統執政時完全撤出的8年間,各方反美勢力化整為零,在巷弄之間展開游擊戰,共造成近5000名美軍、上萬名伊拉克政府軍,與至少10萬平民死亡。

美軍撤離後,伊拉克局勢隨著激進遜尼派組織伊斯蘭國的興起再次動盪,政府軍與伊斯蘭國間的戰爭持續上演。隨著政府軍隊無力阻止持續進逼的伊斯蘭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各國,加上伊朗、約旦等中亞國家再次介入,並提供軍事援助。

伊斯蘭國於2014年正式建國,期間最多控制從地中海沿岸到巴格達以南約8萬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還包括伊拉克第二大城蘇摩爾,造成超過300萬人流離失所。與其對抗的過程歷時3年以上,盟軍共進行近2萬5000次空襲,終於在2017年底奪回大部分領土,標誌著聯軍的勝利。

不過,儘管伊斯蘭國不再握有伊拉克領土,他們的反抗並未結束。前伊拉克總以阿巴迪(Haider Al-Abadi)便曾表示恐怖主義是永遠的敵人,與它的戰鬥江永不停歇。眾人必須團結致志,才有可能迎來真正勝利的一天。

更糟糕的是,不少恐怖組織的核心理念與動機,正是對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意識形態。在美國尚未完全撤出前,他們的「聖戰」便永不停歇。但反之,若美國直接退出,長期仰賴外國援助、扶持的脆弱政權,卻無力抵擋國內反對勢力,甚至又可能引發新一波內戰。如此一來,伊拉克、阿富汗等中東/西亞國家便陷入無力自保、依賴西方,卻又引發更多動亂的難解迴圈。

隨著拜登政權將軍事注意力轉移至中國與俄羅斯,中東地區駐紮的美軍也將逐漸撤離。不僅是伊拉克,包括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約旦,美方的防空飛彈與反導彈系統佈署都將日益減少。在美軍撤出後,伊朗核協議談判、激進伊斯蘭教組織動向等重要中東議題將如何發展,值得繼續觀察。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