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護理師擊敗現任老將,紐約水牛城有機會出現美國60年來首位社會主義市長

左派護理師擊敗現任老將,紐約水牛城有機會出現美國60年來首位社會主義市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華爾頓以民主黨候選人的身份參選,但她認為自己是社會主義者,並為此感到自豪。「這意味著我把人民放在第一位,人民高於企業獲利;我代表工人階級、窮人、和那些被遺忘的人。」

編譯:吳宗宜

水牛城市長初選爆冷門,左派護理師擊敗四屆老市長

首次參選紐約州第二大城水牛城(Buffalo)市長的38歲社會運動者、護理師華爾頓(India Walton)在6月23日的民主黨初選中,以52%:44%的得票率,擊敗連任4屆、62歲現任市長布朗(Byron Brown),贏得民主黨提名。

自1965年以來,水牛城就不曾有過共和黨籍市長,因此華爾頓幾乎篤定可以在今(2021)年11月2日水牛城市長選舉中當選,將會是水牛城史上第一位女市長,也是自1960年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市長柴德勒(Frank Zeidler)以來,首位身為社會主義者的大城市市長;這可能會顛覆紐約州的政治格局,並顯示民主黨的左派力量崛起。

華爾頓的參選獲得全美最大社會主義組織「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以及左派工人家庭黨(Working Families Party)的背書,她的勝選是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運動最新取得的勝利。

《CNN》、《NPR》和《Politico》皆報導了華爾頓的勝利,《紐約時報》寫道:「社會主義者候選人讓連任多年的水牛城市長在選舉中大吃一驚。」

華爾頓告訴《水牛城時報》(Buffalo News):「這太不可思議了,雖然我參加初選的目的是獲勝,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但實際贏得這場競選還是令人難以置信。我擁有最好的團隊,16位全國級人物背書和工人家庭黨的支持,這是水牛城前所未見等級的競選活動,我非常自豪。」

她在勝選感言中指出:「我相信我們因為團結與明確分工贏得了選戰,我們向水牛城的人民傳達了關懷、愛和希望的訊息,讓勞工階層產生共鳴,選舉的結果證明,水牛城人希望具有社區意識、以人為本的政府,而我們已準備好為他們服務。長久以來,我們的城市為了政客、地產開發商、警察工會服務,而不是為普通勞工家庭服務。在我們的城市,每個人都應該擁有參與決策的權力。」

華爾頓也表示,若她在11月順利當選市長,她的首要任務將包括採用庇護城市規則(sanctuary city rules)來保護非法移民、為租房者提供更有力的保護,並停止派遣警察處理緊急的精神健康案件。

「我的優先處理事項,是將資源投入社區以真正解決貧困問題,水牛城是美國此種規模的城市中第三貧困的,這讓人不能接受。」

許多人則認為,她能當選是由於布朗沒有積極參加競選活動,並拒絕與華爾頓進行政策辯論,他更常定期與紐約州長古莫(Andrew Cuomo)一同出席州長記者會,促進重新開放該州的經濟活動。

相對地,華爾頓依賴草根組織的支持以取得大量募款,她並吸收許多州長古莫的反對者,包括工人家庭黨和即將角逐9月民主黨紐約州州長初選的美國女星辛西亞・尼克森(Cynthia Nixon)的支持。

從小媽媽到領袖

華爾頓是獨自撫養4個孩子的單親媽媽,她在生第一個孩子時只有14歲;懷著雙胞胎兒子時,獲得了GED學位(同等美國高中畢業),這讓她後來成為一名護理師。她先在醫院的新生兒科上班,後來到水牛城公立學校任職。她成為「1199 SEIU」工會的代表,後來成為社區組織「Open Buffalo」的成員,負責處理刑事司法、大麻合法化和公平住房等問題。

她與五大湖區水果帶(Fruit Belt)19個社區組織,共組社區優先聯盟(Community First Alliance)合作,於2016年推動停車許可證制,為社區的居民保留了一半的路邊停車位;此前由於水牛城尼阿格拉醫學園區(Buffalo Niagara Medical Campus)的員工數量不斷擴大,幾乎壟斷了所有的路邊免費停車位。

隨後,華爾頓還成為土地信託的執行董事,以確保非外人和民代控制校園附近閒置的城市土地。「我對這個社區有責任……我正在這裡撫養我的孩子。我知道水牛城的潛力……希望水牛城的每個人都有機會過上好的生活。我相信在我的領導下,這是可能的,我們會實現這個目標。」

雖然華爾頓以民主黨候選人的身份參選,但她認為自己是社會主義者,並為此感到自豪。「這意味著我把人民放在第一位,人民高於企業獲利;我代表工人階級、窮人、和那些被遺忘的人。」

華爾頓制定了雄心勃勃的進步派議程,涉及警政改革、基礎設施、保護租戶權益、制定氣候行動計劃和建立公共銀行等。

她競選的主要政見是警政改革與公共安全,她提出不再讓警察處理大多數緊急的精神健康案件,然後是交通與一些生活相關(如抓蛇等)案件,「那些不是警察真正的業務,我們用警察代替心理健康諮商,這是不對的。」她還希望將持有少量毒品除罪化,且不僅包含大麻。「我相信監獄不是用來處理濫用藥物的人的地方。」

她預計削減750萬美元的警察預算,水牛城警察局2021-22年的預算為8530萬美元,她希望通過限制警察的加班費來實現此目標。

她指出將引入「促進和平」(Advance Peace)這個全國性非政府組織,該組織的總部設在加州,旨在減少全國城市社區槍支暴力。「如果我們的社區和警察的關係已出現問題,人們不信任警察,更多的警察也不會帶來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