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才的力量》:司馬光的說話技巧與他的為人處世息息相關,叫作「有理伴有據」

《口才的力量》:司馬光的說話技巧與他的為人處世息息相關,叫作「有理伴有據」
Photo Credit: Unknown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再看司馬光,無論面對高高在上的皇帝還是朝堂中的同僚,他都善於在講清楚道理的同時也呈現一定的事實。每次類比都相當到位,臨危不亂、侃侃而談,正是司馬光在口語傳播的最大特點。

文:林毅

司馬光執意.有理伴有據

從小到大,我們被不少人教育過,最初有父母和長輩,後來有老師和主管。有些教育說辭過耳就忘,甚至還記得當時的不服氣,有些說辭卻讓人記憶深刻,並在不同階段發揮作用。若仔細分析就會發現,這種刻骨銘心的言語必然具有鮮明的觀點與延伸的意義,也一定少不了道理和事實的結伴同行。

司馬光的故事將告訴我們,說話技巧與口語傳播時論據的配置密切相關。史料取材於《宋史.司馬光列傳》。

不知大家是否聽過「千古兩司馬」,一位是指太史公司馬遷,另一位便是本節故事的主人公司馬光。

提起司馬光,大家肯定會想到「司馬光砸缸」的故事。他和曹沖、孔融一樣是年少成名的神童,一生也以勤奮好學、刻苦努力而著稱,在史學和文學上的成就可說是閃耀千古。然而,司馬光在政治上的保守和頑固也讓很多人非議,明、清之際的大儒王夫之甚至稱他是大宋王朝的「掘墓人」。

史料新說

司馬光,字君實,出生於光州光山(今河南省信陽市光山縣)。當時在光山擔任縣令的司馬池為兒子起名為「光」。司馬光的一生也無愧於這個名字。

司馬光從小深受父親影響,聰敏好學,表現出極佳的文史天賦。據《宋史》記載,司馬光七歲時就展露成熟氣質,非常喜歡讀《左傳》,甚至到了愛不釋手以至於忘記饑渴炎寒的地步。

有天,他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其中一個孩子失足掉進水缸。大多數孩子見狀嚇得跑走,只有司馬光沒有驚慌失措。他靈機一動,找到一塊大石頭,對著水缸砸下去,水缸裡的水流了出來,失足的小孩也得救了。

這事不知如何傳了出去,還有畫師特意畫了一幅《小兒擊甕圖》,一砸成名的司馬光在洛陽一帶有了小小的名氣。

司馬池從小就注重全面培養司馬光,不想讓他變成書呆子。十二歲時,司馬光跟著父親從東京出發,一路經洛陽、潼關、寶雞,過秦嶺,前往四川廣元,可以說早早就行了萬里路。當然,讀書的事他也沒忘。

自小打下的良好基礎讓成年後的司馬光博學多才。二十歲時,他已有「書無所不通,文詞醇深」的評價,科舉考試宛如小菜一碟。

司馬光的仕途起點得從他擔任華州(今陝西省渭南市華州區)判官開始。那時司馬池在附近的同州(今陝西省渭南市大荔縣)擔任知州,兩地距離很近。一年後,司馬池調任到杭州,他沾了父親的光,調到蘇州做判官。

好景不長,本來一帆風順的日子卻突然遭遇父母親的接連去世,不僅讓司馬光的情緒跌入谷底,更嚴重影響了仕途。按照封建禮數,他需要辭官服喪。

雖然仕途停滯,司馬光卻化悲痛為治學的力量,在治喪期間閱讀大量書籍,寫下許多有價值的文章,比如〈十哲論〉和〈四豪論〉。

服喪期滿後,司馬光重回官場,中規中矩地做出一些政績。再加上父親好友龐籍當時權勢正盛,多次舉薦他入朝,司馬光開始進入京城官場,並在那裡結識了王安石、呂公著、韓維等好友。尤其是王安石,兩位富有才華的青年人可說是一見如故、相談甚歡,可惜後來兩人終因政見不同而漸行漸遠。

嘉祐六年(西元一○六一年),宋仁宗想提拔司馬光修起居注。這個職位的工作內容是記錄帝王的言行,接近皇帝的機會多,是個熱門的美差,不知道有多少人擠破了頭想擔任,但司馬光連續拒絕五次,自認能力不足以勝任。

當然,皇帝本人知道他是謙虛,始終沒有放棄提拔他的念頭。不久,宋仁宗下詔,遷司馬光為起居舍人,從此開始了他的諫官生涯。

多年諫官生涯裡,司馬光不僅關注社會上層,也把注意力放在老百姓身上。他一直有關心人民疾苦、減輕人民負擔的念頭,並把這些想法貫穿在所有的奏章裡,多次建議朝廷切實採取一些利民措施。正是由於這樣想,才激烈反對過往好友王安石的變法思想。

宋仁宗病逝後,宋英宗趙曙、宋神宗趙頊先後繼位,司馬光也在歐陽修的推薦下得到宋神宗的重用。宋神宗是個年輕氣盛的君主,對思想比較傳統的司馬光若即若離,更看重主張變法的王安石。

王安石主張開源,司馬光主張節流,兩個人關於底層社會的不同想法導致從好友逐漸變成政敵,常常針對某些問題激烈爭辯,即使在皇帝主持的議政會議上也毫不相讓。王安石頒發青苗法後,司馬光表現出強烈的不滿,覺得這是嚴重剝削底層人民,不利於社會的穩定。

向皇帝講讀時,司馬光講到曹參代替蕭何做宰相一事。皇帝說:「漢朝常守蕭何所定的法令不變,行得通嗎?」

司馬光回答:「豈止漢朝,假使三代的君主常守禹、湯、文、武的法令至今,依然可以。漢武帝把高帝的規章加以更改,使半個天下都是盜賊;元帝更改孝宣帝的治政法令,漢朝從此衰落。從這些來看,祖宗的法令是不可以變的。」

大臣呂惠卿說:「先王的法令,有一年一變的,比如正月天氣剛暖和,在樓闕上公布法令就是這樣;有五年一變的,巡守考察制度就是這樣;有三十年一變的,刑罰一世輕一世重就是這樣。司馬光的話不對,他不過是藉此諷刺朝廷。」

司馬光回答:「在樓闕上公布法令,是公布舊法。諸侯變動了禮樂,王的巡守就會誅殺他。國家新建時對犯錯的人會使用輕的刑罰,國家發生動亂時會使用重的刑罰,這是一世輕一世重,不是變更。更何況治理天下好比住房子,破了就修理,沒有重大破壞就不要重新建造。」

呂惠卿一時語塞,無法回答,改用別的話詆毀司馬光。

談到變法的核心青苗法時,司馬光說:「平民放債取利息,尚且以此蠶食貧困戶,更何況官府催督討債的威風,這是侵害百姓!」

呂惠卿說:「青苗法,願意借就貸,不願的不強迫。」

司馬光對峙道:「百姓只知道借債時的好處,不知道還債時的害處,不光是官府不強迫,就是富戶也不強迫。從前太宗平定河東,設立糴法。當時米價一斗十錢,百姓樂意和官府交易。之後,物價貴而不取消糴法,就成了河東世代的災難。臣恐怕將來的青苗法,也會像這樣。」

皇帝問:「那建立糧倉買米如何?」眾人都起身回應,司馬光說不可。

呂惠卿說:「如果能從百姓手裡買米一百萬斛,就可省去東南的水道運糧,可以用這錢供給京城。」

司馬光說:「東南錢很缺而米很多,現在不去那裡買進米糧,卻用水路運錢來,放棄那裡有的,取那裡所沒有的,農民和商人都會受到傷害。」

熙寧四年(西元一○七一年),司馬光看到好友范鎮因上書批判王安石而被罷官,憤然上疏為范鎮鳴不平並請求離開京城。他退居洛陽,絕口不論政事,專心編撰《資治通鑑》。這部「上起戰國,下迄五代」的皇皇巨著,絕非憑他一己之力能夠完成,除了司馬光,劉恕、劉攽、范祖禹三位鴻儒帶領著幾十位文人,夜以繼日,費盡心力,劉恕甚至在書未完成時就因過度勞累而去世。

春去秋來,這部涵蓋十六朝、囊括上下一千三百多年的史書,終於在元豐七年(西元一○八四年)完成。司馬光將所有文卷一起奏進給宋神宗,皇帝十分重視,將這部書的每編首尾都蓋上了自己的圖章,賜書名《資治通鑑》,並親自為之寫序。司馬光的暫時蟄伏換來一部史學巨著,正如開篇所說,這一著作給司馬光帶來與司馬遷齊名的盛譽——「千古兩司馬」。

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王安石的變法雖然有很多可取之處,但也得罪了不少人。元豐八年(西元一○八五年)宋神宗病逝後,王安石少了最有力的政治支持,再加上掌權的高太后向來反對變法,王安石的變法無法繼續。司馬光被召回京城,再次獲得重用。據說,他在回京路上受到百姓的夾道歡迎,畢竟他一直非常關心民生。

重新掌權後,司馬光壓抑十幾年的心情獲得徹底釋放,展開最為後人詬病的廢除各項變法的舉措。他還大規模重新啟用反對變法的官員,並打壓變法派官員,被視為宋朝後來黨派紛爭不斷的開端。

變法的舉措遭到全面廢除,王安石無法接受,不久後鬱鬱而終。面對「政壇之敵」的離去,司馬光痛哭流涕、悲傷不已,幫忙厚葬了王安石,他也在短短不到半年後就追隨老友而去,臨終交代了不少關心的天下之事。司馬光諡號文正,也是他一生最恰當的寫照。

技巧正名

圍繞著法令制度的變與不變,司馬光的說話技巧與其為人處世之道息息相關,叫作有理伴有據。

「理」和「據」同步出現才能發揮良好的傳播效果。「理」就是講道理,「據」就是擺事實。只有做到既講道理又擺事實,才能讓人聽得懂和聽進去。

如果說服別人時把道理和事實分開使用,將造成怎樣的效果呢?

僅僅講道理會讓道理顯得空洞、枯燥、無趣,僅僅擺事實雖然會覺得生動有趣、活靈活現,但是到底想表達什麼就讓人摸不著頭腦了。所以說,道理是對事實的總結和提煉,事實是對道理的說明和補充,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再看司馬光,無論面對高高在上的皇帝還是朝堂中的同僚,他都善於在講清楚道理的同時也呈現一定的事實。每次類比都相當到位,臨危不亂、侃侃而談,正是司馬光在口語傳播的最大特點。


評跋:★★★★☆

想做到有理有據,邏輯必須嚴謹,條理必須清晰,邏輯不通難以服眾。司馬光的思路從砸缸開始一路清晰到底,邏輯性給八分。

對話時,司馬光習慣採用擺事實、講道理的表達方式。這種方式雖然攻擊性不強,但能夠有力地說服和打動別人,策略性給九分。

司馬光從做人到說話都中正剛直,朝堂上的對話是政見之爭,並不是吵架。他在爭論中侃侃而談,不失氣度,表達力給九分。

在朝堂上,變法派和保守派的爭論當然是隨機發生的,所用的話語應該是即興的,但兩派爭端已久,很多想法在司馬光腦中已存在多時,即興度給六分。

這場對話只是宋朝變法派和保守派之間的縮影,算不上影響重大,但兩派相爭卻影響了整個北宋,更別說《資治通鑑》巨著,影響力給九分。

總分四十一分,四星。

沙盤推演

有理伴有據在各行各業的講師隊伍中被使用的頻率最高,如今想講好一堂課,僅有其中一項遠遠不夠。

某研究生有次向我吐槽另一位老師時說:「我發現我們校內的老師,講課遠遠沒有校外請來的業內人士講得出色。」

我回答:「先別下定論,你聽到學期末再來和我討論。」

結果還沒到期末他就告訴我:「一開始我覺得校內的老師講課太平淡了,聽了十幾周還是覺得平淡,可是每周講課的水準保持得倒很穩定。從業界請來的老師一開始講得特別好,但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發現他愈來愈不會講。」

這就是道理和事實之間出現的失衡。業界的老師通常實戰經驗豐富,但缺乏理論的總結,單場講座往往很出色,但未必適合長期站在講臺上。學界的老師精於理論總結,但往往缺乏鮮活的事實案例做支撐,使得講課過程平淡無奇,穩定性卻很高。

人生正如烹飪,味重了鹹,味寡了淡,口味就在於平衡之間。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口才的力量:蘇秦、商鞅、晏嬰,成為頂尖話術大師的全方位說話指南》,時報出版
作者:林毅

歷史故事x口才分析x實際演繹
50種千錘百鍊的說話技巧,讓你輕鬆說服他人、贏得信任、扭轉局勢!

以豐富的史料為引,本書精選五十個出自《史記》《春秋》《左傳》《戰國策》《晉書》《新唐書》《宋史》《資治通鑑》的故事,帶領讀者由淺入深,一步步了解與掌握口語傳播學中的語境、態勢、內容、形式、目標、手段、角色、對象與心理。

這些見證過歷史興替的縱橫家、謀士、宰相與名將的故事,除了強而有力地證明了口才魅力與說話藝術的重要性,更讓我們得以從邏輯性、表達力、策略性、即興度和影響力進行深度分析,以史為鑑,提煉出五十個實用說話技巧。

歷史上曾有多少次驚心動魄的局面最終憑藉著一場對話而徹底翻轉已不可考,會說話不只能改變命運,甚至有可能改變歷史。會說話是種超能力,學會表達方法,一開口就打動人心,掌握溝通主導權,任何場合都應對自如、隨時上臺都侃侃而談!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