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祖國」的台灣人,十年後更堅信自己加入中國共產黨是正確的選擇

熱愛「祖國」的台灣人,十年後更堅信自己加入中國共產黨是正確的選擇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1979年台灣「叛逃軍官」林毅夫,到近年高調唱紅的台青張立齊丶王裕慶丶李秉修等人,台灣社會一直存在一群嚮往中國,信仰中國共產黨的人。他們成長在不同世代,在政治光譜上都持續傾左,在兩岸關係上期待統一。

文:李宗憲

在台灣出生長大、今年35歲的張立齊,2017年公開表示要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同一年,在北大念書的王裕慶及在天津工作的台灣人李秉修也相繼表示想「投共」。當時,這三人在兩岸掀起了台青「投共潮」的討論。

然而,四年過去了,當年雖然一度點燃「投共潮」的野火,但星星之火並未燎原,這些人仍是少數。2017年高調唱紅的台青張立齊,成了中國華僑大學的老師,至今,他仍未遺忘,10年前到中國大陸的初衷-效忠中國共產黨。在北京住了近十年,見證了中國經濟快速成長,使他更堅信,當年選擇加入共產黨是正確的選擇。

熱愛「祖國」的台灣人

張立齊是來自台中的客家青年,操著一口濃厚的北京腔,他稱自己為「左統思想」,和「天然獨」的台青大相逕庭。他告訴德國之聲,對共產黨丶社會主義及馬克思理論產生認同,源自於2008年的金融危機。當時,他看到資本主義的問題,像是台灣勞工失業及勞資剝削的狀況,因而「堅定往左的方向前進」。同年,他赴大陸交流,看到中國為北京奧運而大興土木,多個城市欣欣向榮,他形容中國經濟「宛如火箭般」高速發展。

張立齊曾在汽機車工廠工作,他自稱,瞭解如何在底層社會求生存,因著「大陸老百姓的生活不斷變好,讓他對『國家統一和中華民族』產生極大認同」,而為了更靠近他口中的「祖國」,他赴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並為成為中國共產黨員而開始準備。

他在北大接受黨課教育,研讀共產黨的歷史丶精神及紀律,還經過多次考試,手寫報告,甚至還參加「支教」活動,到偏遠地區從事教育服務。

另一名當年躍上媒體版面的「投共」台青是今年31歲的李秉修。根據媒體報導,畢業於台灣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專業的他,在4年前到天津投入養老產業。而接觸馬克思主義和中共黨史,並對中國共產黨心生嚮往,是經由一位台灣成功大學生引介。當時,他還組了20人左右的參訪團赴中國和對台單位接觸,表明入黨意願及發展組織的熱情。

還有一名年紀較長的台灣人王裕慶,雖然生在台灣,但旅居加拿大20多年,並在加拿大接受完整的西方教育,畢業於多倫多約克大學東亞研究系。2017年39歲的王裕慶,接受中國媒體《觀察者》採訪。當時他在北大國際關係學院讀博,他說這是為了更深入瞭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因為在大陸既可以學習理論,又可以有實踐。

台灣人入黨不容易

國際關係學者丶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張國城向德國之聲表示,加入中國共產黨並不容易,「不像加入國民黨或民進黨那麼簡單」,通常只要填表丶繳錢就能入黨。他並指出,加入中國共產黨通常得先加入共青團,且必須經判斷確認是「積極份子」,同時要有推薦程序及一段時間的「考察期」,考察時間因人而異,若是台灣人可能得需要花更多時間。

因此,張立齊要入黨,必須和中國共產黨約9192萬的黨員一樣,經過多個階段和考察期,才有機會轉為「正式黨員」。張立齊表示,因擔憂「台灣政府找麻煩」而不願透露是否已經成功入黨,但他強調,已參與多項共產黨的活動。他說:「我不知道說(有沒有入黨)以後,台灣政府會怎麼搞我,搞我的家人,我很害怕。」

根據台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3條規定,台灣人加入中國共產黨,會被處以台幣10萬到50萬元的罰鍰。但在實務上執行其實有困難,台灣陸委會曾對媒體表示,因為只有中國身份才可能入黨,一旦因為中國身份而被取消台灣身份,邏輯上就不可能再追究罰款。

張國城指出,要加入中國共產黨「很不容易」,加上台灣身份更是難上加難。他說:「從台灣來的人,他們先天上就會提高警覺,懷疑政治成份是否有問題,會不會是特務?因此稍微有點懷疑的話,寧可不收,而且想加入共產黨的人那麼多,並不缺一個台灣黨員。」

台灣官方曾對「投共潮」曾發表評論,時任陸委會主委張小月2017年時對媒體表示:「這是中共一種又拉又打的兩手策略,也是要對在中國的台灣青年進行拉攏。」已故國民黨前發言人楊偉中,當年則對張立齊「投共」的發言不以為然,他曾通過臉書表示,張立齊「不過是連續3年申請入黨,卻沒被接受,因為還在被觀察丶被考核,因此發文踐踏台灣來表忠的可憐人。」

從林毅夫到張立齊

40幾年前,台灣軍官林毅夫從金門游泳至中國廈門,是台灣首位「投敵」的軍官,也讓他成為中國宣傳統戰的樣板人選,不僅出任政協常委丶人大代表,還一度擔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師兼副行長,他雖曾數次表示要回台灣祭祖,但因觸犯投敵罪被通緝而始終無法圓返鄉夢。

時過境遷,2017年因為台籍代表盧麗安在中共十九大現身,成為中方政治宣傳樣板,「提攜後進」,引起台青張立齊丶王裕慶丶李秉修跟著高調唱紅,他們對共產黨信仰成為話題,但這些人始終是個別現象。

從數字來看,信仰共產黨的台灣人雖然一直存在,但人數並未明顯增長,也未出現當年議論紛紛的「投共潮」。若要加入共產黨必須取得中國身份,根據台灣政府統計,2004年至2019年,共有770人因取得中國身份而被取消台灣戶籍,但這當中有多少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未有公開數據。

《自由亞洲電台》2020年曾公開一份中共黨員的名單,發現有106位黨員被標記有「台灣」背景,其中至少10位與有統戰背景的「上海市台灣同胞聯誼會」丶「上海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幹部或成員姓名相符。

張國城直言,想加入共產黨的台灣人仍是少數,因為除非是到大陸求學,否則台灣根本沒有環境能加入中國共產黨。他說:「台灣年輕人不是那麼喜歡談政治,所以若有特別喜歡共產黨或左派思想,大家可能會覺得比較奇怪,但不至於會排擠他們,但比例一定比較少。」

不過張立齊並不認同,他說「自己並非台灣的少數,而是因為太多『紅色青年』不敢表態」。他透露,身邊有不少不敢表態的「紅色青年」,看到大陸的發展而認同大陸制度,但因為擔心外界眼光或是怕家人可能被報復而不敢表態。

最近一次台灣掀起「投共」的討論是今年初,台灣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白狼」張安樂接受中國官媒丶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訪問時透露,表示要成立「紅色隊伍」宣揚和平統一,遭到民進黨立委譴責公然主張要台灣人「投共」,被控涉違國安法,目前仍由台灣檢方調查中。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