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拉幫結派」對抗美國,普亭正在最大化俄羅斯的槓桿價值

中國「拉幫結派」對抗美國,普亭正在最大化俄羅斯的槓桿價值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習普會」並不急著提前亮相,如果7月1日的建黨百年慶典多國領導人登門祝賀,規劃個幾場「元首峰會」場邊會不就可以喜上加喜?但劇情沒有這樣演出,顯然習近平想要的天子居高臨下「朝貢夢」並不順遂。

面對近期美國步步逼近的圍堵策略,中國實在很悶,尤其今年中共進入建黨後的第一個百年,卻處在相當不利的國際情勢,更讓一心想續掌黨政領導地位的習近平臉上無光。

務虛跟務實:習普會和拜普會立高下

該如何突破僵局,想必還是要仰賴俄羅斯來配合演出,只是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才剛結束在瑞士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見面會,美俄峰會還發布了聯合聲明,這看在習近平眼裡恐怕不是滋味。

該如何在黨慶之前有所突破,中國必須搬出「我需要你」的戲碼,當然俄羅斯是首選,無論如何都要力拱普亭上場救援。

這場美中對抗的戰場,中國當然也會想拉幫結派抗衡美國,果不其然,中俄元首峰會成了力挽狂瀾的選項,只是礙於時間緊迫,「習普會」僅能倉促以視訊會晤形式登場,相較於「拜普會」在歐洲擺陣對話,甚至出乎預料提出聯合聲明,相較之下「習普會」就顯得遜色。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雖然會後確定延長《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但這早在今年三月兩國外長會晤時便已提出,了無新意,與「拜普會」取得管制武器共識相比,美、中、俄的大國格局高下立判,「務實」與「務虛」的差別,反而成就了俄羅斯的槓桿角色。

面子與裡子:一場硬上的視訊會晤

當然,對習近平而言,「習普會」有著內外有別的戰略目的,對內交代中國的國際處境並不孤單,還有舊冷戰時期的老大哥相挺,至少不是孤軍奮戰;對外來說,這場「習普會」要畫出中俄戰略合作的意象,表現出力抗美國民主聯盟的態勢,目標當然是那些被中國餵養的弱小國家。

只是,這恐怕是習近平的一廂情願,縱然中俄的「人權黑紀錄」被美國批評為「獨裁國家」,但實際上兩國卻是各懷鬼胎,與其說是情義相挺,其實中國要的是「面子」,而俄羅斯則是要藉機形塑不對稱的「平衡戰略」,以取得三邊最有利的位置。

RTXDBM5Q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其實,如果以最高戰略角度來看,「習普會」並不急著提前亮相,7月1日當天的建黨百年慶典,來個多國領導人登門祝賀的畫面,然後規劃個幾場「元首峰會」的場邊會,這樣不就可以喜上加喜,何樂而不為?!

不過,劇情沒有這樣演出,顯然習近平想要的天子居高臨下「朝貢夢」並不順遂,也正因為少了好大喜功的場面,極不符合中共近年來的調性,更能觀察出事有蹊蹺,否則以普亭所謂的「兩國關係歷史新高」,應當親身出席中共的盛大活動才能顯得有義氣、有溫暖,一場視訊會晤快快上架草草結束,其實就是不想讓自己陷得太深。

美俄過招:「戰略忍耐」對上「槓桿戰略」

從俄羅斯大軍壓境烏克蘭邊境開始,這隻北極熊並不是要挑事發戰帖,而是要看美國如何領軍「北約」(NATO)來因應可能重蹈2014年的情節,當時雖然歐美聯手對俄羅斯進行制裁,嚴詞批評也沒有少過,但美國沒有擴大軍事壓制的動作,甚至刻意壓低沒有必要的爭鋒相對,這給了「拜普會」可能成局的想像。

到了6月,拜登的歐洲行從「七大工業國集團」(G7)到「北約」及「美國-歐盟峰會」(US-EU Summit),聚焦討論的重點都是「中國議題」,沒有太多批評俄羅斯的言行,或許是拜登要顧大局,但也是對俄羅斯的「戰略忍耐」(Strategic Patience)。

直到6月下旬的「歐盟峰會」(The Euro Summit)前,法德兩國元首建議可以舉辦歐盟與俄羅斯的峰會,縱然結果被其他歐盟成員國否決,但這完全凸顯出俄羅斯地緣政治的影響力,也強化了普亭擘劃俄羅斯對外戰略的重新盤整。

RTXCLUH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處在美中對峙期間的俄羅斯,拜登與普亭兩人見了面又發聯合聲明,說不上會攜手合作,但至少重新展開外交對話,雙邊關係有了止跌回升的機會。

俄羅斯也不會跟中國割袍斷義,習普兩人過去也是見了好幾次面,算是有稱兄道弟的情誼,但國際政治終究是現實主義,沒有永遠的敵人,也不會有永遠的的朋友。

中俄關係短多長空:各取所需到各懷鬼胎

持平而論,俄羅斯確實是中國力抗外部壓力的最佳夥伴,而且都有著和美國不共戴天的仇恨,而且習普兩人也有「強人統治」的惺惺相惜,但要普亭毫無保留的力挺到底,這也是不太實際的幻想,畢竟中國對俄羅斯並不是全然沒有威脅。

中國近年來透過「一帶一路倡議」在歐亞地區圈地插旗立威,雖然引來誹議,但確實也擴大了區域政經的影響力,不過,這正是踩進了俄羅斯的後花園,難道作為前蘇聯重要繼承國的俄羅斯會看不出來?更不用說俄羅斯內部也有擔憂過度依賴中國經濟的聲音,普亭也早搭建起「大歐洲計畫」。

面對中國崛起及當前國際現勢,普亭在美中俄三邊關係的有限理性選擇,就是保持著不對等距離的交往策略,由此來看,中俄關係恐怕是「短多長空」罷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