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止盡的封城讓自殺率攀升,政府無能抗疫讓馬來西亞人民發起⎡白旗運動⎦自救

無止盡的封城讓自殺率攀升,政府無能抗疫讓馬來西亞人民發起⎡白旗運動⎦自救
圖為馬國網民發起的⎡白旗運動⎦群組照片。Photo Credit: Solidariti Bendera Puti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讓馬來西亞經濟嚴重衰退,許多家庭因此斷炊,自殺率也因此攀升。而近日在當地興起的⎡白旗運動⎦,是呼籲有需要接受援助的人,可在住家顯眼的地方豎起白旗,讓鄰里或有能力人士、組織看見與提供援助,以渡過難關。

一場史無前例的covid-19疫情,讓馬來西亞在這一年多來陷入經濟衰退,失業率與自殺案件攀升,民間不得不發起⎡白旗運動⎦(#BenderaPutih),有需要援助者,只要在家掛上白旗或白布條,就會有人來提供援助,以彌補官方援助上的不足。

白旗這符號,在現實社會的語境下,意味著投降,那為何馬國人民會身陷絕望,而向外界發出求援的聲音呢?

馬國的疫情是在2020年2月底爆發,主要是因一座清真寺的群聚感染而擴散的,接著同年3月18日,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宣佈全國實行行動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order,MCO),即所謂的封城或鎖國,除特定行業外,一切經濟活動得停止,直至同年5月3日才結束。

接著馬國政府在不同時期祭出有條件行動管制令、復原式行動管制令等抗疫手段,管制程度比行動管制令寬鬆,儘管曾一度壓低確診病例曲線,但因2020年9月沙巴州舉行大型的州補選,使得疫情再次擴散。而且,由於官方抗疫政策的朝令夕改、人民的防疫疲勞下,疫情始終無趨緩的跡象。

眼見此前的抗疫手段無法壓低確診病例,今年5月28日,首相慕尤丁宣佈再次施行嚴格的全國行動管制令,為期一個月。然而這一個月期間的病例始終高居不下,連續多日的新增確診病例在6000例以上(甚至一度破9000例),而在行動管制令屆滿的前一天,慕尤丁6月27日宣布,除非每日新增確診數降到4000以下、疫苗接種率達到10%,以及加護病房需求降低,否則不會鬆綁行動管制令。這意味著,行動管制令會⎡無限期⎦施行,經濟活動停擺的時間會持續更長,更多人的生計受到衝擊。

接著在28日,原本行動管制令該落幕的這天,發生了一起震驚全馬的自殺案。一名確診的馬國男性,在雪蘭莪州加影市的一座天橋上吊自殺,因這座天橋位處高速公路,讓許多駕駛人受到驚嚇,而死者遺體懸掛天橋的照片也被分享到網路上。而領導抗疫的馬國衛生部總監諾希山(Dr Noor Hisham),呼籲大眾勿將死者的照片、影片上傳到網路,也呼籲媒體審慎報導,避免社會出現模仿自殺的效應。

也在同一天,馬國的網民開始在推特、臉書等社交媒體發起舉白旗運動,獲得眾多網民、NGO、政治人物的響應。各種相互扶持與勉勵的標籤也開始出現,如⎡大家照顧大家⎦(#KitaJagaKita)和⎡人民照顧人民⎦(#RakyatJagaRakyat)。

平均每日新增4宗自殺案

事實上,27日發生的天橋自殺案,只是馬國疫情下眾多的自殺案件之一,在早一天的26日,馬國登嘉樓州發生了一起餐廳老闆,因不堪經濟壓力而在自家餐廳上吊自殺的案件。

馬來郵報》報導,根據警方接獲的自殺案通報統計,僅在今年第一季就有336起自殺案件,已超過去年和前年的一半。馬國經濟在疫情的衝擊下,已衰退超過一年,讓許多身陷困境的民眾選擇結束生命。報導指出,2020年有631起自殺案,而2019年則有609起。

眼見經濟衰退還會延長一段時間,以及更多無助的家庭斷炊、有人尋短,在28日開始的⎡白旗運動⎦在馬國不分族群地獲得了支持。⎡白旗運動⎦的行動方式,是呼籲有需要接受援助的人,可在住家顯眼的地方豎起白旗,讓鄰里或有能力的人士、組織看見,以渡過難關,眾多支持這行動的網民呼籲,在這非常時期,有需要的人不必羞於啟齒求助,因為人民必須團結互助。

星洲日報》報導,馬國柔佛州的一名失業的父親,看到網路上呼籲有需要的人豎起白旗後,為讓懷孕的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有飯吃,嘗試在家門豎起白旗,沒想到一小時內就有人捐贈他物資和金錢,解決了房租和溫飽問題。

除了個別家庭陷入困頓外,疫情的衝擊也讓平時需要外界資助的慈善團體陷困。《星洲日報》報導,雪蘭莪州有一家收入貧困者的醫療康復中心,疫情期間收入的病患越來越多,當善款卻減少,院長無奈之下也好豎起白旗,希望善心人士捐款。

人民以⎡白旗⎦表達對政爭的不滿

馬國去年爆發疫情的時間點,正好是馬國發生政變的時候。2018年5月執政的希望聯盟政府,執政不滿2年,就被同陣營的國會議員倒戈,前首相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政府垮台,由現任首相慕尤丁組閣執政。

由於慕尤丁領導的國民聯盟沒有掌握國會絕對多數議席,因此執政根基不穩,朝野鬥爭在政變後始終持續著,如去年9月引發馬國新一波疫情的沙巴州補選。因此這一年多來,許多馬國人民對朝野政黨應團結抗疫的時候,仍在政爭而不滿,而⎡白旗運動⎦的興起,可謂社會對政府抗疫不力的回應。

儘管⎡白旗運動⎦在馬國獲得不少民眾的共鳴與響應,但一名屬執政黨陣營的伊斯蘭黨國會議員的相左言論卻引起爭議。《東方日報》報導,伊斯蘭黨國會議員聶阿(Nik Aziz)都認為,應視這疫情為上蒼的考驗,而非叫人們掛白旗投降,他呼籲人們在面對考驗的時候,應舉起雙手向上蒼祈禱。⎡請舉手向上蒼祈禱。那是面對生命中的考驗時的力量及樂觀的旗幟。不要通過教人民舉白旗向考驗認輸。⎦聶阿都說。

此外,馬國房屋與地方政府部長祖萊達(Zuraida Kamaruddin),以及在野黨誠信黨也分別表達支持白旗運動的立場,但部分網民並不領情,反批朝野政黨企圖⎡騎劫民間運動⎦。《當今大馬》報導,儘管祖萊在推特寫道⎡我與#benderaputih(舉白旗)運動同在,以便鑑別有需要幫助的人們⎦,同時也附上標籤#actionbeyondpolitics(超越政治的行動),但引起了其他在野黨領袖的批評,稱要不是執政黨在去年發動政變,且政變後防疫不力,人民才被迫發起自救行動。也有網民轉發祖萊達的推文批評,白旗運動的興起,代表著國盟政府的無能。

不過,當另一在野黨誠信黨,聲稱準備在全國的每個地區都插上至少10支白旗時,也引來了網民們的批評,認為在野黨人士透過這運動來達到自身的政治議程,同樣是無恥的行徑。一個名為@InjangNation的推推用戶直批朝野政黨一樣爛,他寫道⎡每當人民有自發行動,政府和在野黨都搶著騎劫,然而這運動就是源自他們的治國無能。朝野雙方都是白痴。⎦

**關鍵評論網關心您,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或許你已經做到一次,明天,也可以再辦到一次。**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