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共百年黨慶出版新黨史,習近平被描繪成「史上最重要的領導人」

【專訪】中共百年黨慶出版新黨史,習近平被描繪成「史上最重要的領導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共產黨慶祝成立100週年前夕,中共中央宣傳部組織編撰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出版,成為黨員幹部和學生的必讀課本。這本長達500頁「簡史」與以往的官宣有哪些不同?科隆大學現代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文浩(Felix Wemheuer)為德國之聲作瞭解讀。

文:Hans Spross
受訪對象:文浩(Felix Wemheuer)是德國科隆大學東亞研究所現代中國研究專業教授,2009年曾出版毛澤東傳記

  • 德國之聲:這本官方黨史的受眾是誰?是以何種方式傳達?

文浩:黨史的編撰向來在中國共產黨內有著重要的地位。毛澤東就曾通過組織學習黨史來「統一思想」。一是黨的幹部要學習新的歷史詮釋,另外還有申請入黨的候選人。《中國共產黨簡史》(以下稱簡史)還將成為今後高考的一項內容。千百萬中國人要把以這本書的內容為基礎得出的標準答案熟記於心。

當然,這本教材裡的內容,也會以其它形式向民眾宣講。少年兒童是教育的重點。共產黨顯然認識到,在80和90年代出生的一代年輕人中,意識形態教育搞得不成功,這個群體受西方個人主義思想的影響太大。這個「錯誤」現在要避免重犯,要試圖讓最年輕的一代接受黨的意識形態,在此,民族主義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比如通過組織學生參觀革命博物館等校外活動,或者通過製作動漫系列,把黨史內容呈現給更廣大的受眾群。對歷史的詮釋是有固定預設的,電影、劇集等文化產品也不能偏離這些預設。

  • 德國之聲:這部新黨史的核心訊息是什麼?

文浩:簡言之,核心訊息是:即便黨的歷史上有過危機、問題和錯誤,黨始終能夠重新振作,領導中國走向繁榮富裕,贏得國際認可,並讓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適應每個時期的不同挑戰。很重要的一點是,書中強調一種一貫的持續性:從1921年成立到今天在習近平領導下實現「中國夢」的努力。

  • 德國之聲:這部黨史有什麼新的、或不同以往的地方?

文浩:(中共)黨史向來的基本構思是,讓挫敗也能兼容到其中,因為是共產黨糾正了這些錯誤發展,也只有共產黨才能糾正。與以往的黨史讀本比較可以發現,新的黨史中有關文革和「大躍進」的部分篇幅明顯減少,也不再單獨成章。

按照過去官方的解讀,這本來是毛澤東和黨的兩個大錯誤。對「大躍進」,新版黨史僅稱之為「經濟困難」,而在建黨90週年時出版的黨史中,還出現了飢荒、餓死人這樣的表述(《中國共產黨歷史》,2011年出版,原文應為「糧食極度缺乏」、「非正常死亡」——譯者注)。就是說,如今對這些失敗和錯誤的呈現再一次明顯被壓縮了。

  • 德國之聲: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在新的黨史中佔有什麼樣的地位?

文浩:只有寥寥數語,而且並沒有在1989年的官方表述之外作更細致的區別、解析。當時官方對事件的定性是旨在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的「反革命暴亂」,政府必須予以鎮壓。

  • 德國之聲:談到革命,儘管當今中國的經濟制度從很多角度來看是資本主義的,但中共領導層始終強調堅持自身的革命傳統。在此背景下,還發起了所謂反對歷史虛無主義的鬥爭,這背後到底是什麼?

文浩:這是一場已進行了多年的宣傳運動。這裡所攻擊的「歷史虛無主義」,指的是被認為否定黨和革命的成就、過度渲染負面事件的立場。特別是所謂的「告別革命論」成為批判的對象,一些歷史學家認為,想通過革命改變一切的觀念讓中國自20世紀初以來走上了一條動蕩和混亂的道路。一部將「詆毀革命英烈」定為犯罪行為的新的法律,也是這場運動的組成部分。

在這場運動的框架下,經常會拿蘇聯來作比較。戈巴契夫受到批評,因為他在80年代末允許展開社會討論,允許人們對十月革命、列寧、史達林和共產黨提出根本性的質疑。中共認為,戈巴契夫聽任這種「歷史虛無主義」破壞了蘇聯的合法性基礎,而這不應該在中國發生。在這一背景下,言論審查措施得到了加強,比如在網路上呼籲人們舉報「歷史虛無主義言論」,相關的發言也被刪除。

  • 德國之聲:習近平在新的黨史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文浩:非常突出的角色。當然也提到了他的前任的成就,包括發展意識形態理論及使其適應中國的特殊國情。從「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到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而這一系列理論的巔峰則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其核心是「中國夢」,即到2049年把中國建成發達工業化國家和世界強國。

值得注意的是,關於習近平的部分在全書中佔據了近四分之一的篇幅,儘管在百年黨史中,他至今在位僅8年。這不免讓人產生這樣的印象:習近平被呈現為中共歷史上最重要的領導人。

  • 德國之聲:這樣聚焦習近平,原因是什麼?

文浩:一個原因肯定是出於懼怕利益衝突和派系鬥爭。後者在中共歷史上,曾兩次把中國幾乎帶到了崩潰的邊緣,一次是文化大革命,另一次是1989年。所以要不惜一切代價防止派系鬥爭——它還可能牽扯到民眾間的矛盾衝突——帶來的爆炸性效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人能夠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這似乎是黨內佔主導地位的想法。不過,即便是毛澤東這樣一位具有個人魅力的領導人也未能平息和結束當時的派系鬥爭。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