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lyFans掀起情色創作者革命(下):男人不想為色情片付錢,但願意訂閱「線上女友」

OnlyFans掀起情色創作者革命(下):男人不想為色情片付錢,但願意訂閱「線上女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家利潤可觀、估值超過10億美金的新創公司如今正與顧問合作,設法引起投資者的興趣,目的是為了找到支持者幫助它擠身主流的媒體平台,擺脫色情網站的名聲。

編譯:Yi-ching Kuai

成人內容訂閱制平台首屈一指

OnlyFans APP由英國科技企業家、成人娛樂界的資深人士提摩西・斯托克利(Timothy Stokely)創立。斯托克利在2019年接受《連線》雜誌採訪時解釋說,OnlyFans正好打中了網紅文化和網路攝影兩者之間的市場,攝影網站串流創作者的影音直播,像是數位版的西洋鏡——透過一個小孔窺看撩人的表演,通常配備聊天室功能,並倚賴觀者給予小費。

OnlyFans的功能更像是傳統社交媒體平台,只是多了一道付費牆,給那些想要滿足窺視慾的人。對於創作者來說易於使用,且更容易與粉絲建立個人關係、吸引訂閱者發現他們並建立聯繫。

OnlyFans並不是唯一這類型的平台,其餘還有AdmireMe、Patreon和JustForFans等網站。Patreon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公司,也許是業界最著名的訂閱制平台,但由於來自刷卡服務提供商和銀行的壓力,Patreon近年來開始打擊成人內容,使OnlyFans躍身成為成人內容訂閱制平台中的領頭羊。

推向大眾尚有困難

《紐約時報》的報導指出,雖然創辦人斯托克利希望OnlyFans可以不只是色情網站,而是一個各類網紅和觀眾都可以使用的平台,但難就難在於OnlyFans沒有在蘋果應用商店裡上架。

以OnlyFans的現況來說,很可能會違反蘋果對於色情內容的規範。就算允許上架,蘋果應用商店對於APP收入的30%抽成也會是問題,斯托克利說如果要上架,他就不得不把增加的成本轉嫁到內容創作者身上。這些技術問題威脅了OnlyFans的壽命,也解釋了為什麼同類型的網站——比如JustFor.Fans——可以吸走大票的內容創作者和收入。

雖然問題有待解決,但對於一些吃過苦的色情行業人士來說,OnlyFans仍然無可取代。香奈爾・桑蒂尼(Chanel Santini)是一位21歲的表演者,使用OnlyFans一年多,每個月的訂閱收入至少為8000美元。她在阿爾伯克基(Albuquerque)的單親家庭長大,媽媽是美髮師。桑蒂尼在十幾歲時出櫃為跨性別者,高中沒有畢業便被趕出家門。

2015年,桑蒂尼搬到了拉斯維加斯,並在服裝連鎖店Hollister當店員。但即使是生活在一個物價較低的城市,她的薪水還是不足以支撐生活。她開始拍色情片,但一場戲的片酬只有少少400美元,於是她改行做私人的社交伴侶(escort),她的雇主卻偷了她的錢,還以暴力相脅。隨著她在Instagram和Twitter上的動態消息受到網友歡迎,桑蒂尼變得越來越有名。OnlyFans創辦時,她註冊了帳號。

幾週前,她在電話中回憶起她的第一次拍色情片的經歷,說著忍不住哭了起來。當時導演告訴她,靠色情謀生的唯一辦法就是做妓女。「他當著我的面直接這樣說,」她說。「現在,我只想再遇到他,就可以告訴他:『好啦,你看看我。我每個月光靠在網上發貼文就可以賺到數萬美元。我不用再當誰的社交伴侶了,我不需要那樣做。你大錯特錯!』」

不能說的工作

新一代的年輕女性在成長過程中,習於在Instagram和Snapchat等平台上張貼自己性感的照片,因此轉向使用OnlyFans感覺算不上什麼驚人的躍進,不過是換了一個能從她們在以往都免費發布的照片中賺錢的APP。

來自倫敦北部的20歲大學生愛黛爾(Adele)並不擔心會有什麼長期影響:「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於在網路上半裸沒有什麼太大意見。」但OnlyFans上的女性中,有不少都有全職工作,可能是辦公人員或美髮師,如果被同事發現她們的副業,工作很可能受到影響。布魯克斯(Lucy-Anne Brooks)的姐姐也在OnlyFans上,她的老闆找到她的主頁,因此丟了在汽車展示中心的工作。

和Instagram與Facebook不同,OnlyFans沒有關於濫用或騷擾的明確政策,也沒有團隊從平台上清除濫用或惡意內容。創作者可以選擇封鎖行為不當的用戶,但這樣做會造成經濟上的不利;少一個粉絲——就算是一個造成騷擾的粉絲——意味著創作者賺的錢更少。

OnlyFans引入了一個靜音按鈕作為折衷辦法,允許內容創建者阻止煩人的用戶直接向他們發送消息,但仍將他們保留為訂閱者。

儘管如此,與其他形式的成人娛樂和性工作相比,在OnlyFans上與問題人物保持距離還是比較容易。在電視頻道工作時,布魯克斯曾經不得不對一直跟蹤她的粉絲發出限制令。布魯克斯說她在OnlyFans上沒有受到任何騷擾。「我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控制情況,」她說。「因為我可以封鎖他們,他們就會消失。這不像我在電視上工作時他們會打電話給我並出現在我的社交媒體頻道上。現在我並不覺得不安全。」

情色新方向

在OnlyFans出現以前,除了做社交伴侶之外,另一個選擇就是網路直播。在英國,甚至還有像《花花公子》和Babestation這樣的電視台,創作者們在電視上與上千名的客戶交談,每天賺上幾百美元。

哈伍德(Harwood)以前做的就是這一行。她在威爾斯長大,母親是超市店員,父親是工廠工人,一個典型的藍領階層家庭。從小,哈伍德就喜歡吸引眾人的目光,表演戲劇、參加選美比賽、學跳舞。她也富有同理心,這對她未來的生活很有助益。

她能察覺別人的痛苦,設法讓人感覺好一些,也能認識自我的侷限,為自己規劃新的未來。「我從小就被教得很好,」她說。哈伍德在倫敦附近著名的戲劇舞蹈學校——萊恩劇院藝術學院學習舞蹈。然後,「我試鏡了一次又一次,最後我意識到是我不夠好。我一開始很難接受這件事。」

2005年左右,哈伍德為《每日體育》拍攝上空裸照,她說這家報紙「很受臨時工和建築工人的歡迎」——包括與她父親一起工作的人。一天早上,哈伍德的父親去上班,看到儲物櫃上貼著他女兒的裸照,臉上還被同事畫了他的鬍子和眼鏡。父親就是這樣發現她在做裸體模特,警告說要將她趕出家門。

哈伍德感覺糟透了。她雖然喜歡為別人寬衣解帶,但目的是為了討人歡心,並不想惹人生氣。但現實是父親根本沒有錢可以養活她,說要逐出家門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她繼續做裸模,身影在《花花公子》和英國的男性雜誌上接連出現。

shutterstock_1813127827
示意圖,非當事人|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OnlyFans的起源

2011年,哈伍德在一個名為GlamGirls的色情網站工作,與網站所有者提摩西・斯托克利變成朋友。斯托克利就像英國版的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是位認真的技術專家。不久之後,斯托克利先生創立了一個名為Customs4U的網站,像是測試版的OnlyFans。哈伍德輕鬆地說,搞不好靈感來自於她的主意。

網站的賣點是讓好色男可以自己當導演,從他們最喜歡的情色創作者那裡訂購特製的影片。

在Instagram——免費但不允許全裸——起飛的同時,Customs4U也蓬勃發展著。然後斯托克利靈光乍現:何不找個方法,讓網紅能夠直接從他們的發文中獲利?

OnlyFans這個網路平台像Instagram或Twitter,只不過粉絲必須每月訂閱才能查看網紅的發文和和網紅互動。網站自然而然能夠吸引到社交媒體上現有的那些網紅,Instagram或Twitter上的免費動態消息,可以變成OnlyFans上僅限訂閱的動態的廣告、吸引流量。

動態消息80%的收入歸內容創作者所有,20%歸OnlyFans網站所有(斯托克利說扣除商戶收費和手續費後,收入約為12%)。這跟Uber公司和Uber司機之間的協議類似,但不像Uber會藉由制定價格把員工推向貧窮,OnlyFans對價格沒有任何規定。2016年OnlyFans剛成立時,哈伍德是網站上僅有的10位創作者之一。剛開始她也沒有太多期待,第一個月的收入是257美元。

之後網站添加了讓創作者創建自定義內容的功能,哈伍德開始發揮創意。她發起了一些主題日,諸如「情婦星期一」、「大膽星期二」——關注者彼此競標,得標者就可以看她穿著內衣在城裡開車,點一份外送披薩到家裡,然後一絲不掛地去開門。

哈伍德每天都會和粉絲聊天,了解他們的習慣、性取向和不安全感。「你可以免費獲得色情片,」她說。「男人不想為色情片付出錢。他們想要的是,可以有機會結識他們在雜誌或社交媒體上見過的人。我就像他們的線上女友。」

計畫擴大轉型

《彭博社》報導,有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指出,這家利潤可觀、估值超過10億美金的新創公司如今正與顧問合作,設法引起投資者的興趣,目的是為了找到支持者幫助它擠身主流的媒體平台,擺脫色情網站的名聲。

雖然OnlyFans植根於成人娛樂事業,但其野心並不僅止於此,更希望成為一個各形各色名人和運動員都可以與粉絲聯繫的地方。OnlyFans還希望吸引更多的廣告商,但必須考量到某些廣告商可能會對這個網站的色情標籤所有介懷。

OnlyFans去(2020)年的銷售額超過20億美元。以該網站收取20%的費用推算,意味其收入超過4億美元。據知情人士透露,今(2021)年,這家總部位於倫敦、擁有超過1.3億註冊用戶的公司,以超過100%的速度增長。

OnlyFans表示,已向其平台上超過125萬的創作者支付了超過30億美元。

英國企業家斯托克利於2016年創立了該網站,後來將多數股權出售給芝加哥網路企業家列昂尼德・拉德文斯基(Leonid Radvinsky)。斯托克利和拉德文斯基都有成人娛樂的背景。

在疫情期間,OnlyFans使用量大增,因為成人電影明星、模特、健身教練和廚師,都仰賴這個網站向粉絲收取特殊課程或私訊的費用。

OnlyFans同時面臨著來自其他從粉絲體驗中獲利的網站的競爭,包括Cameo。Cameo讓名人向粉絲出售個人化的訊息,其母公司Baron App Inc.在今年3月份表示,在從SoftBank Group Corp.的Vision Fund 2等投資者那裡籌集了1億美元資金後,估值超過10億美元。Cameo稍早宣布NBA籃球員魔術強森(Earvin “Magic” Johnson)成為董事會成員。

OnlyFans招募名人和運動員成為會員,有償地與粉絲分享他們的私生活。拳擊明星小佛洛伊德・梅威瑟(Floyd Mayweather, Jr.),在出戰YouTube網紅羅根・保羅(Logan Paul)的表演賽結束後,加入了OnlyFans。他在一則聲明中表示:「很期待能和大家分享我生活中他人前所未見的部分,同時好好認識我的頭號粉絲們。」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