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黃哲斌X杜奕瑾:從「葉黃素計畫」看社群媒體演算法與新聞業的未來

【對談】黃哲斌X杜奕瑾:從「葉黃素計畫」看社群媒體演算法與新聞業的未來
Photo Credit: 卓越新聞電子報 / 陳洧農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深媒體人黃哲斌與PTT創站站長杜奕瑾怎麼看待社群平台對演算法的影響?AI會不會取代記者的工作?法規又該如何調整與制定呢?

亦即,對人工智慧而言,天然災害如地震、颱風等,又或者是球賽這類能夠用制式思考模板來構思的資訊,是比較容易處裡的;但是在進行深度報導時,還是需要媒體記者不斷推理、探究、尋訪的能力,「在這部分,人工智慧只能是輔助,思想的主軸,以及如何去陳述、報導、探究,主要還是靠人的靈魂。

「相信很多新聞同業朋友聽到Ethan這樣講,應該會小小地鬆一口氣。」黃哲斌笑道。

立法保障媒體工作者

當社群平台囊括幾乎了所有廣告利益,「迫使」內容產業生產出品質低劣,甚至是扭曲的內容以迎合演算法時,這些「釣魚」、「農場式」的內容又使得內容產業的社會信任降得更低,生存立基也變得更差,陷入負面循環之中。黃哲斌表示,現下台灣開始有人探討是否該比照國外的方式,介入新聞產業與社群平台間,使其有更平衡的分工或合作關係,不知杜奕瑾認為較好的修正方向為何?

杜奕瑾說,目前全球對於新聞產業的困境,解決方案大致有兩個方向,第一是增加內容生產者的競爭力,包括透過立法來保障新聞創作者的收入,使其有能夠與社群平台議價的能力與空間,例如美國從2018年起開始推動《新聞競爭與保護法》(Journalism Competition and Preservation Act),以及正在推動的《地方新聞暨廣播媒體保護法》(Local News and Broadcast Media Preservation Act)。他笑道,現在媒體跟記者都用到Preservation這個字,儼然是受到保育的動物了。

他指出,在全美有48州已經根據這兩個相關法規對社交媒體平台提出反壟斷的訴訟。澳洲也只是遵循了這股立法的潮流,開始對社交媒體平台提出反壟斷的探討,要求社交媒體平台在取得絕大多數內容傳播的利益時,應該把內容製作的費用考量在內。

杜奕瑾說,他看到澳洲與社群媒體的爭議事件時覺得滿有趣的,因為當臉書在封鎖澳洲的媒體時,並未明言封鎖澳洲的地方新聞,而是宣稱因為「故障」而無法連結。這讓他想到:「咦,我最近在轉發新聞消息時,好像也常遇到這個問題!」

確保演算法透明開放

第二個方向,則是確保平台演算法的透明度。

杜奕瑾表示,現在社群平台會對資訊進行升、降序甚至是封鎖,儼然總編輯的姿態,但並沒有告訴我們是用什麼樣的邏輯在進行資訊的篩選。「如果它已經開始做選擇、去排序(rank)文章,其實它就是一個傳播業者總編輯的角色,那就應該要受到傳播業相關的法規規範。因為它的權力過大,所以應該要有關於演算法透明度的探討。

AP_120112033754

杜奕瑾發現,某些社群平台在言論管理的中立性上有待商榷,他在許多論壇也看到這樣的意見,認為社群網站在對應假訊息以及仇恨言論時所採取的管理措施,其實都是在伸張自身的權力。「沒關係,我們就來看看這些平台是怎麼管理。」

於是他發起了「葉黃素計畫」,藉由瀏覽器的外掛程式來蒐集使用者們被審查、下架的文章,分析平台審核文章的邏輯。有趣的是,在第一輪分析的內容中發現,被下架的文章,與社交平台所宣稱的仇恨言論或虛假消息有很大的不同。初步的觀察顯示,其實演算法是對言論的立場進行篩選,而不是針對仇恨言論或者言論的真假。

杜奕瑾呼籲大家一起參與葉黃素計劃,貢獻自己被審查的內容,看看平台究竟是怎麼做言論審查的操作。

建立相關法規的基礎

杜奕瑾表示,在這波國際間關於社交媒體的通路壟斷以及透明度的討論中,談到由於社交媒體精準行銷的能力,造就其成為境外認知操作的良好環境。例如在英國國防部和英國圖靈研究院共同發表的報告中可以看到,許多民主國家的「認知安全」都暴露在風險中,並且將認知安全視為一種新的國家安全。

杜奕瑾在BBC看到這則新聞時,將其轉貼到自己的臉書,卻似乎沒什麼人看到。五天之後他再到BBC的官網,發現這篇文章在BBC這個有著百萬閱眾的媒體中,點閱數點竟然不到100!於是他做了個小實驗:把報導內容用截圖的方式放到臉書。結果發現,才半個小時點閱人數就超過BBC了。這似乎意味著:某些不利於特定立場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因為不透明的演算法,可以讓報導本身被選擇性地隱蔽。

杜奕瑾指出,社交媒體的監督之所以非常困難,就是因為每一個人看到的內容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很難建立機制去判斷平台是否有所偏頗,因此第一要務就是提高平台的透明度,包括言論審查與資訊篩選的機制,是否有共用的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應用程式介面)讓第三方監管機制能有效監督等等。

另一方面,在相關法規的推動上,他提到三項重點:

第一是「資料落地」,因為許多使用者的資料都在境外,導致難以追蹤或監督;

第二是「審查落地」,要求平台將言論的審查交由當地的專責機構負責;

最後是「金流落地」,因為社交媒體本身可能不是言論操作的主體,而是在營利的誘因下成為有心人士的工具,那麼唯有金流落地才能落實對於資訊不當操作的監管。

其他還有一些較簡單的概念,例如過去基於公益而成立的公廣集團,現在應該要有數位的轉型,也就是要有非營利的論壇或社交媒體作為新聞的渠道。

商業化並非原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