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談】黃哲斌X杜奕瑾:從「葉黃素計畫」看社群媒體演算法與新聞業的未來

【對談】黃哲斌X杜奕瑾:從「葉黃素計畫」看社群媒體演算法與新聞業的未來
Photo Credit: 卓越新聞電子報 / 陳洧農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深媒體人黃哲斌與PTT創站站長杜奕瑾怎麼看待社群平台對演算法的影響?AI會不會取代記者的工作?法規又該如何調整與制定呢?

文:陳洧農(特約記者採訪報導)

​曾經,我們認為社群媒體網站並不產出原生內容,是一個中立的平台;如今社群媒體除了藉由傳統媒體的內容吸引使用者,更透過演算法對新聞資訊進行排序、篩選,操弄使用者的認知,對全球的公民社會造成重大影響。

台灣人工智慧發展基金會發起「葉黃素計畫」,試圖透析社群媒體的中立性,了解社群媒體對閱聽者潛在的認知操作影響。

為了探尋新聞產業的未來,釐清社群媒體這波民主退化的浪潮中該負起的責任,卓越新聞獎基金會與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Taiwan AI Labs)共同主辦「葉黃素計畫對談」,由資深媒體人黃哲斌與台灣人工智慧基金會董事長杜奕瑾(Ethan)展開對談。

社群平台取代媒體成為資訊通路

曾任新聞記者、現於《天下獨立評論》開設資訊媒體專欄的作家黃哲斌提到,現在的社會氛圍對媒體與記者相當不友善,甚至連台灣事實查核中心都遭到許多人攻訐。他認為這是個危險的趨勢,當社會缺乏可信賴的中介機構,會傾向虛無主義,使得輿論操作更加容易。

談到資訊傳播的型態轉變,他想起自己20幾歲時,打工送報紙的回憶。每天凌晨4點半他就得到派報亭領報紙,報紙重到要兩個人才扛得動,時而淋雨、時而被狗追,過程非常辛苦。有的訂戶要求要把報紙丟到5樓陽台上,萬一丟錯家,黃哲斌還得去買一份回來補上。如此費時費力地送報,一個早上也只能送兩百多份。

黃哲斌藉此表達,在以往,資訊是有物理重量的;現在由於網路普及,資訊的物理重量幾乎降到零,人們每天只要打開瀏覽器就可以攝取大量資訊。以資訊的便利性跟易得性來說,這是個驚人的跳躍,然而如今社會大眾卻對社群平台在傳播產業中的角色抱持著一種愛恨交織、難以信任的態度。

黃哲斌很好奇,批踢踢實業坊(PTT)創站站長且創辦了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的杜奕瑾,身為科技人的他是怎樣看待現在人們對於社群平台所抱持的矛盾心態?

PTT批踢踢實業坊
Photo Credit: moboo @ Flickr CC BY SA 3.0

「從我的角度看到的是社群平台的演變」,杜奕瑾說,二十幾年前他架設PTT,媒體業者都問他:你又沒有內容,為什麼有人要用你的網站?的確,在網路問世初期,人們還是習慣到媒體的官方網站看新聞,但後來模式翻轉,許多使用者的第一手消息都是來自社群媒體。當這樣的現象普及,新聞從業人員也必須將自家新聞轉貼到社群媒體,否則就沒有曝光率。

「在過往,社交媒體平台只是報八卦,過一陣子你就發現八卦版全部都在貼新聞,臉書也是一樣。」

這個現象衝擊了媒體的廣告營收。杜奕瑾說,PTT本身沒有做文章的篩選,使用者點進連結後還是會回到媒體的網站,因此媒體會有廣告的營收。但臉書不同,會對新聞進行篩選、排序,甚至在新聞前放置相關的廣告,等於將新聞通路轉移到社交媒體平台,因此媒體的廣告收入會大幅被稀釋。

演算法扭曲新聞媒體的產製標準

黃哲斌談到,前陣子適逢澳洲政府與社群媒體間的爭議鬧得沸沸揚揚,歐美各國紛紛興起關於社群媒體與新聞產業之間權力關係,乃至經濟關係重新分配的討論。台灣也開始注意到這個議題,不知杜奕瑾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杜奕瑾認為,對台灣而言,覺察到新聞產業處在嚴峻的危機中,是當務之急。他說,包含美國在內,全球媒體產業紛紛倒閉,優秀的記者與媒體不斷消失,原因就在於網路上的新聞通路已經被少數幾家社群媒體所壟斷。優秀的新聞媒體為了觸及使用者,不得不到社交平台上建立粉絲頁,但是當其使用者從實體世界被拉到社群媒體,卻會面對社群媒體用行銷手法所包裝、外觀看似優質媒體產製,實際上卻是由不具信譽的媒體製作的內容,甚至是不實資訊。

他指出,在美國有被稱為「社群媒體保護傘」的230條款(Section 230),使得社群媒體無須為平台上的言論負責;此外,社交媒體平台上的內容是打散之後再上架,每個人所看到的內容不同,難以追蹤或監督。在這樣的情況下,平台業者自然會以自身商業利益最大化為優先考量,導致各種劣質甚至誤導性的內容四處流竄。

平台的演算法為了將獲利最大化,就會獎勵那些偏激、能促使人們轉發的資訊,以致現在內容產業的操作都是以快速取得眼球與轉發為導向。這對內容創作者的責任感和創作方向都造成負面的影響。結果是,社群媒體成了境外輿論操作的絕佳環境,每逢民主國家大選,就看見各種假新聞的氾濫。

AP_61966468542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人工智慧與新聞產業及其未來

黃哲斌提到,AI Labs非常關注新聞產業與科技間的關係,曾發起「記者快抄」與「島民衛星」兩個有趣的專案。除此之外,AI對新聞業現況還有哪些可能助益的發展方向?

杜奕瑾表示,「記者快抄」的初衷是利用中立的演算法自動生成新聞內容,藉以達到「內容公正無偏袒」的嘗試;「島民衛星」則是企圖透過更完整、全面的資訊來還原新聞內容。他說,其實自己不覺得有能力做到判斷事實的真假,但希望透過人工智慧建立對事實更完整的理解,防止有心人進行認知的操作。

黃哲斌問道,國外已經開始有些通訊社用AI寫新聞,因此「新聞記者未來會不會被AI取代」的問題也引起熱議,究竟AI會不會讓記者失業?未來新聞記者的價值在何處?

對此,身為科技巨擘的杜奕瑾,給出了很特別的回答。他認為,現在人工智慧在藝術自動生成化,乃至音樂自動生成化等領域,都已經有許多運用,但其實「人的智慧」還是很難被人工智慧取代。「人類無端的創意、對產業的推理、對於事實探究的慾望,以及人自己思想的主軸,都是很難被人工智慧學習起來的。

亦即,對人工智慧而言,天然災害如地震、颱風等,又或者是球賽這類能夠用制式思考模板來構思的資訊,是比較容易處裡的;但是在進行深度報導時,還是需要媒體記者不斷推理、探究、尋訪的能力,「在這部分,人工智慧只能是輔助,思想的主軸,以及如何去陳述、報導、探究,主要還是靠人的靈魂。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