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滅火器結果噴出館長,對某些人來說就像詐欺,但這種道德評斷標準有意義嗎?

打開滅火器結果噴出館長,對某些人來說就像詐欺,但這種道德評斷標準有意義嗎?
Youtube頻道《館長惡名昭彰》直播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接了館長的案子,楊大正也能坦白說雙方「意識形態有落差」,這種表態自由是台灣可貴的所在,也是我們跟中國不同的地方。

也算半個音樂人的我,看到滅火器接館長案子被罵成這樣,其實蠻好奇大家理想的生活方式是什麼?假設館長是柯粉,那這個柯粉願意在疫情下演藝人員沒有收入時,用合理的價格支持柯黑樂團滅火器跟MV男主柯黑柯宇綸,在還沒看到大家的批評時我是笑得蠻開心的。

我認為滅火器要跟誰合作是他們的事,但這些批評中有個比較能說服我的理由,是指滅火器代表一種理念,而跟館長合作背叛了這個理念,等於也背叛了他們的消費者。因為消費者對滅火器的音樂必然帶著一種對台灣未來的想像,而這個未來沒有館長。所以大概如同營養食品標示不實,打開滅火器結果噴出館長,對某些人來說就像詐欺。

如果是這樣,那當然可以來聽我或其他更Indie的樂團,但我必須講,Indie不是單純的酷東西。我們可以不接館長case不是因為我們台灣價值很純無添加,也是因為我們不靠音樂生活。花在打工的時間比音樂更多,這也不是什麼驕傲的事。

話又說回來,在獨立音樂圈,平時做生意的人大概也不會確認對方是深綠才賣;服務業的朋友也不會要求顧客分清楚台灣不等於中華民國;上班族發現老闆政治傾向不同,也很少聽說有人因此辭職;就算是跑Ubereat,按比例,每天也是會跑到幾個白藍粉。

依拿館長錢就是背叛理念的標準,那或多或少,我們也是靠各行各業、政治理念不同的人支撐著生活才有餘裕創作。如果不回到創作的意義本身,而要牽涉過程中每個人的意識形態,那我就出生泛藍家庭,貝斯手爸媽是死忠韓粉,我們音樂裡頭台灣價值的純度,肯定沒有大家想像得那麼高,因為任何人都無法擺脫自己是社會一份子的既定事實。

我們今天談的不是中國、不是國民黨、不是柯文哲、甚至不是親中賣台企業或任何政治人物,我們談的只是館長,一個健身房老闆,一個跟所有黨派包含蔡總統都合作過的網紅,蔡英文連任路上他出的力不會比誰少。

真的要比,鴻海、宏達電、裕隆、台達電、遠東、潤泰、義聯還有台塑集團,2012馬英九參選時有上百位企業主連署支持92共識,他們絕對比館長更藍更親中,但我們自己就很難避開這些大公司,他們的相關企業、員工、家庭乃至於擴散出的生活圈幾乎遍及全台也關係到我們的收入,真的有人能與世隔絕把立場踩得這麼硬嗎?

在民主社會裡,我們生活無可避免地充滿立場各異的人。不是說滅火器罵不得,如果他們是幫國民黨或民眾黨寫歌,必然代表一種背書,那不只是對消費者的背叛,也是對自己的背叛,可是今天情況並非如此。

《本性倔強》無論歌詞、MV或用途,我都找不到好的批判理由,若要求不可利益交換的線,不只要畫在政治上,還要畫到民間企業還有其他政治無關的領域,那我們每個人都很難從中全身而退,這種沒人能合格的道德評斷標準是沒有意義的。

楊大正說,他們今年只拒絕了一個案子,因為牽涉到「中華台北」。我不知道會因為這四個字拒接的藝人有多少,只看到更多藝人連「中國台北」都能接受。在台灣獨立樂團一個個走紅後就跑中國巡迴的此刻,滅火器幾乎是一種典範,象徵願意表態的台灣音樂人也活得下去。即使接了館長的案子,楊大正也能坦白說雙方「意識形態有落差」,這種表態自由是台灣可貴的所在,也是我們跟中國不同的地方。

我認為我們要珍惜這一點,珍惜像滅火器、柯宇綸這類願意說出想法跟大眾討論的演藝人員,不一定是支持,但至少不要讓這些意見交換的場域淪為謾罵,不要讓願意表態的人反而比默不吭聲的人受到更多指責,不要讓其他藝人可以指著他們嘲諷說,看看表態的下場有多慘。

延伸閱讀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