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西方紛紛撤軍阿富汗,「輸出民主」的天真想法也該告終了

隨著西方紛紛撤軍阿富汗,「輸出民主」的天真想法也該告終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之聲編輯Christoph Hasselbach認為,最晚隨著外國軍隊撤離阿富汗,西方關於能在軍事行動配合下在全球實現其價值觀的想法亦消失殆盡。

文:Christoph Hasselbach(德國之聲編輯)

阿富汗軍事使命現在結束了。除在最初階段,該使命遠不止於反恐。很快,它便被認為能給這個災難深重的國家帶來民主、人權、全民教育和繁榮。涉及軍事問題,傳統上持批評態度的德國人,尤其需要這種「更高的」目標作為其參與的理由,而它無疑是一個有價值的目標。

然而,輸出民主的想法已然失敗,且不僅是在阿富汗,而是全盤皆輸。儘管有得到西方支持的政府,今天,阿富汗成了世界上最腐敗國家之一,現政府的實際控制區不斷縮小。而伊斯蘭塔利班可能很快就能重新掌權,——至少是作為未來政府的一部分,但很可能是作為唯一的統治者並通過暴力實現。世界上一些最強大國家近20年艱辛的「國家建設」徒勞無功!

中國成反例

阿富汗並非唯一的例子。2003年,美國總統喬治・W・布希(George W. Bush)發動對伊拉克的軍事干預,不僅是想要把該國從獨裁者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手中解放出來,銷毀其(並不存在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且還設想著把西方的價值觀引入該國。其實,無人會認為這樣做能取得哪怕是一點點的成功。

最後,人們設想,不通過干預,而是通過貿易來改變中國這樣的國家。尤其在德國,人們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增加交流將最終使這個新興國家民主化,並使之成為世界政治舞台上更具包容性的夥伴。

而在此,結果讓人更失望:中國不僅反向發展,而且對內越來越專制,對外越來越富攻擊性。而其制度甚至在全球範圍得到模仿,被認為是為對西方社會模式的一種反設計。

拜登無意「跨代」干預

從這一切中必須得出教訓。涉及阿富汗,早晚得回答這一問題:北約是否應無限期待在那裡,以確保已有成果。美國人最終做出了否定的回答,並由此迫使所有盟國也一並撤出。

不僅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想結束這場「永遠的戰爭」,他的繼任者拜登(Joe Biden)新近也在國會表示,阿富汗使命從未打算成為一項「跨代努力」。由此,兩位截然不同的美國總統以務實態度明確表示了:反恐軍事目的已經實現;其它事情與我們無關。

激勵良政

現在,聯邦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s)指望經由財政支持手段激勵阿富汗實現善治,而不管未來是誰掌權:只在和平努力、維護民主和法治、打擊腐敗和尊重人權方面取得進展的情況下,才提供發展援助。然而,我們雖可提出這樣的要求,但不能抱有幻想。即使是甘尼(Ashraf Ghani)總統領導的相對現代的政府,也礙難接受西方價值觀。

將援助與良政相掛鉤,是德國政府目前在全球發展合作中遵循的原則。這無疑強於不問青紅皂白就把錢轉匯給各國。但是,最晚通過阿富汗,西方該脫離這一天真想法了:可經由軍事手段,向他國一對一地輸出自己的制度。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