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疫苗外交」雖起步較晚,仍能以疫苗有效性對抗中俄布局

拜登「疫苗外交」雖起步較晚,仍能以疫苗有效性對抗中俄布局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拜登政府並未明言,疫苗外交是針對主要競爭對手俄羅斯與中國的反制措施,但相關政策的擬定和推動皆有與兩國在中東歐和印太地區競爭與較量的意涵。

文:崔進揆(國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助理教授)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自2019年12月在中國武漢地區爆發後,新型態的病毒以驚人的速度在全球擴散,至2021年5月,全球已有192國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超過327萬人死於新冠病毒。

美國是世界各國中受到新冠疫情影響最深的國家,不論在確診人數和感染死亡人數上皆是各國之首。防疫、抗疫被2021年1月就任的拜登(Joe Biden)政府列為施政的重點,拜登政府亦在國內疫情趨緩後,開始推動所謂的「疫苗外交」(vaccine diplomacy),並在2021年3月召開的美、日、印、澳「四方會談」(Quad)中提出4國在新冠疫苗生產、投資、配送的計畫與願景,預計在2022年底前向印太地區國家與人民提供10億劑疫苗。

2021年5月,美國政府更進一步宣示將對國際社會提供8000萬劑的新冠疫苗。美國在推動疫苗外交時面對了來自俄羅斯與中國等競爭者的挑戰,兩國過去積極在開發中國家和中東歐國家輸出疫苗,並藉此擴增各自在疫苗受惠國家與地區的勢力與影響力。.

美國政府推動疫苗外交的努力,可以視為拜登團隊多邊主義外交政策的具體實踐,其成效亦將影響著美、俄、中三國在新冠疫情下的國際地位與全球影響力。

前言

中國武漢地區自2019年12月爆發新冠疫情後,病毒以驚人的速度在全球擴散,截至2021年5月,全球已有192個國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超過327萬人死於新冠病毒。(註1)美國雖是世界強國,科學技術領先各國,但面對新型態病毒的肆虐,卻也無法獨善其身,置身事外。2020年2月美國本土發現首例的新冠確診者後,截至2021年6月9日已有3339萬人確診,59萬人死於新冠疫情,不論在確診人數和感染死亡人數上,美國皆是世界之首。(註2)

為防止新冠疫情的擴散,自疫情爆發後,美國、俄羅斯、中國和歐盟國家皆逕相投入疫苗的研發和生產工作,目前美國國內已有輝瑞(Pfizer-BioNTech)、莫德納(Moderna)、嬌生(Johnson & Johnson’s Janssen)三款疫苗量產,而拜登政府在2021年1月就任後更將抗疫列為施政的重點工作,並盼全美民眾在2021年7月國慶之時可以進行小型聚會,讓生活回歸常態。(註3)

拜登本人亦於2021年4月21日的全美電視演說中宣布疫苗施打的計畫相當順利,全美已提早完成2億劑疫苗接種的目標。(註4)雖然目前美國部分地區的感染率仍在增加,但因為疫苗的接種,以及醫療照護品質的提升,全美染疫的死亡率已呈現持續下降的趨勢。

除了國內的抗疫與防疫,疫苗外交(vaccine diplomacy)已是疫情時代下大國外交與政治角力的另一特色,美國正試圖防止俄羅斯和中國等競爭對手藉由輸出疫苗的方式,在全球,特別是開發中國家,拓展政治實力與影響力。

在2021年3月12日的美、日、印、澳「四方會談」(Quad)中,拜登政府首度公開承諾將透過國際合作的方式向亞洲大部分的地區與國家提供至少10億劑的新冠疫苗,並計劃提供疫苗給中低收入的國家。(註5)5月17日,美國政府更進一步表示在未來6週內將向全球輸出8000萬劑疫苗,其中包括輝瑞、莫德納、嬌生和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 AZ)四種疫苗。(註6)

相較於前任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於多邊主義外交的質疑與批評,拜登政府矢言重振美國在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中的領導力,而重返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和積極參與疫苗全球取得機制(COVAX),是拜登政府在公衛議題和國際組織參與上,重現美國領導力、重塑國際秩序的關鍵。

面對俄羅斯和中國等修正主義專制國家在各領域對美國與美國主導世界秩序的挑戰,疫苗外交已成為美、中、俄三 國在國際公衛治理和外交場域上競爭的關鍵,而推動疫苗外交的成效更將影響三國的國際地位和全球影響力。

拜登政府的多邊主義外交與疫苗外交

拜登在與川普競選時強調,當選後將重振美國在國際事務和國際組織參與的領導力,認為川普主政下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思維,不僅在氣候變遷、全球暖化、中國威脅、伊朗核協議、WHO參與、邊境管制與移民等議題衝擊了美國的對外關係,更挑戰了美國長期以來在國際事務上所奉行的價值與原則。

拜登在2021年1月就任後修正了川普時代的外交、安全政策,不僅主導美國重返《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和WHO,暫停美墨邊境隔離工程的修建,更表示願意重新考慮透過核協議來處理伊朗核子進程問題。

至於眾所關注的中國政策,拜登政府基本上認同川普時代圍堵「中國威脅」的戰略目標,只是認為在抗中的 政策路線上應做適度的修正與調整,強調結合國際社會與理念相近國家之力共同對抗中國威脅的重要性與必要性。拜登政府對於美國盟邦的重視,以及要求國際社會對於中國與俄羅斯等威權主義國家的正視,符合許多歐洲國家對於美國的期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