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倫敦設計雙年展台灣館總策展人劉耕名:台灣人有多迷信?從宗教探索台灣與世界的連結

【專訪】倫敦設計雙年展台灣館總策展人劉耕名:台灣人有多迷信?從宗教探索台灣與世界的連結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廟宇文化」這個具有代表性的台灣文化習俗,在Bito團隊的詮釋之下,以《Swingphony》為主題登上2022年倫敦雙年展(London Design Biennales)的世界舞台,展現在世人面前。

微光暈出黃色的燈籠紙,點亮了紅色底座。一盞盞的艷黃色燈籠排列在五層架上,環抱著展間與中央的黑色長桌。暖黃色的燈光由明到暗來回閃爍,宛如寺廟裡的燭火與光明燈,為到訪者傳遞幸福與祥和。桌面上的節拍器擺針發出「噠、噠、噠、噠、噠……」的聲音,彼此一開始的節奏雖然不同,但慢慢地達到整齊劃一的頻率。沈浸在現場燈光與聲音所營造的氛圍,彷彿進入了一個超脫現實的和諧世界。

「我會一直聽到誦經的聲音,集體誦經的聲音,這個聲音就是非常peace(平和),能夠促使你感覺到自己好像轉換到另一個空間。雖然人很多,但是你進入到那個空間之後就會有不同的心境。」Bito團隊的創辦人劉耕名,小時候到萬華住家附近的龍山寺拜拜時,總會聽到人們在廟裡祈禱時發出的聲響,以及感受到民間信仰所帶來的能量。

「廟宇文化」這個具有代表性的台灣文化習俗,在Bito團隊的詮釋之下,以《Swingphony》為主題登上2022年倫敦雙年展(London Design Biennales)的世界舞台,展現在世人面前。

《Swingphony》| Taiwan Pavilion Showreel from Bito on Vimeo.

信仰是台灣的根:隨身攜帶的平安符、籤詩與遍地可尋的廟宇

「我家自己也有神桌,從小到大遇到什麼事,或是遇到什麼困難就是拜一下,初一十五、什麼事都拜一下,經過路邊的廟就拜一下。這個DNA已經深入大部分民眾的心中。」對許多台灣人來說,劉耕名對於「廟宇文化」的描述是每天都會經歷的生活場景,也是屬於在地的共同記憶。

根據行政院的資料,台灣這座島嶼上共有22種大大小小的宗教信仰,因基於憲法的保護而能夠深入到民間各個角落。在未加上其他私人宗教場所的情形下,全台在內政部登記有案的宗教建築如寺、廟、教堂等截至2018年為止則有超過1萬5千座。

其中許多廟宇像是台中的大甲鎮瀾宮、臺北的龍山寺與行天宮、高雄的佛光山寺等等都是國內外信徒前往拜訪的重要宗教場所,香火鼎盛且遠近馳名。每年吸引超過百萬進香民眾參與的大甲鎮瀾宮媽祖遶境,更是展現了台灣民眾對於宗教活動的積極參與。廟宇文化在台灣已儼然成為獨一無二的全民運動。

2021倫敦設計雙年展台灣館主視覺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2021倫敦設計雙年展台灣館主視覺

「我們那天在開會要啟動這個案子的時候,每個人掏出自己的皮包,然後大家把所有皮包裡的護身符都拿出來,劈裡啪啦,二三十個這樣擺滿整個桌上,我可能個人就五個。對,你看台灣人有多迷信。」劉耕名笑著描述大家因宗教信仰而擁有的共同默契。

劉耕名接著說:「就是有紅線的,然後也有車子的平安符,懷孕的人也有生產平安的,考試有考試平安、做生意的有招財的,還有上次或某年抽到的上上籤,慢慢被攤開來,然後有發財金的、紅包的,或是折成六邊形的。我覺得信仰還有信念(faith)這件事情,不斷重複地出現在我們身邊影響著我們。這就是台灣人的根。」

而秉持著對這份對在地信仰的重視與發現,Bito的創作團隊啟動了為期半年的#Taiwan Temple Discovery計畫,由攝影師暨影像設計高慶和帶領工作團隊成員一起跑遍超過20個鄉鎮,採集並記錄了超過50間廟宇。

事實上,Bito創作團隊最初從Google map開始規劃行程,到後來發現調查結果越來越有趣,於是便進一步地將計畫延伸到全台的廟宇與祭典。對於劉耕名與Bito的創作團隊來說,#Taiwan Temple Discovery不只是他們觀察台灣廟宇文化最直接的方法,更是他們採集台灣在地文化的一個開端。

劉耕名說:「就是這個計畫,我們發現:哇,好酷喔,台灣的廟真的是寄生之廟!就是寄生在各種你想像不到的地方。我們有一系列的發現都是在橋底下的,也就是台灣橋、各種橋的底下會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公廟。我們發現在兩座很高的大樓中間會夾著一座小廟,或是在某個鐵窗中間凸出來的地方其實就是一座廟的一部分,或是面向大海的媽祖廟,而在夜市裡一定會有廟口,甚至是supermarket(賣場)裡面可能也藏了一座土地公廟。就是因為台灣人這麼地自由奔放,所以在這50年內、100年內(短短的時間)發展出完全有別於閩南文化的所謂「台灣廟宇文化」,也就是各式各樣的。」

2圖說:本次海外展出希望讓觀眾能有沈浸於廟宇的的平靜安定感,運用燈籠充滿呼吸感的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本次海外展出希望讓觀眾能有沈浸於廟宇的的平靜安定感,運用燈籠充滿呼吸感的燈光設計及影像裝置包覆空間。

從無形到有形,透過《Swingphony》營造療癒的儀式

排除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技術性挑戰,劉耕名也表示,「『有形化』這件事情,就是怎麼讓抽象的感覺,像是將燈籠象徵的『希望』可視化、可以聽到。這到底要怎麼做到?我覺得這個是最大挑戰。」如何在坪數不大的展覽空間營造出意境氛圍,以及將台灣廟宇文化的視覺語言轉譯,也是劉耕名與Bito團隊在創作《Swingphony》的時候非常重視的面向。

除了維持說故事的節奏之外,Bito團隊揉合了其對於產品設計、空間設計以及影像設計的專業,將三種不同的媒材帶入展場空間,營造層次感豐富的視覺、聽覺與感覺效果。

不同於以往的作品,Bito團隊在《Swingphony》的展場空間刻意地弱化了影像所帶來的視覺衝擊,而是將觀眾的視線引導到數量眾多的燈籠,以及桌面上左右擺動的節拍器擺針。

7_圖說:節拍器的設計包含了:擺針的意象以及上方的紅光來自於廟宇「燃香」的元素、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節拍器的設計包含了:擺針的意象以及上方的紅光來自於廟宇「燃香」的元素、正面的形狀象徵雙手合十的意象、俯瞰角度結合了天圓地方的哲學概念。

微弱的燈籠光與清脆的聲響在空間中閃爍、迴盪,當觀眾走到展間中央,便會被黃色的燈光包覆,神聖莊嚴之感將會在心中尤然而生,再伴隨著規律的聲響,彷彿走進一場儀式。直到節拍器達到「共振」,闡釋主題意義的影像才會瞬間被啟動,而觀眾的目光則會聚焦到牆上的螢幕,與空間的其他物件再次產生共鳴。

《Swingphony》的燈籠、節拍器與影像如同三種不同的形式與階段,因為觀眾的參與而形成儀式,並在最後傳達Bito團隊對世界的正向祈願與祝福,進而達到療癒的效果。

作為華人文化中重要的符號,展覽的燈籠對於那些不曾來過台灣的觀眾來說也是可以輕易瞭解的物件。Bito團隊藉由燈籠符號中帶有的神聖性,以模糊化、抽象化的方式將燈籠化身成為展覽的基底,營造了展覽的氣氛。

5圖說:當觀眾進到場內即感受到燈籠的包覆感,搭配結合音樂及燈光設計,等待節拍器達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當觀眾進到場內即感受到燈籠的包覆感,搭配結合音樂及燈光設計,等待節拍器達到共振的狀態。

由於節拍器本身的律動就是一個重複循環的節奏,Bito團隊在與廣達技術長Ted討論之後,決定以節拍器結合物理學舒曼波的「共振」原理來回應展覽主題,透過人類與自然的共振,將觀眾帶入與地球頻率相同的地帶,加強展覽中宛如冥想、集體誦經般的重複且穩定的力量。黑色節拍器設計靈感來自於手持燃燒線香的祭拜動作以及華人文化中的「天地方圓」意象,而擺針上鮮紅的LED燈則像是拜拜的線香,在左右搖擺中為天地祈福。

7_圖說:節拍器設計手稿_photo_credit_Bito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節拍器設計手稿。

「我們一開始的題目可能不是走這個方向,可是疫情馬上爆發,所以那時候我們就想既然這樣,我就覺得我們應該要給大家一種惜福的感覺,因為在疫情剛爆發的時候,大家其實是很恐懼,對於未來是很未知的,所以我那時候希望這個由台灣出發的展覽,要帶給大家的是「希望」,是「calm」(平靜),是「peace」(平和),也是消除你的焦慮。」因疫情而萌生的創意,劉耕名與Bito團隊透過《Swingphony》表現了「共鳴」的普世性與包容性(inclusive)。

「我覺得我的出發點不是非常宗教的,我覺得這是個無神論者、或是基督教徒、回教徒都可以去理解的作品。這個展覽其實就是一個正向的goodwill(善意),念念不忘必有迴響。」《Swingphony》所營造出的儀式氛圍並沒有針對特定的族群或是宗教,而是透過集聚包容性的台灣廟宇文化的意象,傳遞普世共有的價值。

Bito團隊與劉耕名:藉由Design Feeling創造跨越五感的體驗與感動

Bito這個品牌是如何創造出結合視覺、聽覺與感覺的作品?劉耕名對此侃侃而談,「對我來說,在這個時代最重要是feeling(感受),就算你做的再酷再炫,還是可能會被忘記,可是你永遠不會忘記你所感受到的感動。我一直在倡導的就是design feeling(設計感受)。Design Feeling並不是憑感覺在做,而是我們怎麼用同理心去站在觀眾的角度,帶給他們什麼樣的感受 。」

Bito的工作團隊並不會將自己定義成廣告、影像或是動畫設計公司,而是在多元且動態的工作環境裡,透過不同的技術與專業來向大家說故事,並且用不同的創意元素去創造各種體驗,挑戰極限並創造出各種可能。

Victoria_Broackes,_Director_of_London_De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Victoria Broackes,倫敦雙年展總監。

就像Bito的工作團隊原本打算在《Swingphony》展廳內讓觀眾自己拿著節拍器去體驗「共振」,並且在現場加入台灣廟宇的味道,比如檀木香、檜木香等等。但是礙於觀眾在疫情中必須戴口罩,也不能觸碰展品,所以便沒有在最後實現原訂計畫。

「為什麼讓每一個人拿,因為每一個節拍器代表一個individual(一個人)。這個節拍器就是你,而將你放上去(桌面)你對他就會有連結,可以跟另一個節拍器達到共振。其實那感受的區別是你會不會只會是個旁觀者?我覺得這兩種方式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劉耕名對於Bito所創作的「體驗」進行解釋。這種體驗不僅是在螢幕中創造角色,而更可以是對於空間、對於真實進行敘述。

「廣告以前的定義其實就是,在創造一個形象吸引你去買這個東西,可是我覺得『真實』以及『內容』現在才是吸引顧客去認同品牌最重要條件。就是『真實』這件事,也就是我們不再是美化商品,而是去跟客戶一起發掘到企業的本質,把本質用一句話,用影像再去呈現出來。我覺得我們是在做這樣的事情。」劉耕名如是說道。

台灣的色彩、台灣的pattern:在世界找到話語權

「我們希望把廟宇的造景,或是一些很真實的顏色,用電腦的特性去創造流動的,像香的煙霧慢慢散散一樣影像,我們就是用這樣很抽象的方式去呈現台灣的colour(顏色)。」

#Taiwan Temple Discovery不只是為《Swingphony》找出展覽的顏色基調,更幫助Bito團隊挖掘出心中的台灣色彩。Bito團隊運用電腦特效去處理那些在#Taiwan Temple Discovery計畫中拍攝的照片,進而產生出流動的、發散的,無法用肉眼辨識卻又十分熟悉的影像。

c5ccd49b1c833666511d03bff0e096cef_462069
Photo Credit: Bito提供
現場觀眾。

這些影像就像是那些隨著全球化與時間流動而消逝的台灣文化與老物件,雖已逐漸變得模糊,但卻對在地人來說仍舊充滿親切感。這個複雜的心情,對於曾經旅居紐約10年的劉耕名來說更是體驗深刻。因此,保留與紀錄台灣的在地文化,也是劉耕名與Bito所關注的事情。他們透過設計、透過影像等媒介向世人展示台灣的美麗。

作為Bito的領導者,劉耕名表示:「尤其是在這種世界的展覽,它就像是世大運一樣。世大運就是奧運大學版,我們怎麼讓大家都來台灣的時候,讓大家都看到the beauty of Taiwan(台灣之美)。Bito在很多本土專案的執行上,都希望能去highlight(強調)這件事。我相信很多設計團隊都在做這件事情。我可能是非常focus在視覺語言上,希望台灣的視覺語言可以在global(世界)被看到。」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