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氣候風險與機會】2021是氣候行動成敗關鍵年,台灣如何不再「看天臉色」?

【台灣氣候風險與機會】2021是氣候行動成敗關鍵年,台灣如何不再「看天臉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主流媒體描述氣候的用字愈來愈強烈,而台灣主要面臨的氣候風險議題,亦皆連動社會、經濟與人民健康,若不積極重視,不僅會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在人民健康與勞動力影響上亦成為社會隱形的負擔。

文:梁曉昀

全球正頻繁地面臨極端天氣的危機與影響,2019年《牛津字典(Oxford Dictionaries)》將「氣候緊急狀態(climate emergency)」列為2019年度代表字, 其定義為「需要立即採取行動以減少或停止氣候變遷,並避免因氣候變遷造成不可逆轉的環境損害等情況」,作為反映當代社會風氣與關注重點,面對國際主流媒體描述氣候的用字愈來愈強烈,正表示該情況已達臨界點。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加上極端天氣影響雙重打擊,聯合國秘書長Antonio Guterres直言:「2021年為氣候行動成敗的關鍵年」。

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4月發布的《2020年全球氣候狀況》(State of the Global Climate 2020)報告書中顯示,自2015年至今的這六年是記錄以來最熱的六年,且儘管2020年為反聖嬰年,但仍是最熱的前三年之一,且較工業化前(1850年~1900年)全球平均溫度高出1.2°C,雖然經濟成長的減緩使碳排放量有明顯的趨緩,但主要溫室氣體濃度仍繼續增加,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濃度已超過410 ppm,預估今年度恐達414ppm,早已超過跨過400 ppm警戒線,甚至不斷往前衝。

且根據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出版的《2021全球風險報告》(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1)統計結果發現,全球潛在最大風險評估中,前五名分別為極端天氣、失敗的氣候行動、人為環境 災害、傳染性疾病與生物多樣性下降,環境衝擊即佔據前五名。讓各界無不積極重視環境對人類造成的威脅。

極端旱澇、淹水等實體氣候風險直搗民生

正當我們在家安心吹著冷氣看著國外新聞野火肆虐、洪災氾濫等情況時,時常隨著關閉電視的那一刻,便忘記我們同住同一個星球,忘記天災的嚴重性。

然而,極端氣候危機仍隨時威脅著我們,例如:台灣今年正面臨52年以來最嚴重的旱災,直至近期梅雨季到來才短暫解除該危機,甚至一下雨便創下降雨紀錄,造成諸多地區淹水。事實上,各式升溫模擬情境下,皆顯示全球平均降水量與溫度變化呈現性關係,推估未來全球升溫會造成全球平均降水量增加,無論乾、濕季皆有此現象,且濕季增加幅度大於乾季(TCCIP,2017)。

綜觀過去台灣降雨變化量並不明顯,但枯水次數與豪雨日數略有增加,小雨日數則是減少,可見整體乾、濕季節之差異越趨明顯。

極端旱澇情況問題不僅影響農業、工業與民生用水,間接影響供應鏈外,亦可能影響發電效果,例如2020年再生能源總發電量下滑的主因之一,是來自於慣常水力的發電量,受到降雨量不足、水情不佳影響,遽降了25億度,較2019年減半,創2002年以來新低。

而極端降雨使台灣必需積極重視淹水問題,尤其台灣地形與海平面上升等影響,國家災防中心指出淹水災害多分布於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等西南沿海縣市(TCCIP, 2017)。另根據美國Climate Central氣候研究智庫於2019年運用地理圖資,計算全球在不同升溫情境下的淹水風險,在考慮防洪水準升等之條件下,台灣2050年時處於每年一次洪水頻率的人數達200萬人,若未積極減碳,2100年時恐達400萬人受影響。

chart
不同碳排情境下的淹水頻率與影響人數推估 | 彙整自 Kulp&Strauss (2019)

其次,台灣主要面臨的氣候危機還有颱風。雖然全球熱帶氣旋發生的頻率與暖化間的變化並無直接關係,有待科學家進一步釐清,但近乎所有研究皆指出因海面溫度上升,大氣中水氣含量明顯增加,使降水能力強的颱風比例增,滯留時間也長,在整體強度增加的情況下,易造成高災損。

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NCDR)評估過去50年間(1970-2017)對台灣造成嚴重影響的颱風,運用主要的六項強降雨指標 [註],排序前10%的強烈颱風,共抓出24個,於1970-1994年間有8個颱風,而1995-2017年間卻有16個,顯示極端強降雨颱風事件發生機率越趨頻繁,其中以莫拉克風災最令人印象深刻。

另根據行政院農委會《農業統計年報》的統計數據,近十年(2004至2016年)來,台灣有高達 76%農業損失為颱風災害所致。以過去五十多年統計颱風造成的農業災損計,因不穩定的颱風數目難以辨別出災損是否有逐年提高之趨勢,且需考量耕地面積逐年遞減之變因;因此NCDR以每單位面積評估因颱風損失金額作判斷,發現受災害影響加劇,損失金額有逐年提高之趨勢,另可能也受經濟作物精緻化與高單位影響,使未來每單位損失比增加。

chart
颱風造成之單位面積農業損失統計圖(含趨勢線)| 資料來源:台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2018

再者,除了上敘極端旱澇、颱風造成的淹水情況外,亦須注重極端高溫發生的頻率與風險,過去五十多年無論是全球或台灣發生極端溫度的情況越趨頻繁,尤其台灣極端高溫頻率增、強度增,極端低溫的頻率則是減少,強度減弱,且台灣過去高溫事件近九成多集中於夏季(6-8月)發生,但未來可能在5-9月發生的比例增加(孫天祥,2018)。

極端高溫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包含熱痙攣、熱衰竭、熱中暑等,其中熱中暑最嚴重,若處理不當,會導致器官衰竭,甚至死亡。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資料分析,嚴重中暑案例過去十年增加3.5倍,其中男性比女性多三倍,近八成的年齡是位於19至64歲,屬於工作年齡的族群,因此暑熱對台灣民眾健康所造成的直接衝擊不容小覷。

雖然中央氣象局等相關單位已共同建立起「健康氣象」的資料,即考量溫度、相對濕度、太陽輻射及風速等四個影響人體熱壓力參數的「熱指數」為背後學理基礎,為各地預報「熱指數」,提醒各地民眾在不同熱壓力的環境中,做好保護措施,但政府單位應盡速建立起勞工熱傷害機制等保障措施,以應對加劇的氣候風險。

新北三峽登革熱群聚擴散 大區塊加強消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最後,台灣若一年四季暴露於高度氣候風險,除了對人民健康、經濟損失有所影響外,更可能對公共衛生造成影響。尤其洪災過後易引發病媒蚊等傳染病擴散,台灣目前以登革熱為蟲媒傳染病,根據國內研究台灣氣溫與降雨型態的改變正逐漸更適合登革熱病媒蚊孳生,因此模擬RCP8.5最糟情境下,埃及斑蚊可能在世紀中(2046-2065年)越過台灣北迴歸線以北的縣市,甚至遍布澎湖外島(傅宗襁等,2020)。

雖已有零星個案,但須防守的範圍將擴大許多,相關應對策略,如:分配防疫資源、進行地方公共衛生教育等措施,更應謹慎思考國際間人員流動頻繁所帶來的後果。

另外,根據華盛頓大學健康計量與評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IHME))資料顯示,台灣前十大死因中,空氣汙染位居第八名,諸多研究指出缺血性心臟病、中風、肺癌慢性病阻塞性肺病的死亡個案,多與PM2.5風險暴露有關,甚至有1/5可歸因於PM2.5,甚至近期陽明交大急重症醫學研究所專家指出,空氣懸浮微粒會開啟人體細胞接受新型冠狀病毒的通道,提高染疫風險(侯冠州,2021)。

綜觀台灣主要面臨的氣候風險議題,都可發現其連動社會、經濟與人民健康,若不積極重視,不僅會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在人民健康與勞動力影響上亦成為社會隱形的負擔。

資料來源

註解

  • 運用颱風特性(尤其極端降雨)的六項關鍵指標,分別為:「最大事件總降雨量」、「最大 24 小時累積降雨量」、「最大 6 小時累積降雨量」、「最大時雨量」、「最大五測站平均降雨量」 及「所有測站平均降雨量」作為極端降雨綜合指標。

內文多引敘自2021年4月出版的《台灣氣候風險與機會》,更多資訊請詳見其報告書。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