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氣候風險與機會】2021是氣候行動成敗關鍵年,台灣如何不再「看天臉色」?

【台灣氣候風險與機會】2021是氣候行動成敗關鍵年,台灣如何不再「看天臉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主流媒體描述氣候的用字愈來愈強烈,而台灣主要面臨的氣候風險議題,亦皆連動社會、經濟與人民健康,若不積極重視,不僅會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在人民健康與勞動力影響上亦成為社會隱形的負擔。

文:梁曉昀

全球正頻繁地面臨極端天氣的危機與影響,2019年《牛津字典(Oxford Dictionaries)》將「氣候緊急狀態(climate emergency)」列為2019年度代表字, 其定義為「需要立即採取行動以減少或停止氣候變遷,並避免因氣候變遷造成不可逆轉的環境損害等情況」,作為反映當代社會風氣與關注重點,面對國際主流媒體描述氣候的用字愈來愈強烈,正表示該情況已達臨界點。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加上極端天氣影響雙重打擊,聯合國秘書長Antonio Guterres直言:「2021年為氣候行動成敗的關鍵年」。

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WMO)4月發布的《2020年全球氣候狀況》(State of the Global Climate 2020)報告書中顯示,自2015年至今的這六年是記錄以來最熱的六年,且儘管2020年為反聖嬰年,但仍是最熱的前三年之一,且較工業化前(1850年~1900年)全球平均溫度高出1.2°C,雖然經濟成長的減緩使碳排放量有明顯的趨緩,但主要溫室氣體濃度仍繼續增加,全球二氧化碳平均濃度已超過410 ppm,預估今年度恐達414ppm,早已超過跨過400 ppm警戒線,甚至不斷往前衝。

且根據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出版的《2021全球風險報告》(The Global Risks Report 2021)統計結果發現,全球潛在最大風險評估中,前五名分別為極端天氣、失敗的氣候行動、人為環境 災害、傳染性疾病與生物多樣性下降,環境衝擊即佔據前五名。讓各界無不積極重視環境對人類造成的威脅。

極端旱澇、淹水等實體氣候風險直搗民生

正當我們在家安心吹著冷氣看著國外新聞野火肆虐、洪災氾濫等情況時,時常隨著關閉電視的那一刻,便忘記我們同住同一個星球,忘記天災的嚴重性。

然而,極端氣候危機仍隨時威脅著我們,例如:台灣今年正面臨52年以來最嚴重的旱災,直至近期梅雨季到來才短暫解除該危機,甚至一下雨便創下降雨紀錄,造成諸多地區淹水。事實上,各式升溫模擬情境下,皆顯示全球平均降水量與溫度變化呈現性關係,推估未來全球升溫會造成全球平均降水量增加,無論乾、濕季皆有此現象,且濕季增加幅度大於乾季(TCCIP,2017)。

綜觀過去台灣降雨變化量並不明顯,但枯水次數與豪雨日數略有增加,小雨日數則是減少,可見整體乾、濕季節之差異越趨明顯。

極端旱澇情況問題不僅影響農業、工業與民生用水,間接影響供應鏈外,亦可能影響發電效果,例如2020年再生能源總發電量下滑的主因之一,是來自於慣常水力的發電量,受到降雨量不足、水情不佳影響,遽降了25億度,較2019年減半,創2002年以來新低。

而極端降雨使台灣必需積極重視淹水問題,尤其台灣地形與海平面上升等影響,國家災防中心指出淹水災害多分布於彰化縣、雲林縣、嘉義縣、台南市、高雄市、屏東縣等西南沿海縣市(TCCIP, 2017)。另根據美國Climate Central氣候研究智庫於2019年運用地理圖資,計算全球在不同升溫情境下的淹水風險,在考慮防洪水準升等之條件下,台灣2050年時處於每年一次洪水頻率的人數達200萬人,若未積極減碳,2100年時恐達400萬人受影響。

chart
不同碳排情境下的淹水頻率與影響人數推估 | 彙整自 Kulp&Strauss (2019)

其次,台灣主要面臨的氣候危機還有颱風。雖然全球熱帶氣旋發生的頻率與暖化間的變化並無直接關係,有待科學家進一步釐清,但近乎所有研究皆指出因海面溫度上升,大氣中水氣含量明顯增加,使降水能力強的颱風比例增,滯留時間也長,在整體強度增加的情況下,易造成高災損。

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NCDR)評估過去50年間(1970-2017)對台灣造成嚴重影響的颱風,運用主要的六項強降雨指標 [註],排序前10%的強烈颱風,共抓出24個,於1970-1994年間有8個颱風,而1995-2017年間卻有16個,顯示極端強降雨颱風事件發生機率越趨頻繁,其中以莫拉克風災最令人印象深刻。

另根據行政院農委會《農業統計年報》的統計數據,近十年(2004至2016年)來,台灣有高達 76%農業損失為颱風災害所致。以過去五十多年統計颱風造成的農業災損計,因不穩定的颱風數目難以辨別出災損是否有逐年提高之趨勢,且需考量耕地面積逐年遞減之變因;因此NCDR以每單位面積評估因颱風損失金額作判斷,發現受災害影響加劇,損失金額有逐年提高之趨勢,另可能也受經濟作物精緻化與高單位影響,使未來每單位損失比增加。

chart
颱風造成之單位面積農業損失統計圖(含趨勢線)| 資料來源:台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與調適知識平台,2018

再者,除了上敘極端旱澇、颱風造成的淹水情況外,亦須注重極端高溫發生的頻率與風險,過去五十多年無論是全球或台灣發生極端溫度的情況越趨頻繁,尤其台灣極端高溫頻率增、強度增,極端低溫的頻率則是減少,強度減弱,且台灣過去高溫事件近九成多集中於夏季(6-8月)發生,但未來可能在5-9月發生的比例增加(孫天祥,2018)。

極端高溫對人體造成的傷害包含熱痙攣、熱衰竭、熱中暑等,其中熱中暑最嚴重,若處理不當,會導致器官衰竭,甚至死亡。根據衛福部國民健康署資料分析,嚴重中暑案例過去十年增加3.5倍,其中男性比女性多三倍,近八成的年齡是位於19至64歲,屬於工作年齡的族群,因此暑熱對台灣民眾健康所造成的直接衝擊不容小覷。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