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解放乳頭?那就快成立「護頭盟」吧

反對解放乳頭?那就快成立「護頭盟」吧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此「裸露將導致性犯罪」的說法就像「解除髮禁會讓中學生品行變壞」,從實務面或倫理學面都是說不通的。

「解放乳頭」是近來頗為熱門的平權運動。因為各大社群網站長期不對等看待男女裸露,終於引起許多知識份子不滿,對此提出了各類的倡議,像是自拍露乳頭的照片上傳。

在平權主義者努力貼圖的同時,各社群網站也「努力關閉」這些使用者的帳號,其標準遠超過法律的限制。爭議雖然越演越烈,但在權力不對等的狀況下,網站管理方似乎不打算退讓。

「開放派」主張裸露與否是個人的自主權力,就算在公開的領域要有所限制,其標準也該男女齊一。反對者則主張男女的身體性徵形態不同,平權不該如此表面。也有人提出露乳可能會提高犯罪率的說法。

因為吵的是「權力」「權利」「自由」「平等」的主題,會讓人覺得正反兩方是在爭論道德原則。但或許會讓多數人感到驚訝的是,其實關於裸露的爭議,並不太算是倫理議題。

當你說女性「不應」公然露出乳頭時,你也清楚這只在某些狀況下成立。像我們現在鼓勵母乳親餵,因此在公開場合餵哺母乳,反而是種「神聖儀式」,你去制止,鐵定會被旁人拍下上傳,然後被網路鄉民罵到飛起來。

你必須承認,有時露乳頭「怪怪的」,有時則有「崇高的價值」,這就無法指稱「公開露出乳頭」有必然的對錯,對錯的關鍵會是其他的考量,像是否能帶來更大的利益,是否展現某些意識形態的核心信念等等。

因此「露出乳頭與否」就不會是道德對錯的判準,透過露出乳頭所展現的價值與意義才是判斷的重點。

但我們對於「管理乳頭」的確存在一些規定,這些規定也不只是法律,還有一些未形諸文字的規約,但這些規約又不是道德,那會是什麼呢?

是「禮儀」。「禮儀」是社群對於特定活動的行為規範,其中可能有許多宗教和傳統禁忌的成份,往往不見得能合理的說出「為什麼」,只是約定俗成。像為什麼過去男性不能露出乳頭,現在可以,多數人就說不出一套道理。

曾長期存在的「中學生髮禁」就是種禮儀規範,不是道德要求。廢除髮禁之後,這個社會沒有什麼太大的質變,頂多就是一些表面互動方式連帶轉變(減少浪費在檢查頭髮的人力、時間、金錢),我們的社會依然朝卓越發展。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道德」不同,如果道德規約有所轉變,整個社會將有根本的變化。若廢除「應信守約定」這條道德律,你可以想見接下來會有多大的混亂,甚至導致社會的崩解。

道德在單一社會中通常有「一貫性」,而許多被我們誤以為是「道德」的「禮儀」,其實都缺乏這種特性。

「裸露」就是這樣的行為。就某些宗教的標準,我們社會當前的裸露方式,必然導致男姦女娼,但實際上呢?我相信多數台灣人也覺得還好。千人斬還是千人斬,和右手交往的宅宅依然是宅宅。很多包得比台灣還緊的國家,大家對於他們的道德表現也不見得都能認同。

因此「裸露將導致性犯罪」的說法就像「解除髮禁會讓中學生品行變壞」,從實務面或倫理學面都是說不通的。你很可能只是在美學上不欣賞這種行為而已,而我為何要依你的美學標準來限制我的身體?

硬要把裸露這種禮儀與道德掛勾(這是中國的特色,「禮」被視為道德的一環),只有一個向度,就是「執禮」的時候要「適宜」。而適宜的標準是可能變動的,像過去中上階層的男性在公開場合都不宜露出乳頭,但現今的許多場合都已經「適宜」,甚至被視為是身驅權力的展現。

許多平權主義者貼出自身露乳頭的照片,就是想透過大量的展示行動來促成這種「適宜標準」的變動。看多了就見怪不怪,當然就「宜」了,也達成移風易俗的效果。

所以我們應該如何面對「解放乳頭」運動?如果你對解不解放沒有意見,當然可以不表態,讓一切自然轉變。這個社會不見得會變得更開放,說不定也會因為流行產業的引導而復古、保守起來。畢竟商業力量的推動效果比知識份子要來得強多了。

至於反對者呢?我認為反對者可以有相對的表示,比如說發起「護頭盟」(守護幸福乳頭行動聯盟),主張乳頭是神的恩賜,只有神可以露乳頭,人必須要藏好才會幸福,接著跑去海灘把所有男性的乳頭都用膠帶貼起來。雖然這樣應該會被打,但會有類似「解放乳頭」的媒體效果,可以形成一種對話的態勢。

具體的動作才能推動禮儀標準的漂移,請多做事,少嘴炮。光是在那嘲笑、意淫推動「解放乳頭」的女性,只會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傻子。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人渣文本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