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們,打破兼顧家庭與事業的迷思吧! Facebook營運長:「女超人是我們的勁敵」

女人們,打破兼顧家庭與事業的迷思吧! Facebook營運長:「女超人是我們的勁敵」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其苦思「我們能否兼顧一切?」,我們應該問更實際的問題:「我們能否做到一切?」想要兼顧生活與事業的最好方法,就是仔細思考自己的選擇,劃下界線、堅持自己的底線。

文: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Facebook營運長

「完美是我們的敵人,女超人是我們的勁敵。」

「兼顧一切」(Have it All)這個詞的發明,或許是有史以來對女人設下的最大陷阱。這四個字在演講、新聞標題、文章中不斷被討論、傳播,原本是為了激勵女性,結果反而讓所有女人都覺得自己不及格。我從沒遇過任何女性或男性肯定地說:「對,我兼顧一切了!」因為不管我們擁有什麼、對擁有的多麼感恩,沒有人敢說自己真的兼顧了一切。

我們也不可能兼顧一切,這概念明顯違反了經濟學和常識的基本原則。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經濟學教授雪倫.帕策特(Sharon Poczter)解釋:

「『兼顧一切』這種過時的說法,忽略了經濟關係的基礎:取捨、交換。每個人的人生,都是在做『限制最優化』(constrained optimization),試圖在事業、孩子、關係等參數下,追求效益最大化,竭盡所能地分配時間。由於時間是有限的資源,所以沒有人能兼顧一切,宣稱自己兼顧一切的人,很可能是說謊。」

「兼顧一切」只是種迷思,就像所有的迷思一樣,它傳遞警示訊息,要大家小心。想想伊卡洛斯(Icarus)吧!他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和父親一起用蠟做的羽翼要逃離克里特島。父親警告他,別飛太靠近太陽,但伊卡洛斯不理會警告,飛得更高,結果翅膀融化了,伊卡洛斯墜落地面。同時追求事業和生活,是個可以達到的崇高目標,但是有極限。女人應該學習伊卡洛斯,想要飛上青天,但是要謹記,每個人都有其極限。

與其苦思「我們能否兼顧一切?」,我們應該問更實際的問題:「我們能否做到一切?」但這個問題的答案,還是否定的。我們不斷在工作與家庭、運動或休息、陪伴他人或自己獨處之間選擇。身為父母, 每天都必須調整、妥協、犧牲。對大多數人來說,犧牲和辛勞由不得他們選擇,而是必要的。

在美國,已婚有小孩的家庭中,約有65%是雙薪家庭,幾乎全數都需要靠兩份收入來維持家計。單親家庭可能更辛苦。美國有小孩的家庭中,單親家庭約佔30%,其中有85%是單親媽媽。在台灣,約8%的家庭是單親家庭,這個比例在過去10 年成長了50%,其中約有74%是單親媽媽。

外界經常提醒職業婦女她們所面對的挑戰。蒂娜.菲(Tina Fey)和史蒂夫.卡瑞爾(Steve Carell)搭檔演出電影《約會喔麥尬》(DateNight),卡瑞爾有兩個孩子,擔綱演出情境喜劇。蒂娜.菲和史提夫.卡瑞爾一起為電影宣傳時,記者老是追問蒂娜.菲如何兼顧工作與生活,但從來不會問卡瑞爾同樣的問題。她在著作《管家婆》(Bossypants)裡寫道:

「問女人什麼問題最失禮?『請問芳齡?』、『體重多少?』、『妳和雙胞胎妹妹跟《花花公子》(Playboy)創辦人海夫納(Hugh Hefner)獨處時,需要假裝妳們是女同性戀嗎?』不,這些都不是。最失禮的問題是:『妳如何應付一切?』⋯⋯大家經常那樣問我,他們以興師問罪的眼神看著我,眼神彷彿在說:『妳全都搞砸了,對吧?』」

蒂娜.菲的話真是一針見血,有工作的母親和父親都必須顧及多重的責任,但是母親還必須面對這些無禮的問題及興師問罪的眼神,像是在提醒職業婦女對工作和孩子都不夠盡心。我們還需要被提醒嗎?我認識的多數女性,都是無時無刻擔心自己做得不夠好,我也一樣。在工作上,我們的表現要跟同事比,同事通常是男性,他們在家分擔的工作通常遠不及女性;回到家庭,我們的付出又要跟百分之百投入家庭的家庭主婦比較。旁觀者不斷提醒我們,說我們想必是疲於奔命,而且還不及格,這就像在傷口上灑鹽一樣。

想要兼顧一切、期待自己每件事情都能做得好,這樣的想法注定讓人大失所望。完美是我們的敵人,女權主義先鋒史坦能說得好:「妳不可能兼顧一切。沒有人可以做兩份全職的工作,養出完美的孩子、準備三餐、翻雲覆雨到黎明⋯⋯女超人是婦女運動的勁敵。」

也許,我不應該公布這件事

威爾康乃爾醫學院(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院長羅麗.葛琳切(Laurie Glimcher)說,她之所以能夠追求事業、同時養育小孩,關鍵是學會把力氣放在何處:「我必須決定什麼事情重要、什麼不重要,學會只在重要的事情上,做完美主義者。」葛琳切認為,科學資料必須完美,但是給予評論與日常行政工作,只要做到95分就夠了。葛琳切也表示,她把在合理時間下班列為優先要務,但是她回到家,拒絕操心「床單被子折了沒、衣櫥是否整齊等,這些不重要的事情,不應該太在意。」

我當上母親的幾年前,參加一場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當地企業的女性論壇,同台另一位高階經理人有兩個孩子,免不了又被問到如何兼顧事業與家庭這個問題。那位女性高階經理人的回答,一開始是說:「也許我不該公開承認這件事⋯⋯」接著她坦白說,她讓孩子穿著上學的衣服睡覺,每天早上就可以節省15分鐘的寶貴時間。當時我心想:「沒錯!妳的確不該公開承認這點。」

現在我做了媽媽,我覺得那女人是個天才!每個人的時間和耐心都有限,我雖然還沒叫孩子穿著上學的衣服睡覺,但是有幾個早上,我還真希望前一晚叫他們這樣穿。我也知道再怎麼準備、規劃,都無法應付為人父母不斷的挑戰。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感謝那位參與座談者的告白。本著坦率的精神,也許我也不該公開承認下面這件事⋯⋯。

天哪!是頭蝨

去年,我帶孩子參加商務會議,幾位矽谷人士也一起出席,eBay的執行長約翰.唐納霍(John Donahoe),邀請我們一起搭乘eBay的企業專機。班機延誤了好幾個小時,我當時的重要工作,就是讓小孩有事做,才不會干擾到其他乘客。我讓兩個孩子看了很多電視節目、吃了很多零食,終於撐完了延誤的時間,班機終於起飛了。

我女兒開始抓頭:「媽咪,我的頭好癢!」她戴著耳機大喊,因為她又在看電視了。本來我不以為意,但是她瘋狂地抓頭,抱怨愈來愈大聲,我不斷叫她小聲一點,檢查之後,我發現女兒頭上有小小白色的東西,我很確定那是什麼——我是唯一帶小孩上這班企業專機的人,而我女兒很可能有頭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