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歐洲和日本開始對東南亞國家捐贈疫苗,中國「疫苗外交」卻陷信任挑戰

美國、歐洲和日本開始對東南亞國家捐贈疫苗,中國「疫苗外交」卻陷信任挑戰
首批20萬劑科興疫苗2月24日由泰航專機從北京運抵泰國,總理帕拉育(中)和公共衛生部長阿努廷(左)到機場迎接。(泰國公共衛生部提供)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柬埔寨相當親中外,儘管其它東南亞國家也有向中國購買疫苗,但為不完全依賴中國,許多東南亞國家也向美國、歐洲、俄羅斯採購疫苗。《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在的「戰狼外交」,無法獲得東南亞國家的戰略信任。

文:斯洋

分析人士說,中國雖然在填補東南亞國家的疫苗空缺方面領先於歐洲和美國,但這樣的優勢並沒有轉化為中國的「軟實力」,而且,隨著歐美疫情的減緩,更有餘力支援東南亞和其他地方的抗疫,中國的優勢很快會縮小。

疫苗有效性雖被質疑,中國依然贏得了部分國家的好感

印尼醫學協會近日表示,今年6月死於新冠病毒感染的26名印尼醫生中,有至少10人曾接種過中國科興新冠病毒疫苗,而且是已接種兩劑。雖然流行病學家稱,需要對這些死亡病例進行適當的調查,以確定醫院護理不當或慢性基礎疾病等因素是否是主要原因,但是,對中國疫苗的有效性的擔心進一步加劇了。一些健康專家已經考慮是否要給前線的醫護人員再增加一劑「加強針」。

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區域戰略與政治項目的研究員凱瑟爾安瓦爾・扎尼(Khairulanwar Zaini)在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說,印尼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對中國疫苗是否安全的擔憂一直存在。在印尼,對中國疫苗的反對除了對疫苗本身安全的擔憂之外,還有宗教原因、甚至還有反華種族主義等。

他說:「在這些最近的消息發布之前,就有報導稱該地區對中國疫苗猶豫不決。部分原因是對中國疫苗的安全性持懷疑態度。(疫苗臨床試驗的)數據完整性的缺乏以及混亂進一步加深懷疑。另外在印尼還存在反華種族主義。在越南,則有依賴中國會產生的更廣泛地緣政治擔憂。在馬來西亞和印尼還有明顯的宗教考慮:一些穆斯林擔心中國的疫苗是否是清真的,以及接種了科興或是國藥的疫苗後是否還會被允許進入沙特阿拉伯朝聖等。」

為了打消民眾的顧慮,印尼總統佐科今年1月甚至在電視直播中展示了自己接種中國科興公司新冠疫苗的全過程。在印尼伊斯蘭教聯盟宣布中國科興新冠疫苗符合清真標准後,接種中國疫苗的人數才有所增加。

AP_2101312006873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今年1月13日,佐科威接踵中國科興生物技術公司的疫苗。

不過,扎尼認為,對中國疫苗有效性的擔憂並不會改變東南亞的一些國家政府對中國的感激之情,特別是印尼和柬埔寨,因為對他們來說,中國疫苗是他們唯一可以較早獲得的疫苗。

他說:「因為中國一直有能力持續提供疫苗使得他們可以展開全民免疫計劃。如果中國的疫苗最終被證實不那麼有效防止感染,他們不得不改變接種計劃(增加加強針或是使用其他疫苗),但這不會抵消中國提供疫苗帶來的好感,因為有疫苗接種總比沒有強。」

《日經亞洲評論》6月28日的一篇報導援引印尼衛生部官員的話說,「印尼依賴來自中國的疫苗……因為只有中國可以滿足印尼需要的疫苗數量。阿斯利康和(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新冠疫苗保障機制(COVAX)等管道來的疫苗還是很少。如果印尼在等輝瑞和其他疫苗,數量不夠給印尼人接種的。」

印尼擁有2.7億人口,曾是東南亞新冠死亡人數和感染率最高的國家。今年一月開始,印尼政府致力於進行大規模的接種計劃以獲得全民免疫。印尼打算在一年內為多達1.8億人口,也即70%的人口接種疫苗。在大約16萬印尼醫護人員中,約有90%已經接種了中國科興疫苗。

印尼政府官員4月說,科興疫苗在現實中的應用效果非常好。94%的醫療工作者在接種科興疫苗後免於感染。但是,受新冠變異毒株「Delta」的影響,印尼疫情最近有反彈的趨勢。這也讓一些人認為科興疫苗可能對新的變異毒株不是那麼有效。

印尼是東南亞國家中購買中國疫苗最多的國家。截止目前為止,印尼確認從中國訂購1.25億劑新冠疫苗。去年12月初,印尼方面收到120萬劑科興疫苗,12月31日又收到180萬劑。之後,印尼醫藥公司與中國聯手共同生產疫苗。

6月27日,印尼食品藥物管理局(BPOM)批准科興疫苗在該國12歲至17歲年齡段人群中緊急使用。

柬埔寨和寮國是全球接受中國疫苗無償捐贈劑量最多的國家。其中,中國向柬埔寨捐贈了220萬劑疫苗,向寮國捐贈190萬劑。這兩個國家也主要依賴中國疫苗實現全民免疫的計劃。

截至6月25日,柬埔寨全國380.3萬人已接種新冠疫苗,佔全國1000萬人接種目標的38.3%,其中280萬餘人已完成2劑接種。柬埔寨的接種率領先於大多數東南亞國家聯盟成員。

中國的慷慨也贏得了柬埔寨的稱讚。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5月在「第26屆亞洲未來」視訊國際會議上說:「柬埔寨不依靠中國,還能依靠誰?」

華盛頓智庫戰略和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海事透明倡議項目主任波林(​Gregory Poling)認為,印尼和柬埔寨成為中國疫苗的最大進口國和捐贈國並非偶然。

他說:「這顯然是因為中國將疫苗外交的重點放在最能從中受益的地方。柬埔寨是中國的從屬國,他們希望保持這種狀態。印尼是該地區最大國家。中國也知道,與菲律賓、越南、新加坡、甚至馬來西亞比,在這個國家會比較容易一些。」

雖然如此,整體來說,東南亞國家都是中國疫苗外交的主要目標。中國主要通過小額捐贈和大規模合約銷售的方式為東南亞國家提供疫苗。截止6月,東南亞國家已經從中國預定了2.03億計中國疫苗,大約佔中國出售疫苗的25.6% 。從捐贈疫苗的數量來看,中國已經向東南亞國家捐贈了730萬劑疫苗,佔中國向全球捐贈數量的25%。

bx92kpkoeb0lvvl4ftwqff1itn3lag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圖為2020年10月12日,中國外長王毅訪問柬埔寨,並與總理洪森簽署自貿協定。

東南亞國家努力讓疫苗供應多元化,不依賴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