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PO門外躊躇的有志青年:理想與現實之爭,該如何思考未來?

在NPO門外躊躇的有志青年:理想與現實之爭,該如何思考未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前的學生多追求升遷、薪資、公司名聲,現在的學生更在乎的是工作所帶來的意義感和社會影響力。那投入非營利組織(NPO)是個好選擇嗎?其中有哪些利弊?

文:林子婷、林婷舒、何嘉燕

暑期實習將要開始,眾多大學生都熱絡地找實習,希望進入憧憬的企業實習。但疫情來勢洶洶,很多機構改為在家辦公,紛紛取消實習,許多想實習的學生可能會空手而回。疫情把所有生活節奏、規劃都打亂了,不如趁這個機會思考自己的職涯規劃。

將近一半的年輕人都想改變社會

你對職涯的想像是什麼?薪水、誘因、專業,還是意義、影響力、目標?根據「勤業眾信」2021年推出的全球調查指出,49%的Z世代(1990年末至2010年初出生的人)年輕人傾向選擇效力於與其價值觀一致的企業,希望對社會產生正面影響。

在台灣,《社企流》與《聯合報系》「願景工程」2020年合作的《青年世代 X 未來職涯大調查》發現,有10.6%參與調查的人已投身非營利組織(NPO)或社會企業工作,不在NPO或社會企業工作的年輕世代,也有高達74.3%表示希望能透過工作改變社會。

對年輕世代來說,收入多寡已經不是工作中最重要的意義來源,工作可否同時對社會有貢獻才是真正的追尋。誠致教育基金會副董事長、前台大國企系李吉仁教授,回想起以前教大一、大二必修課時,他都會在第一堂課問學生「五年後你要做什麼?」。這四、五年的學生不一樣,「從回饋裡看到,85%的人想要做高影響力、工作生活平衡的工作。」以前的學生會追求升遷、薪資、公司名聲,現在的學生更在乎的是工作所帶來的個人意義感、社會影響力。

年輕人的掙扎與NPO的不確定性

談到年輕人的職涯選擇,李吉仁表示:「現在年輕人找工作的挑戰比上一個世代難得多」,當前資訊十分流通,非典型工作形態多樣,也沒有特定的參考榜樣,對學生來說選擇變多,這是好事。

但選擇變多的同時,若沒有深入了解,反而容易迷惘。大學教育與產業實務落差大、產業本身變化很大,學生在勾勒自己的職涯規劃時考量非常多,「如果不花心思好好研究、探索自己的可能性的話,那你會發現你腦袋裡面想的是一個新的未來,行動上還是依循舊的傳統跟道路」,李吉仁說。到畢業還不知道要做什麼的學生,找工作的時候都會找一個大家認為對的工作,或是爸媽可以接受的工作,而不是你自己勾勒的工作。

李吉仁也很務實地指出,學生心裡想要改變社會,但是面對現實挑戰,也容易低頭。他在台大任教時,發現每年學生皆有一成到一成五會向他表達自己想要從事有社會影響力、解決社會問題相關工作的想望,「但是最後真的敢於去做的又小於百分之一。」

社會創新組織不確定性高,也讓很多年輕人卻步。曾到移工、教育NPO實習的林同學,曾把NPO當成工作第一志願,也不在意升遷,但是實習後感受到,NPO的工作環境和自己想像中差很多。NPO想做的事有很多,目標很大,但人力、資源有限,加班情形很普遍。「每天都在燃燒自己的熱情,燃燒殆盡的那一刻大家就會選擇離開⋯⋯」

shutterstock_103609638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要對自己坦誠,知道自己能力的界限和面對現實」

然而現實中,每個人擁有的社會資本不一樣,著重的理想與現實比例不一。有些人可能會想到更多現實的問題:NPO薪資天花板很低、Package(薪資福利)經常很不理想等等。或許當你掌握更多非營利組織真實的情報,才能夠作出最適合自己的職涯規劃。

關注技職教育與發展的「Skills for U」創辦人黃偉翔認為,NPO是高度理念的工作,越高度就代表離現實更遠。「你要對自己坦誠,知道自己能力的界限和面對現實」;不要怕浪費時間,每一段經驗都是一種學習,做了才會有更多對社會的想法。

他表示,在NPO工作的日子,每天都很累,但是「因為明白每天熬夜早起、工作的付出都是與技職教育發展有關係,就會發現每天的生命充滿意義。」

NPO產業觀察

「非營利」三個字本身就讓人難以把它和舒適、無後顧之憂的生活劃上等號。即使認同組織願景、想為社會問題盡一份力,薪水、資源、未來發展、家人與社會的眼光,都是避不開的考量。再加上NPO處理的議題普遍複雜而長期,難以短期見效,做了也許也看不見問題被解決的一天,許多年輕人想著想著,便默默放棄了這個選項。

但是,我們對產業的實際情況了解有多少?薪水很低是多低?發展很差是多差?未來能否有改變的機會?在做出職涯選擇以前,也許我們該聽一聽NPO前輩們的產業觀察及經驗談。

薪水和薪資天花板都很低?

人人都說NPO薪水低,低得讓人難以生活,只能憑著理想和熱忱撐下去。其實NPO還是能給出一般公司的薪水。根據104的「非營利組織薪資分布」資料所述,工作經驗一年以上、經驗不拘的平均月薪中位數落在31K-35K之間,工作經驗兩至四年的平均月薪中位數約37K。

李吉仁提供他在業界觀察到的數字,並說明年輕人才(特別是背負著高學歷枷鎖的人才)的難處,以及社會結構對非營利組織經常性薪資的影響。許多胸懷大志的Z世代,心目中都有一個年薪百萬的夢想,或將其視為職涯發展上必須盡可能快速達到的目標。李吉仁以台大學生為例,「如果畢業就要有(年薪百萬)的話,也許要醫科、理工科系和管理學院出身的比較可能達到。」

雖然NPO的月薪未必比其他工作來得低,然而一般企業總有年終、分紅,一年領下來大多為14到16個月左右的月薪總和,然而在NPO卻經常沒有年終獎金或少於一般企業,平均下來單月薪資也就略低一些。

李吉仁則針對組織高層的薪資狀況提出數據。二把手,也就是扣掉董事長、執行長等領導人物下的管理階層人物,經常性月薪是六萬左右;而執行長的薪水差不多落在七萬五千元左右,比一般企業再低一些。

談及薪資天花板,教育非營利組織「Teach For Taiwan」(簡稱TFT)影響力發展總監杜瀛認為:「可以在意薪資的天花板,但更應該在意的是自己想像力的天花板。」重點不只是當下,還有長期對個人成長的幫助,但學生的想像常是停在前幾份工作的薪資。

「Package」裡面,只有薪水嗎?

薪水雖為人才的重要考量,然而杜瀛則提出了一個有趣的疑問:談到所謂的Package,大家難道想到的都只有薪水嗎?「Package從來都不只是薪水而已。還有成就感、相處的同事與在這份工作所能達成的目標等等。」如果做的事情真的是對自己而言有意義,也能夠實質帶來影響力,並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共事,那麼非營利組織所能提供的Package,更解決了許多人對工作感到迷惘、找不到意義的煩惱。

而談到薪水以外的因素,許多人還會考慮到專業能力的培養、是否有資歷豐富的前輩領導等等。現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前TFT實習生的金松輝表示,自己雖然對薪資的要求不高,長久下來也想回歸NPO組織,但他在新鮮人的階段還是想先以「CSR(企業社會責任)做得好的大公司」為主要考量。「我現階段會關心能不能快速在專業能力有一定的發展。雖然從0到1自己摸索是很好,但有人帶的話應該能發展得更快。」

對此,關心東南亞移工的NPO「One-Forty」共同創辦人吳致寧也坦承,因為台灣目前多數NPO都還很新,「來的人也都是新人,沒有太多專業能力跟經驗,所以創辦人通常要擔任訓練大家的角色,但是很多創辦人自己也都很年輕。」

再來是小型、新型NPO內的升遷問題和表現機會。李吉仁點出,NPO通常規模較小,組織多半扁平、階層數少,升遷位置也就有限。「但是人才需要舞台,也需要台階。」

shutterstock_168131749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結構性壓力如何影響NPO人力和薪資?

如同前述趨勢所呈現的,愈來愈多年輕學子追求意義感,杜瀛也觀察到,近年愈來愈多年輕人才積極參與NPO的志工、實習生計畫,但到了要招募長期正職時,這些人又不見了大半。「這個體制的氛圍讓高學歷的學生不敢追求自己想要的。光是『你都唸到了X大』這句話就壓死一堆人了。」他說,這個社會枷鎖強到讓非營組織難以吸引人才的投入,甚至不在人才正式職涯的選項裡。「就算真的進去了,人家即使誇你很偉大,但那語氣你聽了也未必會開心。」

這個社會並沒有給予NPO工作者足夠的尊重、認可和支持。李吉仁也打趣地說,在美國,如果聽到一個人加入一個NPO叫Bill Gates Foundation,會有人說他很失敗嗎?但在台灣,我們是怎麼看待加入NPO、基金會的人?

至於NPO的薪水為何高不起來?為何不能用更優渥的薪資吸引有志人才,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李吉仁指出,社會對NPO、慈善機構這類事業的期待,會造成參與其中的人力無法得到如同大企業人才般的禮遇,這普遍看法讓NPO的管理者傾向在薪資條件上自我克制。「捐款者其實也不想要你領高薪,因為他們會覺得,我都做愛心了,你要把這錢好好用。」他也提到捐款來源通常不穩定,「既然錢是會跑的,所以薪水也不敢付得太高。」「最後組織也只能找到願意拿這個薪水的人。」

李吉仁以管理學的「公平理論」說明NPO低薪趨勢對於吸引人才的不利:薪資和工作內容應當相呼應,付出的與拿到的有落差,心理就會不平衡,若薪水問題遲遲得不到合理解決,那久了人才就會傾向將勞務產出「限縮到合理的範圍」。雖然許多投入NPO的有志者能夠在一開始抱持「我是在做有意義的事情」的想法而不感到介意,「但並不能夠長久(sustainable)」,李吉仁說。

人才學校「School 28」:為社會創新界注入活水

許多解決社會問題的工作,都是非營利組織在做,但缺乏社會支持。如何解決上述難題?

對此,李吉仁發起創立「School 28」,又稱二把手學校,旨在培育有兩年以上工作經驗的社會創新人才,向合作企業「借」人才,先留職停薪,經過半年培訓後可以選擇轉職社創圈或回歸主流企業。選擇進入社創圈的人能獲得獎學金補齊薪資落差,無後顧之憂地帶來改變,提高募款量和績效等;而選擇回歸企業的人,將能帶回他在School 28所學的社會創新思考和方法。

李吉仁認為,要翻轉社會枷鎖,必須要先創造出一些成功的案例,如果台灣也出現多個體質健康、資源充裕,也做得有聲有色的NPO,將能使社會眼光對NPO及其職涯有所改觀。若能將人才導入社創圈,解決社創圈人才、資源匱乏的問題,一旦成功案例變多了,社會的認知也就能夠改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