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PO門外躊躇的有志青年:理想與現實之爭,該如何思考未來?

在NPO門外躊躇的有志青年:理想與現實之爭,該如何思考未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前的學生多追求升遷、薪資、公司名聲,現在的學生更在乎的是工作所帶來的意義感和社會影響力。那投入非營利組織(NPO)是個好選擇嗎?其中有哪些利弊?

李吉仁則針對組織高層的薪資狀況提出數據。二把手,也就是扣掉董事長、執行長等領導人物下的管理階層人物,經常性月薪是六萬左右;而執行長的薪水差不多落在七萬五千元左右,比一般企業再低一些。

談及薪資天花板,教育非營利組織「Teach For Taiwan」(簡稱TFT)影響力發展總監杜瀛認為:「可以在意薪資的天花板,但更應該在意的是自己想像力的天花板。」重點不只是當下,還有長期對個人成長的幫助,但學生的想像常是停在前幾份工作的薪資。

「Package」裡面,只有薪水嗎?

薪水雖為人才的重要考量,然而杜瀛則提出了一個有趣的疑問:談到所謂的Package,大家難道想到的都只有薪水嗎?「Package從來都不只是薪水而已。還有成就感、相處的同事與在這份工作所能達成的目標等等。」如果做的事情真的是對自己而言有意義,也能夠實質帶來影響力,並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共事,那麼非營利組織所能提供的Package,更解決了許多人對工作感到迷惘、找不到意義的煩惱。

而談到薪水以外的因素,許多人還會考慮到專業能力的培養、是否有資歷豐富的前輩領導等等。現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前TFT實習生的金松輝表示,自己雖然對薪資的要求不高,長久下來也想回歸NPO組織,但他在新鮮人的階段還是想先以「CSR(企業社會責任)做得好的大公司」為主要考量。「我現階段會關心能不能快速在專業能力有一定的發展。雖然從0到1自己摸索是很好,但有人帶的話應該能發展得更快。」

對此,關心東南亞移工的NPO「One-Forty」共同創辦人吳致寧也坦承,因為台灣目前多數NPO都還很新,「來的人也都是新人,沒有太多專業能力跟經驗,所以創辦人通常要擔任訓練大家的角色,但是很多創辦人自己也都很年輕。」

再來是小型、新型NPO內的升遷問題和表現機會。李吉仁點出,NPO通常規模較小,組織多半扁平、階層數少,升遷位置也就有限。「但是人才需要舞台,也需要台階。」

shutterstock_168131749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結構性壓力如何影響NPO人力和薪資?

如同前述趨勢所呈現的,愈來愈多年輕學子追求意義感,杜瀛也觀察到,近年愈來愈多年輕人才積極參與NPO的志工、實習生計畫,但到了要招募長期正職時,這些人又不見了大半。「這個體制的氛圍讓高學歷的學生不敢追求自己想要的。光是『你都唸到了X大』這句話就壓死一堆人了。」他說,這個社會枷鎖強到讓非營組織難以吸引人才的投入,甚至不在人才正式職涯的選項裡。「就算真的進去了,人家即使誇你很偉大,但那語氣你聽了也未必會開心。」

這個社會並沒有給予NPO工作者足夠的尊重、認可和支持。李吉仁也打趣地說,在美國,如果聽到一個人加入一個NPO叫Bill Gates Foundation,會有人說他很失敗嗎?但在台灣,我們是怎麼看待加入NPO、基金會的人?

至於NPO的薪水為何高不起來?為何不能用更優渥的薪資吸引有志人才,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李吉仁指出,社會對NPO、慈善機構這類事業的期待,會造成參與其中的人力無法得到如同大企業人才般的禮遇,這普遍看法讓NPO的管理者傾向在薪資條件上自我克制。「捐款者其實也不想要你領高薪,因為他們會覺得,我都做愛心了,你要把這錢好好用。」他也提到捐款來源通常不穩定,「既然錢是會跑的,所以薪水也不敢付得太高。」「最後組織也只能找到願意拿這個薪水的人。」

李吉仁以管理學的「公平理論」說明NPO低薪趨勢對於吸引人才的不利:薪資和工作內容應當相呼應,付出的與拿到的有落差,心理就會不平衡,若薪水問題遲遲得不到合理解決,那久了人才就會傾向將勞務產出「限縮到合理的範圍」。雖然許多投入NPO的有志者能夠在一開始抱持「我是在做有意義的事情」的想法而不感到介意,「但並不能夠長久(sustainable)」,李吉仁說。

人才學校「School 28」:為社會創新界注入活水

許多解決社會問題的工作,都是非營利組織在做,但缺乏社會支持。如何解決上述難題?

對此,李吉仁發起創立「School 28」,又稱二把手學校,旨在培育有兩年以上工作經驗的社會創新人才,向合作企業「借」人才,先留職停薪,經過半年培訓後可以選擇轉職社創圈或回歸主流企業。選擇進入社創圈的人能獲得獎學金補齊薪資落差,無後顧之憂地帶來改變,提高募款量和績效等;而選擇回歸企業的人,將能帶回他在School 28所學的社會創新思考和方法。

李吉仁認為,要翻轉社會枷鎖,必須要先創造出一些成功的案例,如果台灣也出現多個體質健康、資源充裕,也做得有聲有色的NPO,將能使社會眼光對NPO及其職涯有所改觀。若能將人才導入社創圈,解決社創圈人才、資源匱乏的問題,一旦成功案例變多了,社會的認知也就能夠改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