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希慈、吳致寧:離開自己創辦多年的NPO,就代表背離了內心的使命嗎?

【專訪】張希慈、吳致寧:離開自己創辦多年的NPO,就代表背離了內心的使命嗎?
張希慈|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NPO創辦人選擇離開自己創立的組織,常會面對社會大眾的質疑。但離開自己創辦的NPO,就代表背離了自己內心的的使命嗎?他們怎麼看待自己的離開?離開後又朝什麼方向前進?

文:林子婷、林婷舒、何嘉燕

從創辦的非營利組織離開了,然後呢?

「有愛心」、「有熱情」、「懷抱使命感」⋯⋯這些是大眾給予投入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NPO)者的評價。如果身負某NPO創辦人的頭銜時,更常被視為具有社會影響力的人物,並被認為會持續堅持下去,直到其關心的社會問題被解決。

因此,當NPO創辦人選擇離開自己創立的組織,常會面對社會大眾的質疑。但離開自己創辦的NPO,就代表背離了自己內心的的calling(使命、召喚、天職)嗎?

本文專訪「城市浪人」(社團法人國際城市浪人育成協會)創辦人張希慈,以及「One-Forty」(社團法人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共同創辦人吳致寧(Sophia),他們分別在創業六年、三年半之後離開自己原先的組織。究竟他們怎麼看待自己的離開?離開後又朝什麼方向前進?

張希慈:回應calling的同時,Work-life Balance也很重要

城市浪人以任務與體驗活動帶領青年突破舒適圈,找到每個人的熱情,並發揮自我價值的非營利教育團隊,是張希慈在2014年大學畢業後所創立的組織。

城市浪人舉辦的流浪挑戰賽至今已超過萬人參與,並在2019年跨出台灣,在中國、馬來西亞、日本同步舉辦。張希慈走過剛創業時不穩定的初期階段,在營運上了穩定軌道之際, 2020年卻決定將自己的創業交出去。她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又是怎麼看待在城市浪人的日子的?

創業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決定

談到怎麼看待成立城市浪人的這段經歷時,張希慈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生命當中非常重要,也很對的決定。」

他的創業起初源自台大領導學程的課堂作業,卻也是張希慈用來回應她人生中遇到的議題的實踐方式。

「對於我在創辦之前,那麼多年來我對教育、青年等社會議題的一些使命感,城市浪人是一個非常好的載體,讓我從22歲到28歲這六年的時間,用每一天、非常多的精力去實踐這個使命、學習這個使命所需要的各式軟、硬實力。」

從在國中班上意識到的階級、貧窮複製問題,到去中國甘肅當志工時才明白的政策、政治、經濟等體制因素的影響力,張希慈透過城市浪人遊戲化的體驗教育引導青年,用改變一個個人,間接去改變那些難以撼動的社會結構。


Photo Credit: 張希慈

不能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但是,身為創辦人、執行長,高壓且永無止盡的管理工作卻讓張希慈的身體開始出現問題。在2020年辭去城市浪人執行長職務的前三年,她每個月都因為身體各部位發炎而就醫。

「我在2018年時,透過美國國務院舉辦的『專業人才計畫』,去到伍斯特理工學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擔任訪問學者一個半月。我非常喜歡伍斯特理工學院的教育方式跟制度,但在台灣自己做城市浪人的時候,是沒有時間去學習、了解別人在做什麼的。」但「學習」對張希慈來說,一直是件非常重要而且享受的事。

當時,張希慈也跟從事國際NGO的前輩褚士瑩見面,他提醒:「我們不能把自己想得太重要。」

做非營利組織的人常會擔心「如果我不做了怎麼辦」、「這些問題要怎麼解決」,但其實這世界不會因為少了一個機構就世界毀滅,這世界也不會因為你不做這件事,就沒有人要做這件事。

張希慈認為自己行動所圍繞的主題不離「怎麼樣可以讓人更幸福?」這個命題。但是犧牲自己的健康和生活來成就他人幸福,是可以的嗎?明明是因為希望每個人都能幸福所以行動,怎麼排除了自己?

她從和「人生百味」創辦人巫彥德的談話中得出了一個結論:幸福不是利他和利己的零和遊戲。「好好地面對自己能給的、對象所希望的是什麼,去理解自己與他人感受到了什麼,這樣正向繁盛的人際關係就會成為幸福感的來源。」

持續學習,好好生活

張希慈後來成為自由工作者,接案類型多元,包含寫作、課程、企劃、學術研究、主持、顧問等等。相對於創業時期,接案工作是有明確起訖時間的,因此她可以自己掌控工作量,不用像以往需要無止盡地擔心組織的營運管理,讓她可以工作與生活達到平衡。而在接案之餘,她也持續拓展、深化她對於特定領域的理解,主要是性別及心理、情緒等領域。

「我並不會有以前關心一個議題、一群人,現在換喜歡另一個的感覺。雖然領域有轉移,但我現在做的事情跟我原本關注的對象是高度重疊的,主要是18-35歲的族群,其中又以女性較多。我希望達成的,同樣是幫助人找到自我的價值,只是以前是用體驗教育,現在則是透過情緒教育的方式。」


Photo Credit: 張希慈

吳致寧:從每件發生的事中更認識自己

當初因為聽到一位東南亞移工的人生故事,開啟吳致寧對於移工議題的投入。她與夥伴陳凱翔在2015年一起成立了非營利組織「One-Forty」,除了以東南亞移工的需求為核心去開設課程,協助移工學習並累積自我,也透過有趣的文化活動,帶領台灣人去認識移工的生活和故事,期望能作為大眾認識東南亞的窗口。

曾經認為自己擁有世界上最棒工作的吳致寧,在2018年底卻離開了自己的創業。她是怎麼看待在One-Forty的經歷?選擇離開時有過怎樣的思考?在離開之後又為自己的人生設定了什麼目標?

看見自己的勇敢

關於創辦及經營One-Forty過程中最大的成長,吳致寧認真思索了片刻後,語氣溫柔卻肯定地說:

我覺得是,看見自己原來可以這麼『勇敢』。當你在做自己真心相信的事情的時候,那種全神貫注或是成就感,會讓你發現,原來你可以這樣。這已經有別於工作本身了,而是你會去看見你生命力的展現。

像是2017年,One-Forty抱持著想透過與大眾溝通的方式,讓更多台灣人看見東南亞移工的真實樣貌,希望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首次年度特展,但當時組織既沒有足夠資金,甚至沒有辦展經驗,吳致寧帶著不夠專業也不夠完整的簡報,懷著忐忑的心就跑去提案,「當華山基金會的執行長問我,『你們有預算嗎?』我說『沒有』。『有辦展經驗嗎?』,我也說『沒有』。但我告訴他,我們認為一定要做這件事。」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