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五號疫苗雖未取得WHO認證,卻是21世紀俄羅斯重返拉美的最強武器

衛星五號疫苗雖未取得WHO認證,卻是21世紀俄羅斯重返拉美的最強武器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疫苗在2020年12月已悄悄進入急需疫苗的拉丁美洲,俄羅斯利用全球第一支通過國家註冊的「衛星五號」新冠疫苗,強化其在拉丁美洲影響力,新冠疫苗成為最新大國地緣政治競逐的外交政策工具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

俄羅斯於2020年8月11日宣布全球第一支新冠疫苗通過國家註冊,以1957年蘇聯發射的人類第一顆衛星「衛星五號」(Sputnik V)命名;除衛星五號外,尚有三款國產研發並通過國家註冊的新冠疫苗:EpiVacCorona、CoviVac及Sputnik Light(單劑接種)。衛星五號疫苗產能不足,且在本國施打進度緩慢,目前尚未通過世界衛生組織的審查,但已獲得超過60個國家的緊急使用授權(EUA)。

俄羅斯新冠疫苗在拉丁美洲

阿根廷為拉丁美洲第一個使用俄羅斯新冠疫苗的國家,30萬劑俄羅斯疫苗於2020年12月運抵阿根廷並開始施打;10萬劑俄羅斯疫苗於2021年2月間運交委內瑞拉。阿根廷總統費南德茲(Alberto Fernandez)及委內瑞拉馬杜洛(Nicolás Maduro)總統夫婦均接種該疫苗。

「衛星五號」新冠疫苗具價格低廉(每劑約10美元),以及可在攝氏2至8度範圍內保存的優點,在拉丁美洲的推廣有相當成效。俄羅斯並與阿根廷、巴西及墨西哥達成衛星五號疫苗在國內代工生產協議,阿根廷至2021年4月開始生產,迄6月已生產50萬劑衛星五號疫苗;巴西於2021年1月開始生產,5月已生產第一批10萬劑衛星五號疫苗。

衛星五號、阿斯利康(AZ)與嬌生皆為腺病毒疫苗,由於衛星五號疫苗缺乏透明度,導致俄羅斯國內外對其持懷疑態度,迄未獲得世界衛生組織的緊急使用授權(EUA),但拉丁美洲地區墨西哥、阿根廷、玻利維亞、巴西、厄瓜多、蓋亞那、巴拉圭、巴拿馬、委內瑞拉、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及尼加拉瓜等11國,已核准衛星五號疫苗的緊急使用授權。

  • 拉丁美洲國家使用(訂購)俄羅斯新冠疫苗一覽表(2021-0705)
中南美洲疫苗
資料來源:“Source information country by country,” Our World in Data, https://ourworldindata.org/covid-vaccinations ; AS/COA, https://www.as-coa.org/articles/timeline-tracking-latin-americas-road-vaccination; 綜合媒體報導

冷戰時期古巴為蘇聯前進拉丁美洲的基地

由於地理位置相距遙遠,西半球的拉丁美洲對於歐亞大陸的俄羅斯(蘇聯),在傳統外交政策或地緣政治利益上,均非優先考量地區。1959年古巴卡斯楚(Fidel Castro)領導的革命推翻親美政權,給予蘇聯勢力進入拉美的良機,古巴成為俄羅斯在拉丁美洲的第一個盟友。

1962年10月爆發美國本土首度遭受蘇聯軍事威脅的「古巴飛彈危機」,美蘇兩強權間戰爭一觸即發,為冷戰期間美蘇最嚴重的軍事衝突,古巴成為美蘇兩世界強權全球對抗中的一環。

1964年蘇聯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市郊洛爾德斯(Lourdes)設立大型監聽站,為蘇聯時期在海外最大的電子偵察中心,每年花費兩億美元巨資,維持1500名俄方人員的情報蒐集運作,可監聽美國境內約75%的無線電信號和電話通訊,此監聽站至2001年關閉。

古巴革命成功成為拉丁美洲左派組織仿效的模式,古巴並成為拉美游擊隊訓練及支援基地,但1960年代拉丁美洲沒有再出現一個左派游擊隊武裝奪權成功案例。

直至古巴革命成功20年後,1979年7月尼加拉瓜「桑定民族解放陣線」(Frente Sandinista de Liberación Nacional, FSLN)左派游擊隊革命成功,推翻親美蘇慕薩(Somoza)政權,蘇聯在拉美增加了一個盟友。然而,桑定陣線在1990年大選失利,尼加拉瓜重回民主集團陣營。而蘇聯於1991年解體,冷戰時期美蘇兩極的格局結束,俄羅斯勢力退出拉丁美洲。

21世紀俄羅斯重返拉丁美洲,「暴政三駕馬車」為主要盟國

2000年普亭(Vladimir Putin)掌權,俄羅斯要重享大國榮耀,其中包含俄羅斯重返拉丁美洲。自1999年起,拉丁美洲出現了「反美鬥士」委內瑞拉查維斯(Hugo Chávez),委內瑞拉成為俄羅斯在拉美的新盟友。而2007年尼加拉瓜桑定陣線的奧蒂嘉(Daniel Ortega)於大選中勝出,尼加拉瓜回歸俄羅斯盟邦陣營。

美國川普(Donald Trump)任內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於2018年11月在美國邁阿密一場演講中,稱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為「暴政三駕馬車」(Troika of Tyranny),此三個國家即為俄羅斯在拉丁美洲主要盟友。2014年2月,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宣布,俄羅斯計畫大量增加海外軍事基地的數量,其中包括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

2008年11月25日,在俄羅斯梅德韋傑夫總統(Dmitry Medvedev)訪問委內瑞拉前夕,由俄羅斯北方艦隊旗艦重型核子動力導彈巡洋艦「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號及「恰巴年科海軍上將」(Admiral Chabanenko)號反潜驅逐艦等四艘軍艦组成的艦隊抵達委内瑞拉,與委內瑞拉海軍進行代號「委俄2008」(VenRus 2008)聯合軍事演習。演習後艦隊並訪問尼加拉瓜及古巴。此為冷戰結束後俄羅斯在美國本土周邊地區舉行之首次軍事演習。

委內瑞拉與俄羅斯在軍事合作領域關係密切,委內瑞拉為俄羅斯軍售的拉丁美洲最大客戶。

委內瑞拉空軍於2008年起使用俄羅斯蘇愷(Su-30 MK2)戰機,陸軍裝配俄製T-72坦克,防空飛彈亦採用俄式S300系統。2018年12月10日,俄羅斯兩架可攜帶核子彈頭飛彈的Tu-160「白天鵝」戰略遠程重型超音速轟炸機飛越加勒比海,降落於委內瑞拉機場。

俄羅斯與拉丁美洲盟友在國際事務上相互支持

2008年8月位於外高加索喬治亞因境內分離地區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與俄羅斯發生軍事衝突,8月26日,俄羅斯承認南奧塞提亞和阿布哈茲(Abkhazia)獨立。尼加拉瓜於9月2日跟進宣布承認,委內瑞拉則於2009年9月查維斯總統訪問俄羅斯期間,成為第三個承認南奧塞提亞和阿布哈茲獨立的國家。

2014年3月21日,俄羅斯正式接受原為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Crimea)加入俄羅斯聯邦,3月27日聯合國大會投票決議拒絕接受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半島,11個成員國投反對票支持俄羅斯的國家中,玻利維亞、古巴、尼加拉瓜及委內瑞拉四國係拉丁美洲國家。

美國總統川普在2017年8月曾表示,不排除對委內瑞拉採取「軍事選項」,以推翻查維斯接班人馬杜洛政府。2019年1月10日馬杜洛宣誓就職第二任總統,而國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ó)以選舉不透明為由,於1月22日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並獲得美、英等國等超過50個國家承認;美國亟欲藉機拉下委內瑞拉「反美」而扶植「親美」政權。

2019年2月28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美國提出「承認瓜伊多臨時總統」議案,遭到俄羅斯及中國動用「否決權」而未能成案。俄羅斯除數度公開表示對馬杜洛「合法」政權的支持,並警告美國勿企圖軍事干預委內瑞拉。2019年2月,川普再次表示「對委內瑞拉採取軍事干預」是選項,俄羅斯對此具體的回應為派遣軍機搭運100餘名俄軍於3月26日至委內瑞拉。

新冠疫苗成為大國之外交政策工具

在拉丁美洲大部分中低收入國家買不到或者無力購買新冠疫苗時,俄羅斯及中國生產的新冠疫苗及時填補了此一疫苗需求缺口。

在「美國優先」政策下,等到美國超過半數國民已注射疫苗,疫情較為穩定時,方才意識到川普2017年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報告中,所謂試圖挑戰美國的地位,並威脅到美國的繁榮與安全的「戰略競爭對手」(strategic competitor)的國產疫苗,已進入自家「後院」逾半年。

拉丁美洲殖民時期的主要宗主國西班牙政府於2021年4月宣布,將自7月後援贈拉丁美洲750萬劑新冠疫苗。美國拜登(Joe Biden)政府於5月宣布,將提供世界其他國家6000萬劑AZ疫苗,以及2000萬劑美國疫苗;6月21日美國宣布第一批5500萬劑新冠疫苗中的1400萬劑,分配予拉丁美洲(第二批2500萬劑中,拉丁美洲獲分配600萬劑)。

美國首批援贈之150萬劑疫苗,於6月27日運交我中美洲友邦宏都拉斯。另世界七大工業國組織(G7)在6月英國峰會中,承諾於明(2022)年提供10億劑新冠疫苗與中低收入國家,其中美國宣布捐贈5億劑。

雖然21世紀的俄羅斯與拉丁美洲關係強調意識型態放兩邊,但無疑地,傳統上一個使用俄製武器的國家,自然是與俄羅斯關係友好的國家;而現在從一個國家所使用的新冠疫苗種類,可判斷該國在國際社會的政治立場,亦為兩國政治關係發展之指標,新冠疫苗成為最新大國地緣政治競逐的外交政策工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