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反駁「不疫調」質疑,北市7醫院「免費PCR篩檢」7日開放預約

柯文哲反駁「不疫調」質疑,北市7醫院「免費PCR篩檢」7日開放預約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眾黨發言人楊寶楨澄清,疾管署官網是公開「足跡」供民眾查閱,但是疫調資料則是上傳到中央的法定傳染病系統,讓指揮中心統籌運用,台北市府每一筆確診者的疫調資料都有確實上傳,絕無蓋牌。

台北市今(5)日確診數15人,為全台最高,且為新北市5人的3倍。過去一直未公布確診者足跡的台北市,近日陸續被爆出北農、環南市場、虎林街、南機場某國宅逾10多例等群聚,台北市長柯文哲下午表示,從7月7日開始,開放台北市7醫院免費幫民眾進行PCR篩檢,採醫院網路掛號系統預約,不限制是否為台北市民。

柯文哲:台北要建立普篩的PCR系統

柯文哲說,開放PCR免費篩檢的7家醫院,包括聯合醫院和平院區、中興院區、仁愛院區、陽明院區、忠孝院區、關渡醫院、萬芳醫院。7家醫院一天做幾百個,這7家醫院也均勻分布各地,若有里長或公衛判定有需要PCR的,也可以帶隊預約,台北市要建立普篩的PCR系統。

至於建議篩檢對象為無症狀者、具有接觸史、具有旅遊史的民眾來PCR快篩,不限台北市民。篩檢流程為透過各醫院網路掛號系統,採線上預約取號並於指定時間至現場篩檢。柯文哲強調「不是隨到隨做」,無論是個人或是團體要帶隊篩檢,都要先上網預約,藉此控制人流與醫療院所量能。

至於經費,先暫時用災害準備金因應,如果經費用完,柯文哲表示,「到時候再想吧」。至於立委林昶佐質疑,之前為什麼台北不做大規模的PCR廣篩?柯文哲表示,台灣是到了6月中旬才開始有大規模PCR檢測能力,特別是北榮到苗栗電子工廠篩檢時,才顯現台灣有能力做大規模PCR。

而這兩天又被爆出有群聚感染的南機場夜市附近、中正區某國宅,《中央社》報導,此國宅所在地的里長方荷生昨天指出,里內某國宅已累積10幾例確診,正協助居民造冊,居民約有2000人,已造冊的逾300名居民明天可搭乘防疫巴士前往聯醫篩檢。至於未造冊但仍有意願的居民,因為今天已經宣布聯合醫院7個院區開放市民免費PCR,所以明天無法搭車的人可以直接到和平院區等院區篩檢。

方荷生指出,忠勤里從疫情爆發以來一直有零星確診個案,5月中更開始變多,至少10幾例確診,因為這邊居民生活圈都在青年公園或環南市場,所以判斷感染源可能是從那裡來的,但市府、中央不願證實感染數字及疫調結果。

台北市「疫調匡列」遭質疑,原因在於「不公開」

台北市的防疫至今飽受批評,許多人質疑柯文哲,台北市「不疫調不匡列不隔離」是不是佛系防疫?台大醫師施景中砲轟北市不疫調、不匡列;不過副市長黃珊珊和文哲昨晚在臉書上反擊,強調疫調、匡列都是經過法定傳染病系統監控,「假如未疫調,那些關在防疫旅館的人是從哪裡來的?」「如果再說台北市不疫調、不匡列,就是在說中央跟我們一起做假嗎?」

柯文哲也表示,一般疫調是鎖定與確診者的親密接觸者,匡列後隔離,隔離期滿前才驗PCR,決定是否解除隔離。但親密接觸者可能在隔離期間發病並且傳染給他人,因此北市府決定提前在隔離的第4至5天,先為隔離者做PCR篩檢,一旦確診,就可以提早追溯其他接觸者。

至於沒有被法定匡列的其他接觸者,市府也一一打電話確認健康狀況,鼓勵這些接觸者出來篩檢。例如之前大安區某耳鼻喉科診所有317位非法定匡列者,在疫調人員勸說下,目前已有292個人篩檢,從中驗出3人陽性。台北市有450位疫調人員、還有衛生局各級長官,他們的工作不應該被惡意抹煞。

台北市議員林亮君則表示,台北市疫調作業確實並沒有中斷,然而為什麼許多人質疑台北市的疫調工作,就是因為柯文哲曾公開說「疫調沒有用了」,又一直以來未曾公布確診者足跡,台北市的疫情資訊不透明,導致許多人以為台北市已經放棄疫調。

根據台北市官網顯示,疫情從5月延燒至今,目前僅公佈6月30日起約7筆足跡資料。這樣的數字,也讓前民進黨立委林靜儀日前在臉書上嘲諷,「對,台北有疫調,但公開的只有個位數。」

民眾黨發言人楊寶楨則澄清,林靜儀所說的疾管署官網是公開「足跡」供民眾查閱,但是疫調資料則是上傳到中央的法定傳染病系統,讓指揮中心統籌運用,台北市府每一筆確診者的疫調資料都有確實上傳,絕無蓋牌。台北市府多次說明,只要每日確診案例20例以下,就會公開足跡資料;之前沒有公開,是因為當時周確診人數較多,公開足跡恐怕造成市民「假象安全感」,希望大家都能保持警覺,盡量避免出入公共場所。

《風傳媒》報導,北市府發言人陳智菡表示,目前北市疫調是由12區健康服務中心的人、衛生局疾管科同仁為主,還有一些其他場館關閉後調度過來支援的人。確診者確診後就會去做疫調,疫調完後會以同心圓方式,第一圈是確診者的親密接觸者是需要匡列隔離的,這些人會住進防疫旅館或檢疫所,除了隔離的14天期滿前要驗PCR,北市也會在隔離大概4、5天時就先做1次PCR,就可以先知道這人是不是確診了,及早匡列其他可能感染者。

陳智菡也說,「公布足跡以前是很沒必要,案量太多,到處都是」,現在雖然個案比較少,足跡就也比較少,大概上班、回家,可能就是搭乘什麼交通工具還有去賣場或便利商店,不過在三級警戒、娛樂大幅減少後,也變得很少,公布足跡的必要性就降低很多。且現在大家都戴口罩,就防疫醫師角度來說,沒必要去匡列這麼多人,除非公開場域不特定人又沒戴口罩又有接觸,不然不需要公布這麼多足跡。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