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扶國際服務影展】作為一名社工,面對真實且脆弱的貧窮,是無力和無奈

【家扶國際服務影展】作為一名社工,面對真實且脆弱的貧窮,是無力和無奈
Photo Credit: Chitto Cancio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突發疾病、意外,都是讓人們落入貧窮的「轉捩點」,貧窮的脆弱以及變動性,不只可能讓脫離貧窮狀態的人們重回貧困,我們每個人也都可能因各種變動而落入這種真實。

文:劉心穎(家扶基金會專員)

什麼是貧窮?對於許多人來說,月底的時候總能「感受」到一股生存的壓迫感就在我們身旁;然而安居樂業、生活穩定的時候,又會覺得這只是種若有似無、亦遠亦近的「概念」。

那麼貧窮究竟是事實、概念,或只是種主觀的感受?實際上,就連最嚴謹的學術界也尚未達成共識,因而難以找到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論述來加以定義。最常被使用的定義可以分為相對貧窮(relative poverty)和絕對貧窮(absolute poverty)兩種。

絕對貧窮,是以貧窮線為劃分,即「足夠維持基本生存所需(飲食、居住、衣著)的最低生活水準」,美國、世界銀行都以此為判定標準。相對貧窮則認為貧窮不只是缺乏生活必需品,而是基於社會比較,一種相對剝奪的概念,目前台灣「準貧窮線」的認定方式即是根植於此。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衍生的貧窮詞彙,例如和主觀貧窮(subjective poverty)、工作貧窮(working poor)、青年貧窮等。

然而,比起艱深的名詞釋義,或者學理探討,這篇文章更想著墨的是工作所見的「真實」。正如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Banerjee和Duflo在《窮人的經濟學》一書中所提醒的:思考如何改善貧窮之前,應該理解到貧窮及衍生問題發生在錯綜複雜的現實面,絕非宏觀數據能夠輕易概括。

所以,貧窮的現實是什麼呢?作為一名社工,或許是所有行業中,最靠近貧窮者的工作了,基於這樣的「區位優勢」,我想試著分享助人工作者所見的貧窮,以及社工專業和國際援助發展(尤其專注於在地兒童和家庭)長久以來如何回應和處理貧窮問題。

對社工而言,貧窮是一種真實,然而在我投入社會工作之前,貧窮是件距離我生活十萬八千里遠的事情。猶記初出茅廬第一次家訪的我,所見的真實,是難以言喻的沉重。

我的個案是一位國小三年級的小女生,案母是新住民媽媽,獨自照顧女兒和因為工安事件而半身癱瘓的先生。三個人住在10坪大的空間,案母靠著政府補助和案父的勞保理賠金維持生活。初次訪視的時候,我拿著一些生活必需品(一袋米、醬油、沙拉油,好像還有衛生紙和尿布),有點不知所措地進門。那天一邊與個案和案媽閒(尬)聊,一邊跟著做家庭代工。那一刻,我感受到自己曾學習過的專業工作方法完全派不上用場,只感受到自己是名外來者,踏入了另一個世界。

家訪結束後,我在田間小路上騎著摩托車,四周都是水田,他們家幽微的燈光飄搖在一片漆黑當中。剎那間我意識到,他們在社會中或許也是這樣隱晦且微弱的存在。那是我第一次離貧窮如此近,從此以後貧窮於我,不再只是開案資料上的一串文字敘述。不過很遺憾地,現實中往往不會出現童話故事裡的happy ending,許多家庭仍然在貧困中掙扎。可是那盞燈,仍指引我在這塊領域持續耕耘。

作為一名社工, 看見真實只是這份工作的第一個挑戰,隨著真實而來的是難以想像的脆弱。

一個我們所服務的蒙古家庭,一家五口居住在直徑約5公尺大的蒙古包中,睡覺、煮飯、生活起居都在裡頭(廁所除外,有時在蒙古包外,有時需要走五分鐘到社區的公用衛浴),取水則需要提著水桶跑到幾公里外的供水站,再提著沉重的水桶走幾公里回來。案母染疫後,由於必須住院接受治療,案父只好邊工作邊照顧三個小孩。原以為已經不算好的狀態,在二個孩子相繼染疫後,更是雪上加霜。即便蒙古的醫療費用不高,案父仍需要奔波照料家人,不得不暫停工作。幸運的是家人已逐漸康復,只是工作與生計還得重新籌謀。

去(2020)年世界銀行指出, 因為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區域衝突和氣候變遷,過去20年來已穩定下降的極度貧窮人口首度攀升, 預估今(2021)年將增加1億5000萬名極度貧窮人口(請注意這僅僅是額外增加的部分,並沒有算進原本就屬於極度貧窮的人口數)。這會使全球極度貧窮人口的佔比,從2019的8.4%上升至最高9.4%,重挫全球在脫貧和扶貧方面的努力。

疫情、突發疾病、意外,都是讓人們落入貧窮的「轉捩點」,貧窮的脆弱以及變動性,不只可能讓脫離貧窮狀態的人們重回貧困,我們每個人也都可能因各種變動而落入這種真實。

作為一名社工,真實且脆弱的貧窮,是無力和無奈,也是社工們花費大半青春年華搏鬥的對象。

我常常說社工「住海邊」,因為我們真的管很寬!以上述二個例子來說,從家庭的生計、一家人的健康到孩子未來的教育,甚至住家附近的環境,都屬社工們「創造改變」的範圍。我們需要評估眼前的家庭所缺少和擁有的,以及自己手上所能調動的有限資源,試著從家庭的各個生活層面來盡可能地保障他們不再落入更危險的生活狀態。我們每月提供生活補助、日常營養品;和學校合作,提供免費的營養午餐;和區政府合作,蓋供水站和廁所;甚至孩子長大了,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我們也提供獎助學金。社工嘗試從服務對象的各種生活層面,撼動貧窮,並引導他們適切發展。

從小孩到大人、從生活到夢想,作為一個最靠近真實的人,我們希望自己在這場與貧窮的拔河中,即使不能成為拉一把的關鍵角色,也盡力保護我們的服務對象不致落入無盡深淵。即使貧窮讓人無力又無奈,任何一個人也不應該因此失去做夢的機會。

一些機會加上一點點目標明確的協助,有時候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窮人的經濟學》

倘若詢問社工,是什麼樣的理由讓他們願意繼續從事這份工作?獲得的答案十之八九想必會跟改變有關。從事社會工作,有很大層面都在追求和創造改變的機會,而任何些許的改變,都可能會打開一扇門或窗,讓光線照進幽暗的長廊,指引前行的方向。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助貧,不是一個人做了很多,而是每個人都做了一點點。」我深信,在付出那一點點以前,必須要先從看見背後的真實開始。今年暑假,我們舉辦了家扶國際影展,試著把這些真實透過電影和我們的對談呈現,邀請你一起來看見真實、發掘改變。


關於影展放映會+與談活動:影展放映主題:貧窮日常

明天會更好|Something Better to Come
Hanna Polak|Denmark / Poland |2015|Color|98 min

電影《明天會更好》(Something Better to Come)是⼀段不平凡的求⽣故事,引領我們前往莫斯科紅場13英哩外的⼀座垃圾場。在這裡,⼈們掙扎與⽣活著…也渴望著⽣活可以變得更好!本場次邀請到家扶柬埔寨分事務所與⼈⽣百味, 交流於行動實踐時,觀察貧困社會現象的所⾒所聞,探索與相對邊緣或弱勢者之間更緊密連結的可能。

本次影展藉由影像的紀實與再現,環繞探討貧窮日常、教育、居住正義、強迫遷移、家的建設等主題,喚起人們對於國際服務與社會實踐的省思。並邀請大眾一同想像未來如何在快速變遷的社會中共同生活,也思索個人或台灣在面對不同國際發展議題時,所能扮演的角色。

想知道2021年家扶國際服務影展活動更多訊息,可點此瀏覽影展網站家扶國際服務臉書

關鍵評論banner-1080x648(1)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