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APP」即將開幕卻還沒上路,日本「科技防疫」沒有一個劇本成功

「奧運APP」即將開幕卻還沒上路,日本「科技防疫」沒有一個劇本成功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國在COVID-19疫情下,都會強化入境檢疫,但各國在如何落實「確保所有入境旅客都有關好關滿14天」,則各有自己的一套。日本政府想靠著科技產業,塑造日本版科技防疫很成功的故事,很可惜目前看下來沒有一個劇本成功。

各國在COVID-19疫情下,都會強化入境檢疫,日本當然也是如此。最基本的做法包括:要求所有入境旅客都要14天居家檢疫,但各國在如何落實「確保所有入境旅客都有關好關滿14天」,則各有自己的一套。例如:台灣就有以手機訊號配基地台為基礎的「電子圍籬1.0」。

然而,像電子圍籬這樣的做法,其實有賴電信業者願意和大政府合作,以及民眾的支持,並非各個國家想做都可以辦到,日本就是其中一例。即便如此,日本政府仍想靠著(自以為強大的)科技產業,企圖塑造日本版科技防疫很成功的故事,很可惜目前看下來沒有一個劇本成功。

目標打造「只有日本才能辦到」的成功敘事

最知名的失敗例子莫過於全名應為「接触確認アプリ」的COCOA(COVID-19 Contact Confirming Application)。

日本政府這些劇本會失敗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政府內部並沒有熟悉這些應用軟體開發的人才,所有工程都必須要外包出去,外包出去的成品又受限於開發時間、費用,還有政府內部沒有人才可以實測成品的好壞;沒有考慮到使用者習慣;開發前的計畫太過龐大,沒有考慮到可行性,導致最後出來的成品和原先計劃落差太大,只會讓民眾感到扣分……

即便日本政府在COCOA這件事情上,幾乎可以說是顏面掃地,民眾幾乎已經無法相信政府有能力開發應用程式,但日本政府還是不死心,為了要打造出「放眼世界各國,現在只有日本有能力辦奧運」的成功敘事,使用智慧型裝置的應用軟體,落實14天居家檢疫,就成為日本政府新的著力點。

這款應用程式的名稱,就叫做「奧運APP(オリパラアプリ)」。怪的是,眼見東京奧運即將在一個月內舉行,卻很少有機會聽到這款APP的名字,因為這款APP根本還沒上路。

過度理想的構想,跟不上局勢變化

這款「奧運APP」原本的構想是,為了因應奧運賽事期間會有大量外國旅客入境日本,外國旅客在取得入境日本的簽證時,就必須要下載這款APP,作為入境日本之後的健康管理護照。外國旅客只要下載這款「奧運APP」,就可以省去入境後的14天居家檢疫。

此外,入境日本期間須定期透過這款「奧運APP」回報個人健康狀況,如果健康狀況一有異常,就可以迅速接受PCR篩檢,確診COVID-19的話就會送醫治療或入住防疫旅館養病。

因此,這款「奧運APP」預計要綁定外務省的電子簽證查詢系統「査証システム(eVISA)」、法務省與出入國在留管理廳的出入國管理資料庫、厚生勞動省的「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者等情報把握・管理支援システム(HER-SYS:Health Center Real-time Information-sharing System)」與「新型コロナウイルス感染症医療機関等情報支援システム(G-MIS)」。

上面這些計畫,都是去(2020)年秋天日本政府有這個「奧運APP」想法時的提案。這段時間,除了COCOA就是在這段時間破綻百出徹底宣告失敗,還有上面提到的HER-SYS也是在這段時間新開發出來的系統,但原本構想和實務操作有一大落差。

最重要的是,今(2021)年 3月20日正式宣佈東奧不會開放外國觀眾入境日本觀賽,那這款「奧運APP」是要辦還是不辦?

開發費用高達73億日圓

回顧「奧運APP」的開發過程。這款「奧運APP」的構想,最早最早是在去年秋天浮上檯面,大概就是COCOA正式啟用後沒多久。但它是一直到去年底才開放競標,然後在今年1月14日由NTT、日本ビジネスシステムズ(JBS)、NEC、アルム(Allm)和ブレイン這5家公司的聯合團隊,以73億1500萬日圓標下。

雖然這款「奧運APP」的功能,和COCOA相比確實是很多樣,但對比COCOA的開發費用只有3億9000萬元,就會覺得73億1500萬日圓的費用相當驚人。

按照當初NTT等5家聯合團隊提出的企劃書,這73億1500萬日圓包括:應用程式開發費18億日圓、相關公部門資料庫整合費14億日圓、臉部辨識功能5億日圓、提供醫療機關使用的輔助頁面5億日圓、開發支援多國語言的15億日圓、設置客服中心的17億日圓等。

開發到一半才將開發費用砍半

NTT為首的團隊標下「奧運APP」這個案子時,還沒有宣布今年奧運要取消外國觀眾入境觀賽,所以是按照海外觀眾80萬人、奧運相關人士40萬人,與300萬名日本境內的觀眾做規劃。會需要把日本國內觀眾算進去,是因為這款「奧運APP」的臉部辨識功能,是民眾進到會場時的個人身份辨識系統。

原本這款「奧運APP」的開發成本就已經高得驚人,除以80萬名海外觀眾與40萬名奧運相關人士,平均一個人就要6000日圓。既然目前確定不開放海外觀眾入場,現在最多只可能有40萬名奧運相關人士「有機會」使用到這款APP,平均一個人的使用費就要1萬8000日圓,實在是太荒謬。

所以日本電子改革大臣平井卓也在6月1日宣布,要將「奧運APP」的開發費用砍半,從73億下殺到38億5000萬日圓。

具體而言,平井卓也的說法是修改和NTT等5個公司聯合團隊的契約,取消串連外務省電子簽證查詢系統、縮小客服中心的規模、撤掉原定在各個會場設置臉部辨識系統的計畫,只留下針對奧運選手團的每日健康管理,及PCR篩檢預約功能。但實際上在變更合約的同時,據報導,負責會場臉部辨識系統開發的NEC,已經將系統開發完成了。

雖然目前已經過了「奧運APP」表訂上線時間(6月1日的記者會是說6月下旬上線),各國奧運代表團也已經陸續抵達日本,看樣子這個「奧運APP」實在沒有上線的必要,但並不表示日本政府就此放棄「科技防疫」這件事。

因為在「奧運APP」開發期間,日本政府就有想出了替代方案——把一個APP拆成3個。

東京奧運日本疫情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把一個APP拆成三個現有的APP應急

厚生勞動省在今年3月12日宣布,即日起入境日本的所有旅客(包含日本國籍持有者),都必須要在智慧型裝置上下載下列三種應用程式。如果沒有智慧型手機的話,可以在機場自費租借一台。

  1. 確認智慧型裝置所在位置GPS座標
    原使用OSSMA(Overseas Student Safety Management Assistance,留学生危機管理システム),後改為OEL(Overseas Entrants Locator,入国者健康確認センター位置情報アプリ)
  2. 確認人是否待在室內的視訊通話APP
    原使用Skype或WhatsApp,在5月14日後改為MySOS
  3. 可以連續紀錄智慧型裝置GPS位置的軟體:Google Maps的時間軸
  4. 接觸追蹤APP擔當的COCOA

厚生勞動省的概念是,它需要確認大家在14天居家檢疫期間,是否都有乖乖待在指定地點,所以它需要一款可以確認當事人GPS座標位置的方法。

但因為日本政府沒有辦法用GPS持續追蹤居家檢疫者的座標位置,所以它把這個功能拆給OSSMA(後來改成用OEL)和Google Maps的時間軸。利用OSSMA(後來改成用OEL)內建的所在地GPS位置傳送功能,向日本政府回報所在地GPS。如果未來有需要做疫調,再請當事人點開手機內的Google Maps,調閱這段時間的移動軌跡。

至於需要多加一個視訊通話的原因是,OSSMA(後來改成用OEL)只能「按一鍵回傳當下所在地的GPS位置」,但沒有辦法判斷當事人是否乖乖待在室內隔離,所以需要公部門職員每天打視訊電話,確認大家在14天居家檢疫時間是不是有好好待在室內。另外再搭配每天需要用e-mail定時回覆健康狀況,就是日本「科技防疫」的架構。

從海外留學生危機管理系統到居家檢疫

說起這個OSSMA實在是非常有趣。OSSMA的全名是「留学生危機管理システム(Overseas Student Safety Management Assistance)」,所以原本這款應用程式是針對到海外留學的日本人,如果在外地發生什麼狀況,需要救援的時候,可以按下這款APP內建的位置通報鈕,所在地的大使館就會前來協助。

OSSMA內建的功能還滿多的,看是即時口譯服務,或是所在地發生天災人禍,大使館需要確認留學生安全時,也可以透過OSSMA要求學生回報(想知道OSSMA完整資訊可以點擊這裡)。

問題是,OSSMA就算只用簡稱念,叫它OSSMA,還是無法改變這款APP原本是針對「不在日本境內的日本留學生」的事實,而且OSSMA裡面還有很多是,對於14天居家檢疫的入境旅客來說不需要的功能(所以將OSSMA擴大使用到居家檢疫時,厚生勞動省還一直呼籲大家不要點選其他按鈕,因為會出問題)。

因此,日本政府就把OSSMA裡面這個「按一個按鈕就可以回報當下GPS位置」的功能單獨拉出來,從3月26日後改用後來這款專門針對14天居家檢疫者使用的OEL(Overseas Entrants Locator,入国者健康確認センター位置情報アプリ)。

使用市面上常見的通訊軟體,成效卻很差

會需要從Skype或WhatsApp,在5月14日後改為MySOS,又是不太一樣的理由。

厚生勞動省在今年3月12日突然宣佈,要針對入境日本的所有旅客,使用手機應用程式「落實14天居家隔離」的防疫措施,就是要打造日本可以透過科技防疫的劇本。但問題是時間太緊迫,來不及開發新的APP(如果要開發的話,就會一次開發一個可以整合三個通能的APP,但很顯然地原本具有這樣功能的「奧運APP」看樣子是死產了),所以就先用Skype或WhatsApp替代。

然而,就算是使用市面上算是滿普及的Skype或WhatsApp也會出包。最初,日本政府指定的視訊軟體只有Skype一種,就被民眾質疑「為什麼是用Skype?不能用其他的通訊軟體嗎?」,或是「不想讓政府知道自己平常在用的Skype帳號」等等。

所以在3月26日就多開放了WhatsApp讓大家選擇(然後還是沒有解釋為什麼是Skype或WhatsApp),只要在入境時的誓約書上勾選是要用Skype還是WhatsApp,公部門的人就會用當事人指定的視訊軟體聯絡你。(3月26日版的誓約書在第3頁,可以勾選是要用Skype還是WhatsApp聯絡,但在6月18日版的誓約書就沒有這個選項)

改成國產APP就能解決問題?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大家在誓約書上都已經勾選是要Skype或WhatsApp了,卻頻頻傳出選擇WhatsApp的人遲遲接不到來自厚生勞動省的電話。據厚生勞動省的說明,這是因為職員沒有注意到大家是勾WhatsApp,都習慣直接打Skype,才會出現這些狀況。

有鑑於此,厚生勞動省才在5月14日後改用MySOS擔任視訊通話APP的角色,並強調MySOS是日本國產的APP,比起Skype或WhatsApp是外國開發的軟體,伺服器也在日本國外,MySOS對於厚生勞動省還說比較好掌握。(關於MySOS的介紹可以看它們的官網,有繁體中文版

把急救APP當視訊軟體用

事實上,MySOS原本不是一款視訊通話APP,而是アルム(Allm)開發的急救與醫療照顧APP。對,就是和NTT等五個公司聯合標下「奧運APP」案子的アルム(Allm)。而MySOS原本內建的視訊通話功能,其實是給等待急救人員到達期間,可以透過MySOS和旗下醫療專業人員聯繫,詢問暫時處置措施的遠距醫療服務。

總之,目前看起來從Skype或WhatsApp改成只能用MySOS的做法,確實是有「比較容易找到人」。原本在今年4月,每天頂多只有100人左右能打通電話,其他都是靠e-mail確認居家檢疫者的狀況。5月底改成MySOS後,一天能打通的件數來到6000件。

厚生勞動省不敢隨意公布姓名

目前日本每天平均約有2萬2000人進行14天居家檢疫,據厚生勞動省的說法,目前每天約有15%(相當於4000人左右)「怠於」透過e-mail或各種APP回報健康狀況。原本厚生勞動省是說,從5月起要嚴格執行,如果失聯超過3天就會公布姓名,但實際上厚生勞動省一次也沒這麼做。理由是擔心如果公布14天居家檢疫期間「怠於」回報健康狀況或位置的民眾姓名,會造成民眾困擾及反彈。

照目前看下來,「奧運APP」很可能在奧運前是生不出來(除非它可以下星期就上線,不然奧運開幕式是7月23日的話,再晚根本沒有意義),反正現在會為了奧運進出日本國門的只剩奧運選手代表團和外國記者,相對來說比較好掌握。

然而,明明都是為了奧運來日本,外國記者的入境檢疫措施卻和奧運選手代表團大不同。

外國記者隔離期間遭GPS定位監控

目前日本政府針對奧運選手代表團,是採取除了入境前和入境後都要每天採檢之外,只要採檢結果都是陰性,就可以免除14天居家檢疫,但只能往返選手村和練習場、比賽會場的「泡泡模式」。

但日本政府面對外國記者,卻不是採取和奧運選手代表團相同的「泡泡模式」。如果是為了採訪東京奧運前往日本的外國記者,基本上必須要經過14天居家檢疫,但如果入境14天內需要跑採訪行程,原則上至少要做滿3天居家檢疫,其後11天如果需要跑行程,只能跑事前有申報的採訪行程,並需要遭到當局24小時GPS定位追蹤,違者恐將驅逐出境。

此外,為了採訪東京奧運抵達日本的外國記者,不能住在民宿或友人家,只能入住東奧組織委員會指定的150間旅館。

對此,國際記者聯盟(IFJ)表達強烈反彈,認為東奧組織委員會此舉無視外國記者的隱私權,並限縮了新聞報導自由,要求東奧組織委員會撤銷這項只針對外國記者的防疫措施。

目前東京奧運委員會只有發表針對奧運選手及奧運相關人士的防疫對策,但並沒有做出針對媒體的防疫指南。

本文同步刊載於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