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歡迎阿拉伯人「家庭團聚」?以色列國會未通過《入境法》的政治算計

不歡迎阿拉伯人「家庭團聚」?以色列國會未通過《入境法》的政治算計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以色列境內幾個為巴勒斯坦人發聲的非政府組織,數度連同幾位梅雷茲國會議員,循司法途徑挑戰這項對巴勒斯坦人帶有歧視性的條款,主張這侵害了《基本法》保障的組成家庭基本人權。

以色列時間今(2021)年7月6日清晨,在幾番波折後,內政部長沙凱德(Ayelet Shaked)終於將一項《公民暨以色列入境法》(Citizenship and Entry into Israel Law)臨時條款延長案提交國會進行表決,表決結果是59票贊成、59票反對(註1),使得這項臨時條款在18年後,首次未在國會過關。

D1212-042
以色列內政部長沙凱德(Ayelet Shaked),攝於2016年|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Mark Neyman)

表決前兩週,沙凱德多次與政府內部的左派政黨及阿拉伯政黨成員進行溝通,試圖說服這些向來反對這項條款的政治人物,投下支持票;在歷年的表決中總是投下贊成票的在野黨及其領袖前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不僅多次表示這次將投下反對票,還不斷譏諷新上任的班奈特(Naftali Bennett)政府,無法確保政府成員支持這項臨時條款;這導致沙凱德因為不確定法案是否能獲得多數安全過關,數度延後該條款的表決。

粗略地說,這項在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Second Intifada)期間提出、通過的臨時條款,旨在防止來自加薩(Gaza)、西岸(West Bank)及幾個被以色列視為敵對國家的人民,假借親屬團聚之名,在以色列境內行攻擊平民之實。受該條款影響最大的,通常是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裔,連同他們來自西岸及加薩的配偶。

按慣例,以色列國會必須在每年6月左右表決通過延長這項在2003年通過的臨時條款,以確保規定的持續性;今年由於適逢新國會上任,截止日被寬限至7月6日午夜以前。

6月中下旬,當沙凱德示意會盡快將該法案付諸國會進行表決時,政府內部的幾位阿拉伯政黨、左派及中間偏左成員,都紛紛表態會堅決反對這項歧視巴勒斯坦人的法案;而歷年來總是投下贊成票,因而本該被視為支持鐵票的幾個右派在野黨,如前總理納坦雅胡的聯合黨(Likud)、兩個哈雷迪政黨及宗教錫安主義(Religious Zionism)等,似乎是「換了位置,換了腦袋」,陸續有成員放話將在表決時投下反對票,甚至讓這場投票轉變為對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使得政府垮台。

這屆以色列政府勉強結合了61席國會議員,包含了來自政治光譜位置迥異的8個政黨,儘管這些政黨領袖最初都矢言,他們將把精力放在各黨較有共識的民生經濟等內政議題上,但像是這項公民法臨時條款延長表決案、具有時效性的法案,已經開始凸顯政府內部難解的矛盾,也考驗著各政黨及班奈特解決歧異的智慧。

March_2021
資料來源:以色列選舉委員會,謝宇棻製圖

6月27日週日上午,在參與例行的內閣會議前,曾經表示會投下反對票的區域合作部長、梅雷茲(Meretz)的弗雷伊(Issawi Frej),對媒體表示:「政府的穩定比什麼都重要。」似乎在為自己可能在表決時彎髮夾投下贊成票的行為,做出預告。

撇開在野黨為反對而反對的政治考量,圍繞在這項臨時條款的各種喧囂,反映以色列內部對「家庭團聚」這類移民的糾結,也反映當代不少國家面對的幾項移民議題。

以色列的「家庭團聚」(Family Reunification)政策

基於保障人民組成家庭的基本人權,當代多數國家都制定法令專門處理「家庭團聚」、或「親屬移民」這樣的移民途徑;簡單地說,就是具有某國公民身份(citizenship)或各種長、短期居留權者,為不具公民身份或居留權的家庭成員,申請該國居留權或公民身份;像是父母這樣的直系血親、手足之類的旁系血親,都屬於家庭團聚移民,其他還可能包括跨國收養等。

在當代不少國家,家庭團聚通常佔移民的大宗。根據統計,2018年OCED國家的所有移民中,41%屬於家庭團聚這一途徑。

由於歷史、文化與制度等方面的特殊因素,以色列從建國至今,多數的「移民」是適用《回歸法》(Law of Return)的猶太裔外籍人士;根據《回歸法》,父、母、祖父、或祖母為猶太裔的外國人,或是改信猶太教者(註2),都有權利取得以色列國籍,即只要經由《回歸法》,就可以相對快速地取得以色列國籍,進而獲得健保、工作權等生存所需的基本公民權利。

嚴格說來,《回歸法》其實並不將從海外來到以色列的猶太裔視為「移民」(immigrants),《回歸法》中的「移民」之舉也不算是移民,而是「回歸」猶太人的故土(註3)。

因此,以色列儘管是一個有大量「移民」的國家,但家庭團聚、或甚至近年來在OECD等先進國家間越來越流行的技術移民(skilled immigration),仍算是相對罕見的移民項目。

然而,以色列境內及東耶路撒冷不少阿拉伯裔人民,會與來自西岸、加薩、甚至周邊阿拉伯國家的人民聯姻,並在婚後選擇透過家庭團聚(註4),帶著這些外籍配偶定居以色列。不過這樣的做法,在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期間,因為以色列政府的政策轉變,開始充滿變數。

長壽的「臨時」條款

2002年3月31日下午3點多,在以色列北部城市海法(Haifa)的一間餐廳(註5),發生一起自殺炸彈攻擊,造成16人死亡、40多人受傷。由於時值逾越節(Passover)假期,死傷者多為攜家帶眷在餐廳用餐的客人。

發動這場攻擊者圖巴西(Shadi Zakaria Tubasi,或Shadi Zakaria Tobasi),是一名22歲、來自西岸城市傑寧(Jenin)難民營的青年;由於圖巴西的母親具有以色列公民身份,因此他透過家庭團聚取得以色列公民身份,以至能進出西岸及以色列。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