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臥房的擺設,讓我們能好好的想念你」世越號船難週年,他用26張照片試圖抓住那些被遺忘的故事

「維持臥房的擺設,讓我們能好好的想念你」世越號船難週年,他用26張照片試圖抓住那些被遺忘的故事
罹難小孩的衣服仍懸掛在衣櫃外,然而父母的心同樣懸在空中。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攝影師Kim Hong-Ji在事發週年前夕,以鏡頭捕捉每個仍保留完好的臥房,一一傾聽每個窗口被遺忘的故事。

文:劉祥裕

去年4月發生的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即將在這個月16日屆滿週年。去年處在臺灣的我們,對於這件憾事的發生,不無深感哀悼與遺憾。

親人驟然的離去,會讓人感到措手不及。原本日常生活中,已經習慣有他在的默契,但因突然的意外無情地帶走他的氣息,而讓生活缺了一角。由於害怕失去與他相處的回憶,剩出來的空間,仍舊保留下來而成為一個窗口,讓活下去的人惦記他過去的足跡,同時代表他仍是家的一份子。因此,攝影師Kim Hong-Ji在事發週年前夕,以鏡頭捕捉每個仍保留完好的臥房,一一傾聽每個窗口被遺忘的故事。

這間是Jeong Cha-woong的臥房,他的母親Kim Youn-sil受訪時說道:「我對兒子覺得內疚,而且我很想念他。那些在最後一刻依舊冷靜待在船艙、同時掛念家人的孩子們,你們比我們棒太多了。我對這個國家再也沒有信心,如果小孩可以接受的話,我接下來想要移民國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立於床上的三把劍是Jeong Cha-woong的,他的夢想是當個劍道大師。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立於床上的三把劍是Jeong Cha-woong的,他的夢想是當劍道大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位是Kim Ju-hee的母親Lee Sun-mi,她說道:「春天已經悄悄到來,百花跟著綻放。但身為母親的我們,卻提不起笑容。我由衷地希望失蹤的小孩能夠順利被尋獲。假如我的小孩能夠回到身邊,該有多好。畢竟這件悲劇發生之後,世界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樣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隻玩偶夾在參考書堆中,這是Kim Ju-hee的書櫃,他的願望是想成為一名醫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隻玩偶夾在參考書堆中,這裡是Kim Ju-hee的書櫃,她的願望是想成為一名醫生。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個是Jung Hwi-beom的房間,而圖中則是他的母親與弟弟。他的母親說道:「在事故發生之前,家人間的互動關係很好。然而,現在因為試著不傷害彼此,我們漸漸地變得沉默,不如以往那樣熱絡。我希望能再一次見到兒子Jung Hwi-beom一面,一次也好,我想要緊緊得抱著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串照片懸掛在 Jung Hwi-beom房間的牆上,他未來想當一名汽車設計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串照片懸掛在 Jung Hwi-beom房間的牆上,他未來想當一名汽車設計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是 Shin Ho-sung的父母,他的母親說道:「 我曾經走上街抗議,並且要求調查出輪船翻覆的原因。過去曾有外國遊客朝我拍照,那當下我覺得自己根本是異類,即使我身在自己的國家。我只想要知道一個理由,為何船員們能全數獲救,而我們的孩子卻必須陪葬。」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件是Shin Ho-sung的學生制服,他未來想當一名韓語老師。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件是Shin Ho-sung的學生制服,他未來想當一名韓語老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是Huh Da-yoon的臥房,她的雙親則並肩坐在床上。她的母親說道:「我什麼都不想,只想找到我的女兒。在找到她之前,我絕對不會放棄。這一年,每一天就像2014年4月16日事發當天。過去為芝麻綠豆小事而大笑的時光,早已變成珍貴的時刻。我原本以為過著平凡的生活是件最簡單不過的事情,但現在我才深刻體會,是最難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Huh Da-yoon的自畫像依舊懸掛在臥房的牆上,她的志向是當幼稚園老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Huh Da-yoon的自畫像依舊掛在臥房的牆上,她的志向是當幼稚園老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是Kim Dong-hyuk的房間,照片中則是他的雙親。他的父親說道:「整起事故應該被完整地調查,而且做錯事的人更應該受到責難。如果我們始終不知道事故的原因,這類的意外將來還是可能再度發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Kim Dong-hyuk的夢想是當個網頁設計師。這些獎狀、證明是他之前獲得的。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位是Jeon Ha-yeong的母親Kim Yu-jeong,她說道:「我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讓我感受到它正在保護著我們。我原本想要告訴Ha-yeong的妹妹,關於我所驕傲的韓國,但這些日子裡我辦不到。身為大人,我們有義務保護我們的孩子。我希望我們的孩子平安長大,並且率領我們的國家往對的方向前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Jeon Ha-yeong房間有面牆掛著照片,她的夢想是當國際援助工作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Jeon Ha-yeong房間裡有一面牆掛著照片,她的夢想是當國際救援工作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位則是Park Sung-ho的母親Jung Hye-suk,她說道:「乖巧的孩子們因為大人的錯而喪命。世越號這場災難,點出我們社會的問題,雖然為時已晚,但大人們應該試著修補問題。我們必須努力去避免憾事再發生,並且試著建立珍惜生命的文化。我們的孩子並不責怪這個社會,他們試著拯救彼此的生命,並且掛念他們的家人。難道我們不需要學習他們在生命最後一分鐘所展現的努力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ark Sung-ho的書桌上,放滿他的學生證明以及與同學往來的書信,他的夢想是想當牧師。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