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在窗外潮本》:廣設大學很重要,執政者卻便宜行事選擇升格技術學院

《學校在窗外潮本》:廣設大學很重要,執政者卻便宜行事選擇升格技術學院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尤其1970年代起,許多人辦私立高職,是一種金錢投資,處處叢生的是學店。這些私立高職升格為專科,專科升格為技術學院,技術學院為升格大學,品質必然粗陋。私校收費又數倍於公立學校,這樣的第二國道如何能吸引年輕人就讀,紓解升學壓力?

文:黃武雄

廣設大學有什麼錯?

廣設大學沒什麼錯?若有錯,錯在浮濫升格;教改沒什麼錯?若有錯,錯在沒有面對關鍵問題。

1994年教改之初,台灣十八歲的青年,進入四年制大學的機會才只有18%。讓更多的年輕人不必為了擠大學窄門,困頓在補習班年復一年;讓這大學窄門的壓力,不致往下擠迫,扭曲中小學教育,戕害一代代孩子的心智。這樣的訴求有什麼錯?

廣設大學,是1994年410教育改造運動四大訴求之一。目的不只在紓解升學壓力,亦期望提升全民現代知識的水平。410民間教改的訴求是:台灣應該在五到十年之內,讓年輕人進大學的機會達到美國54%,甚至達到加拿大的60%以上。

如果大學能提供好的教育,讓更多的年輕人進大學接受現代知識的陶冶,拓展他們的知識視野。這項投資會回饋於社會,大幅提升未來的國力。

但我擔心當時的政府目光短淺,會便宜行事。早在1991年,我與朋友組里巷工作室,拍攝《笑罷童年》時,便藉那一百分鐘的影片,論述廣設大學的重要,且用很大的篇幅,說明我的擔心,擔心執政者會便宜行事,把高職專校升格為大學。結果將大幅降低大學的品質。

1996年吳京上任教育部長,提出「第二國道」的構想,果然要大量升格公私立技職專校。410教改人士到教育部前抗議,要求好好廣設公立大學,並指出公私立學校的不同定位:公立學校提供人民就讀的機會,私立學校發展特色。兩者定位一旦混淆,必定弊端叢生。

當時很多私立專校是高職升格的,品質就有很大問題,尤其1970年代起,許多人辦私立高職,是一種金錢投資,處處叢生的是學店。這些私立高職升格為專科,專科升格為技術學院,技術學院為升格大學,品質必然粗陋。私校收費又數倍於公立學校,這樣的第二國道如何能吸引年輕人就讀,紓解升學壓力?進這樣的大學,又如何能提升人民知識水平?

我找時任教育立委的王拓,去與吳部長陳述利害,可惜吳部長堅持如故。潘朶拉的盒子一經打開,教改便走上不歸路。很多私立專校背後都是民意代表及政府官員在支撐。「第二國道」一經通車,這些升格的技術學院與大學,便成了龐大利益集團,尾大不掉。它們的存在,阻擋了日後籌設新的、有水準的公立大學的任何提議。

今天面對大學浮濫的現實,我們必須釐清過去發生的事實與功過,但一味譴責過去並無濟於事。平心而論,許多技術大學雖然粗糙,但能讓我們的青年都有大學可去,也是好事。只是如何提升大學品質,才是未來要努力的目標。不夠水準的私立大學應該回歸巿場機制,政府有責任找較好的大學收容那些停招學校的學生,甚至藉這機會創辦有水準的公立大學。(後者一點都不難,詳見我寫過的《台灣教育的重建》一書。)

不要嘲笑我們的大學生程度太低,他們沒有在中小學受好的教育,也是國家的責任。教育的目的不只是培養人力,而是讓每一個人得到最好的內在發展。如果我是大學的辦學者,我會努力讓這些程度偏低的學生,在進入我的學校四年之後脫胎換骨,變成一個能思考、有視野的知識青年。這是辦學者與教授者的責任。

1970-72年我在密西根一所州立大學教書。我們教微積分的教授,被賦以一項任務:即使學生連國中數學的交叉相乘都不會,我們也要在一年之後讓他學會微積分。

事實上,我自己做到了。但不論有沒做到,這是我們拿薪水的教授對社會應盡的義務。作為教育者,我們不能嘲笑學生。

批評教改,不要忘了教改之前我們的孩子所受的苦。1974年我在彰中試教時的學生,因三次聯考不上而自殺身亡。這不只是一個特例。

另外,很多人指責廣設大學,擠壓技職系統,是對技職教育的歧視。1994年教改之前,台灣國中畢業生有七成被迫進入高職,因為高中的入學機會只有三成。當時很多高職都是私立的學店,學生不只學不到東西,還被學校以建教合作之名,送到血汗工廠,提供超級廉價的勞力。畢業後經常學非所用,大批失業人口,流落街頭以擺地攤為生。

410教改要求增加公立高中,提高國中畢業生的教育選擇權。同時讓技職人力,回歸人力市場機制。供需平衡,技職畢業生才不會被企業與工廠剝削,才能維持起碼的技職尊嚴。

事實上,410民間教改聯盟,與官方的教改會提出籌設綜合高中與完全中學,訴求是:高中生每學期必須選修一定學分的木工、水電、美容、工藝、修車、修電器品等技職課程,養成動手做的能力。高中畢業後能有一技在身。這是全人教育的一環。可惜這些訴求,教育部並沒有採納。

往事已矣,台灣的教育一直深受政治介入,甚至被嚴重扭曲。教改只為了還原,讓教育回歸教育。不要美化過去。戒嚴時期,台灣教育極端變態。解嚴之後,經過二十多年教改的衝擊,比起威權統治的年代,教育環境是有鬆綁。

今天很多孩子在壓力較小的教育環境長大,相對變得擅於思考,心地寬廣。這是美好的事實。尤其到了2014年之後,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在推動台灣向前走。

註:初稿寫於2015年7月7日,2020年9月修訂完稿。

相關書摘 ▶《學校在窗外潮本》:民歌浮離於真實生活上,反映了學校與真實世界的脫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學校在窗外潮本【網路時代版】》,左岸文化出版

作者:黃武雄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學校在窗外潮本》和《童年與解放衍本》是深入教育哲學的一對姊妹書。

《童》書探討人天生的能力(亦即人原始的創造性特質);《窗》書則拆解人活著的動力(亦即人存在的原始趣向)。從這兩條軌跡去探索生命的本質與教育。例如「維生肥大症」是當前人們挫折、焦慮、痛苦、精神貧困與種種災難的根源,也是環境危機的肇因。作者的教育哲學與生命哲學,回溯到童年,試圖從人天生的原始特質,與生活的原始動力,去開展生命與教育的實相。

進入21世紀網路時代,世界處於劇變之中。「資訊焦慮」這新的名辭一出現,便引起巨大共鳴。不只虛擬與真實,混淆不清;真與假、對與錯、是與非、甚至黑與白、天與地,都錯亂成一團。人們陷於資訊焦慮,看不到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未來的希望在哪裡?

但另一方面,網路發達資訊流通,卻誤打誤撞敲開百年來壓抑孩子心智的鎖,⋯解除大人與孩子之間的權力關係。

《學校在窗外潮本》說明了在網路時代自由教育、解放教育如何可能?現有學校如何避開人們既有的意識形態,讓新一代的孩子充分發揮潛能,開拓自由探索的人生。

話說從頭:維生、互動、創造;抽象與想像;世界是何長相?

(左岸)0GGK0315學校在窗外潮本學校在窗外潮本_立體書封_300dpi_2
Photo Credit: 左岸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