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已登入N號房》:那些加害者非常清楚,大韓民國對網路性犯罪的處罰有多薄弱

《您已登入N號房》:那些加害者非常清楚,大韓民國對網路性犯罪的處罰有多薄弱
遭記者圍住的即是營運「博士房」的博士趙主彬(音譯)|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警方還說,最初Kelly極力否認自己的嫌疑,但一一出示證據後再也無法辯解,才開始積極協助警方。我們知道,他是在執行自己在聊天室屢次強調的「遭警方逮捕時的應對方法」:一開始要極力否認,如果出現進退兩難的證據,再積極協助警方,可以減少量刑。

文:追蹤團火花(추적단 불꽃)

抓不到Telegram的那些人

火花:我們好像鎖定到了「兔子」,這些證據有幫助嗎?
警察:這都是有用的訊息!謝謝。

這是第一天追蹤兔子時,我們與警察的對話。暱稱「兔子」的人約比我們晚兩週加入高談房和衍生房,警方立案調查後,兔子的登場給了我們一線希望,「如果是這樣,就算是Telegram也能抓住他們了」。兔子不分晝夜的積極參與,很快便成為「熱血參與者」。他一開始就在聊天室公開了自己的個資,而且總是擺出一副看誰能有本事抓到我的狂妄姿態。

追蹤兔子的第二天,我們整理出他的個資:○○大學工科系十×屆,近期位置在光州廣域市,最近在大邱旅行。雖然這些匿名主動透露的訊息不能盡信,但也有屬實的可能,所以整理出了這些希望有幫助的內容。

追蹤兔子的第三天,當時積極參與活動的「Yigiya(李元昊)」和「查斯特」(特權房房長)等主要加害者覺得兔子很忠誠可靠,開始對他產生信任。兔子整日待在聊天室不停參與對話炒熱氣氛,接下管理新會員的工作,還不時上傳未成年的性剝削影像。

兔子就跟在熱門論壇DCInside上交網友一樣,跟Telegram聊天室裡的其他人交朋友,對居住同一地區的人尤其熱情。主要加害者甚至會對一般參與者說:「你們要多跟兔子學習。」也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注意到兔子。

大家想看「新作品」,因此越是大量上傳「新作品」的聊天室,參與人數也越多。主要經營者希望擴大聊天室規模再出售聊天室,因此參與者上傳的非法拍攝影像和參與態度,直接關係到出售價格。加害者從高談房另外開設衍生房,並以分享性剝削影像獲取利益。這些踐踏女性人格的人,想得到的只是金錢。

兔子在高談房衍生的其他聊天室裡活躍地參與對話,很快便成為其他會員的「榜樣」。因為在「特權房」和「自慰房」積極參與,暱稱暴露的頻率較高,僅三天時間,兔子就成為主要加害者眼中的主要會員。

「(附上連結)外國人給的童片(為兒童〔pedophile,戀童〕性剝削影像的縮寫),科。」

追蹤兔子的第四天,他主動上傳了一張在星巴克○○門市前的照片到聊天室,還有自己所在的地鐵站照片。我們希望這都是真的,每次他分享自己的日常,我們就會為了找出線索,誘導他多透露一些個資。就這樣,我們把獲得的所有訊息轉交給警方。

我們終於掌握了可以逮捕兔子的關鍵線索。兔子把自己的體檢報告上傳到聊天室,抱怨健康狀況不佳。Telegram不同於KakaoTalk,訊息會立即被刪除,為了確保這唯一的證據,我們打開手機螢幕錄影功能。

「速報,本人(體檢)×等級。」
「(應該)重檢吧?」
「只有視力×等級。」

兔子上傳體檢報告和醫院訊息的聊天室是「NOSAMO——我們的黃片倉庫」。這個聊天室共有一千五百人,但只有十幾個主要加害者跟兔子聊天。他們還會沒頭沒腦地說些嘲諷女性的言語,像是「兔子是為了去○○大學醫院看護士」。

追蹤兔子一週後,他開始主導以東南亞、澳洲和俄羅斯兒童為對象的「兒童及青少年性剝削影像」消費和散佈。之前他只是暴露身份、積極參與對話,現在慢慢開始原形畢露了。兔子開始向會員介紹只有少數人可以入場的國際聊天室,據悉那裡流通著歐美國家的兒童性剝削影像。

我們將其鎖定為主要加害者沒過幾天,他便在聊天室上傳兒童性剝削影片。如果能鎖定他的個資,就可以以散佈未成年人性剝削影像的嫌疑起訴他了。

火花:以現在收集到的資料很難逮捕他嗎?

警察:確認相關訊息需要走程序,我們已經與○○地方兵務廳取得聯繫,等拿到體檢結果屬於×等級的人的名單後,就可以鎖定嫌犯了。現在還在走程序。如果兔子的話屬實,一定可以抓住他!

幾天後,兔子在Telegram上消失。警方終於抓到他了。


團結的性剝削加害者

逮捕兔子只是開始,其他主要加害者也要付出代價。兔子跟Watchman、Kelly等人相比根本是小巫見大巫,特別是Kelly(申某)對兒童有著病態的執著,他不僅開設了「國內唯一蘿莉房」,還建立多個共享兒童性剝削影像的聊天室。他在聊天室發佈的公告與罪犯孫政宇經營全球性兒童色情網站「Welcome To Video」公告相同——「不允許上傳成人內容」。為了躲避檢舉,Kelly還強調影片必須壓縮上傳。

Kelly在聊天室裡的行為越來越過分,他不僅自豪地炫耀對兒童進行性剝削,還在東南亞旅行時拍攝路上的女童,影片裡他問孩子:「妳要多少錢?」我們把那段錄有Kelly的手和聲音的影片傳給警方。

Kelly自稱是公務員,還向大家傳授通過九級公務員考試的祕訣,他告訴大家去報名身心障礙特考,並聲稱「公務員考試考題能非法盜取」。日後警方逮捕到Kelly後證實,他只是一名準備考公務員的考生。Kelly也是Telegram聊天室最積極的參與者,他會不停發表「歡迎蘿莉」、「歡迎反社會、反人類」、「對高中生沒興趣」等言論,大方炫耀自己是戀童癖者。

很快的,一般參與者也成了積極參與者。暱稱「Kim Master」的人自稱是教會學生部會長,他上傳了教會孩子的背影照和一個七歲女孩躺著露出內褲的照片。看到其他人反應熱烈,他還大言不慚地說很有成就感。對Kim Master而言,非法拍攝是家常便飯,他不但會拍路上的阿姨背影,還偷拍、散佈朋友的母親、教會朋友和國中老師的照片。

把Kim Master視為Telegram裡熟人凌辱的開端也不為過,因為他不分年齡,只要是女性就會偷拍並上傳到聊天室。因此其他參與者也紛紛開始上傳自己朋友的照片。

過沒多久,Kim Master便建立「阿珠媽趙○○」的聊天室。一般參與者都以這種方式按照自己的「喜好」開設新聊天室,讓自己成為經營者。

二○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聊天室裡傳出某受害者自殺的消息,這些人卻毫無罪惡感地推卸責任說「住在○○(特定地區)的死了也沒事」、「這可跟我沒關係」。我們百感交集,擔心還會有受害者做出極端行為。雖然我們打給警方,卻沒有能確認的方法。我們幾天沒有闔眼,感受到對人類前所未有的厭惡和憎恨,一心只想殺死那些加害者。

八月底,Kelly消失了。不分晝夜都活躍於聊天室的Kelly突然消失,其他人開始懷疑「Kelly去哪了?被抓了嗎?」。熱血經營者「炸雞胗」認為Kelly不是會突然消失的人,情況一定不妙,於是解散了自己經營的聊天室。當時我們已經得知Kelly被捕的消息,看到這些加害者忐忑不安,我們心想「別急,很快也會抓住你們的」。

警方表示會審問Kelly、逮捕其他主要加害者,於是叮囑我們要確實保密。警方還說,最初Kelly極力否認自己的嫌疑,但一一出示證據後再也無法辯解,才開始積極協助警方。我們知道,他是在執行自己在聊天室屢次強調的「遭警方逮捕時的應對方法」:一開始要極力否認,如果出現進退兩難的證據,再積極協助警方,可以減少量刑。

二○一九年十一月,Kelly在一審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卻以判決過重為由上訴。檢方居然以考慮到Kelly對所有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沒有駁回。幾個月來,親眼目睹Kelly罪行的我們憤怒不已。僅一年有期徒刑,根本是無關痛癢的懲處。Kelly被判刑當天,我們把他所有罪行整理製作成影片上傳到YouTube,很多人和我們一樣憤怒,輿論也為之沸騰。

隨著嚴懲網路性犯罪的呼聲日益高漲,檢方便在二審判決前急忙提出要求重新審理,並試圖以追加調查改寫起訴書。以上傳兒童及青少年性剝削影片和未經對方同意拍攝性行為等嫌疑追加起訴。

二○二○年八月十一日,針對這些追加嫌疑,法院重新開庭,但Kelly聲稱檢方收集證據的過程違法,堅持主張自己無罪。第二天,Kelly放棄上訴,最終宣判一年有期徒刑。

那些加害者非常清楚大韓民國對網路性犯罪的處罰有多薄弱,可以說正是這種荒唐無稽的判決,助長了N號房事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您已登入N號房:韓國史上最大宗數位性暴力犯罪吹哨者「追蹤團火花」直擊實錄》,時報出版
作者:追蹤團火花(추적단 불꽃)
譯者:胡椒筒(hoochootong)

全面失控的數位時代,沒有人的身體和性是安全的!
那一天,我們看見握在手中的地獄……

非法拍攝、脅迫未成年、熟人凌辱、合成裸照……
我的隱私,我的身體,我的性,竟變成他人的娛樂
網路上的惡蔓延之迅速,超乎我們想像

在Telegram聊天室裡,加害者散佈非法拍攝影像、脅迫未成年自拍,
還惡意合成熟人照片,恣意發表性騷擾及厭女言論,甚至以此獲利。
加害者毫無愧意,也不擔心被捕,更事先擬好撤退守則;
被害者飽受威脅,只能獨自恐懼,甚至成為玩物也一無所知;
旁觀者從起初的震驚、真相的刺激,最後則隨著時間,遺忘了那個黑暗的平行世界……

我們的世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N號房事件最初報案人、首位報導者——「追蹤團火花」現身說法,
這是「記者」火與煓,對N號房事件誓不放棄的心路歷程,
更是「女性」火與煓,意識社會的性別不平等、勇於發聲的成長故事。

【關於本書】

2020年,在加密通訊軟體Telegram上的「N號房事件」震驚世界,加害者手段殘忍,其匿名性使得受害者求救無門,網路性暴力犯罪的滲透力、擴散力,更加深了人們的恐懼。

追蹤團火花在追蹤此事件的過程中,深感網路犯罪難以追查,以及法規漏洞、執法單位束手無策、媒體漠不關心。即便事發至今已經2年,N號房主嫌落網,但此時此刻在網路上,仍不知道有多少加害者在流竄,躲在黑暗中的受害者更難以估計。

杜絕性暴力與網路性犯罪,無法單靠一時的新聞熱度,追蹤團火花為使大眾持續關注類似事件,寫下本書,不只為了紀錄重大案件,更希望凝聚力量,讓獨自受苦的「我」成為團結在一起的「我們」,迸發出改變社會的火花。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