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外商面試這樣談(四):幫Headhunter證明她找對人了

跳槽外商面試這樣談(四):幫Headhunter證明她找對人了
Photo Credit: Victor1558 CC BY 2.0
Photo Credit:  Victor1558  CC BY 2.0

Photo Credit: Victor1558 CC BY 2.0

前情提要:

關鍵時刻,關鍵作為

在我把水杯放回桌面後,S很流暢地撥了分機表示要加水,隨即掛上話機,看了看手上文件剛才作筆記的地方,停頓了約有十五秒鐘,這算是今天面談到現在最長時間的無聲停頓了。她正視著我,開口就問:「到目前為止,你的表現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所以,我想把我們的對談直接拉到最後的重點。」看得出S神情上的篤定,我知道,就是這一刻了。

我同樣以充滿理解的微笑點頭示意,「請開始。」有幾次和Headhunter談得很順利的機會,最後都是來到類似的「關鍵時刻」對話。

「我現在手邊有另外兩個人選,本來已經準備送出去給徵才的企業客戶了。幾天前因為看到你的資料,直覺告訴我,應該再找你聊聊,沒想到才第一次面談,就可以這麼快切入重點。」語氣聽起來很輕鬆,但很清楚顯露出這段話的重要程度。

S繼續說:「Albert,請你告訴我,我為何應該推薦你,而不是另外兩個人選?」

不熟悉西方商業世界的人,在聽到這樣的問題時,多半會覺得太過直接或敏感,在心情上就很容易受到衝擊而亂了陣腳。而少數的人,則會覺得這是最後的機會,拼了命大吹特吹。往往兩者都不會有太好的結果。

「讓我用個比喻吧!」嚴肅的話題,也可以有輕鬆的回答,但必須是嚴謹的邏輯。

善用比喻,幫助理解

這時候,門再度被推開,這次有兩位從門縫現身。一位站在門邊支撐著被推開的門,另一位則是從一進門就掛著一股說不上來的喜悅,手裡拿著大水杯,先是替我加水,有禮地對著我微笑致意,我也同樣微笑點頭回禮。

我可以嗅出在當下的空氣中,有一個看不見的訊號正在發送著,「但,是什麼呢?」

先喝口水,嗯,這次的水比先前的都冰涼,也許是要幫助我更清醒些。「現在可是關鍵時刻啊!」我在心裡這麼自我打氣。

「記得我剛才用杯子與飲料所作的比喻嗎?」S先是一個小吃驚的樣子,又立馬回神點了點頭,我就接著說:「杯中的飲料,就是責任區域中的目標市場,因應市場的千變萬化,就如同水可在一瞬間轉變成複雜多樣的其他飲料,或是顏色、或是成份,總之永遠都會是難以捉摸,沒人說得準。」

「也正因為如此,這個杯子容器的選擇將會是唯一可控、且分出高下的關鍵因素。」接下來,要切入論述的核心。

「先前舉例所提的保溫瓶與有顏色的杯子就是兩個很典型的案例。保溫瓶主要是為了保溫,至於使用保溫瓶的時候能不能看得清楚瓶內的飲料,就不是選用保溫瓶的重點。前提是,使用者在事前就應該知道裡面要裝的飲料是什麼。而會選用保溫瓶,其實就像在選用人才的時候,選擇具備同產業與相同職位經驗的人。」我簡單以手勢輔助,比劃了一個保溫瓶的樣子。

論述分析,要直接又有力

把手放下,我繼續說:「所以,選擇這樣條件的人選,頂多就是守成,難以開創新局。」

說到這裡,S低下頭翻了原本放在最下方的文件。我這才發現,她不只帶了我的個人資料來。這有意思。

「而另一個例子是指有顏色的杯子,可以想成是側重擁有漂亮學經歷的人選。亮麗耀眼的透光杯體,在外觀上,的確會令人在使用時感到一股特殊的氛圍,例如:用綠色的透明杯子喝起水來,也許就會感到比較輕新、環保;而紅色的透明杯子,會讓人覺得喜氣、熱情;藍色,則給人穩定、可靠的印象。」我一口氣,把這個杯子與飲料的比喻延伸說完,也為今天的對談立下了最後的總結框架(Summary Framework)。

沒想到,S還有另一份文件,夾在剛剛翻看的文件之中,這次她是雙手各拿一份,正在左右來回看著,表情上讀不出任何訊息。我想,這是她必要的專業,情緒不能外露,特別是心慌時。

S坐起身子,收起桌面上所有的文件,疊放在一側。接著,以某種在電影劇情的最後,主角們要來個大對決的口氣問我:「謝謝你的比喻與分析,但是,你還沒講到,我為什麼要推薦你耶,Albert先生!」S這次的語氣傳達著一點的不耐,我猜想,也許是剛剛的心情受到影響所致。

杯子,原來可以這樣用

我再次拿起杯子,「從今天到目前為止的對話,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妳應該可以很清楚看得出來我在看市場與想策略的能力。真要比喻起來,其實就如同我手中這個透明的杯子。」我作勢把杯子舉在我和S的視線之間左右搖動一次。

「我願意也有能力在短時間,就以一套專業的手法,快速收集市場資料與分析,同時完成同企業內不同區域間的產品組合與銷售狀況的比較,還找出了主要競爭者,進一步提出了競爭分析與建議。」說這段話時,我的語氣明顯加強了堅定的態度,依這樣的語調,說完最後的論述。

「更直接的說,這種的表現,幾乎已經是到職幾個月後才會開始出現的工作進度,而我卻是在我們第一次面談就有這樣的準備與表現。」出於對Headhunter這種夾在兩邊工作的理解,更是為確保自己這一次的表現會得到期望的肯定,我把今天最主要的論點全說完了。

Again, Help Them, Help You

「妳應該可以放心,若是推薦我,不論徵才企業用人主管的偏好是否完全命中,至少,不會讓妳被數落這次送了不值一談的人選。」看了看時間,我們比原本預計的一個小時又多談了半小時。本來覺得應該是禮貌性的相互致謝,就會結束今天的會談。目前情況看來大致良好,見好就收,靜候下一步的機會。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