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主義」是什麼?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拜登主義」是什麼?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跟中國的競爭,只是二十一世紀民主跟獨裁全面性競爭的一部分。而歷史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未來的歷史學家們在寫他們的博士論文的時候,他們將會研究,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拜登取代川普成為美國總統之後,對中國仍然非常的強硬。

這讓許多台灣人感到非常的詫異,但是對熟悉美國文化與歷史的人來說,這一切全都是可以預期的。因為拜登只是回到美國外交傳統的常軌而已。

威爾遜總統提出的「十四點原則」,建構美國外交核心觀念

要了解美國的外交,就必須了解美國的利他主義(Altruism)以及理想主義(Idealism)的傳統。

自威爾遜總統在1918年提出「十四點原則」,大力主張民族自決以來,大部分的美國人一直認為,他們之所以參與國際事務,是因為以下原因:

  1. 美國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是全世界最好的;
  2. 美國是全世界最強盛的國家;
  3. 美國有義務建立並維護世界秩序,讓全世界的人類都享受到美式的自由、民主、與繁榮

所以美國參與兩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兩伊戰爭,一開始都不是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是為了某種理想,或是為了維護國際秩序。而美國雖然在歷次戰爭中佔領了大量的領土,但是在獲勝之後,他們總是迅速的撤兵,只保有少數的海外軍事基地。

當然,有許多人會說,美國的華爾街財閥、軍工產業集團、以及政治人物們各懷鬼胎,他們才是歷次戰爭的最大獲益者,他們才是鼓動美國參與歷次海外戰爭的幕後操縱者。雖然這些說法多少有一點道理,但是至少,一般的美國人並不是這麼認為的。當美國人民支持政府出兵的時候,通常都是為了某種理想。

歷史上,美國出兵理由多為「理想與公義」

歷任的美國總統都知道,當他們要說服美國人民出兵海外的時候,只能講理想與公義,千萬不要去講「國家利益」,否則只會得到反效果。

舉例而言,在1940年美國參與二次大戰前夕,絕大部分的美國人都支持孤立主義(Isolationism),他們認為,歐洲跟亞洲的各種戰爭不關他們的事。歐洲跟亞洲的人都太壞了,所以才會彼此殺來殺去。

所以當小羅斯福總統嘗試去說服美國人,要去援助亞洲的中國與歐洲的英國的時候,他的訴求是道德與理想,而不是國家利益。他要美國人民支持全世界的弱小國家去抵抗強國的侵略。

美國厭惡「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的政治態度

許多台灣人講到美、中、台三方關係的時候,總喜歡說,國家之間「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但其實那段話是十九世紀的英國首相Palmerston的名言。美國人雖然向來親英,但是他們最討厭的,就是英國人的那種態度。

希望台灣的外交官們在跟美國談事情的時候,千萬不要笨到去引述Palmerston的那段話,更是千萬別「棋子」、「塞子」的亂說,因為大部分的美國人都認為,像英國、法國那樣為了國家的利益而四處欺負弱小國家,到處建立殖民地,是一種非常可恥的行為。

美國、英國、以及蘇聯在外交理念上的差異,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二次大戰末期,美英蘇三國領袖在德黑蘭會議以及雅爾達會議中的交手。當時盟軍勝利在望,蘇聯的史達林想要在戰後在東歐擴張勢力範圍(Sphere of Influence),因為擴張勢力範圍,一直是俄國外交政策的傳統目標。而英國的邱吉爾想要在戰後維持歐陸的勢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因為維持勢力均衡,也是英國自十八世紀以來的外交政策目標。

但是美國的羅斯福只是一心想要在戰後建立一個新的世界秩序,讓全世界從此免於戰爭的威脅。在美國人的眼裡,英國跟蘇聯的外交政策充滿了利益計算,都是十分可鄙的。所以即使小羅斯福跟邱吉爾私交甚篤,兩人還是為了這件事情鬧得非常不愉快。

美國外交政策曾在1968年期間,因焦頭爛額的越戰而轉向追求國家利益

可是美國在外交政策上的利他主義與理想主義傳統,就一直不曾中斷嗎?那倒也不是。

美國第一次在外交政策上認真的追求「國家利益」與「勢力均衡」,是1968年尼克森當上總統的時候。那時候美國為了越戰搞得焦頭爛額的。美國人開始懷疑:

  1. 美國在道德上是不是站得住腳?
  2. 美國是不是真的強大到可以到處插手國際事務?
  3. 美國過去所強推的國際秩序是否還行的通?

由於當時美國舉國上下都對自身產生了懷疑,所以尼克森總統重用像季辛吉那樣的外交精算大師,開始追求國家利益,開始聯合中國制衡蘇聯,開始追求國際勢力的均衡。

冷戰結束後,美國積極推動自由、民主與人權

但是二十年之後,柏林圍牆在1989年倒塌,蘇聯在1991年解體,美國又恢復了自信,又開始四處宣揚美國的自由、民主與人權。

即使威權如中國共產黨者,美國也是好言相勸,希望中國能加入世界的經貿體系,然後像德國、日本、台灣、韓國一樣,發展成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

季辛吉認為,美國在外交上的傳統,一開始都會對競爭對手好言相勸,脾氣跟耐心都好的不得了。好到連英國那樣的盟友都看不下去。但是一旦美國失去耐心,開始翻臉之後,又會兇悍的不得了,一直要等到把對手打趴在地上,然後讓對方無條件投降為止。

像是美國在二次大戰當中對德國跟日本,在冷戰中對付蘇聯,基本上都是這樣的過程。

而相對的,像英國、法國那樣的歐陸傳統強權,在開戰之前就會相當強硬,而開戰之後,卻往往是見好就收,選擇在談判桌上跟敵人談停戰的條件。

美國人眼中的理想戰爭三步驟:徹底擊垮敵人、強迫金援、建立美式民主

美國人理想中的戰爭,是把敵人徹底打垮,然後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經貿援助,強迫對方建立美式的民主制度,然後從此成為最要好的朋友。

美國在二次大戰的時候對德國、日本、以及義大利,就是這麼幹。結果一直到現在,這三個國家都還是美國最要好的盟友。

仔細想想,美國人還真是蠻固執、蠻變態的。

所以講到這裡,我想大家都知道,西元2000年之後發生什麼事了。

美國原本好言相勸,希望中國加入美國所主導的國際秩序體系。一開始美國非常的和善,非常的有耐心。但是中國人不理美國人,而且不斷的破壞美國所建立的世界秩序。

然後美國人失去了耐心,決定選出川普那樣的一個狂人來擔任美國總統。川普不講理想、也不講國際秩序,他完全背離了美國的外交傳統,但也終究把中國整得哇哇叫。

然後川普下台,拜登繼任,美國雖然回到了他們傳統的外交政策常軌,但是美國跟中國的關係已經全面惡化,再也回不去了。

拜登主義(Biden Doctrine):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美國在二戰之後開始跟蘇聯交惡,最大的轉折點之一,是喬治柯南(George Kennen)在1946年從美國駐蘇聯大使館發了一封「長電報」(Long Telegram),之後又在1947年投書「外交事務」雜誌(Foreign Affairs)雜誌,主張「圍堵策略」(Containment)。

所謂的圍堵,就是用積極的防守來代替進攻。美國不主動向蘇聯開戰,但是要全力防止全世界的一些中小型民主國家落入共產蘇聯的手中。因此,美國應該在經濟上對那些民主國家提供援助,而那就是有名的馬歇爾計畫(Marshal Plan);同時,美國也應該在軍事上對那些民主國家提供援助,而那就是著名的杜魯門主義(Truman Doctrine)。

柯南認為,共產極權主義最大的弱點在於接班問題,總有一天,共產黨會為了接班問題而產生內鬥,然後內鬥的雙方會爭相討好人民,因而自己從內部瓦解共產黨政權。季辛吉認為,蘇聯在1991年因為戈巴契夫與葉爾欽的爭權而瓦解,基本上就是完全符合柯南在四十多年前所做的預言。

所以「拜登主義」(Biden Doctrine)究竟是什麼?我們不知道,全世界也都不知道,大家都還在猜。

但是拜登最近訪問歐洲的時候公開說,美國跟中國的競爭,只是二十一世紀民主跟獨裁全面性競爭的一部分。而歷史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未來的歷史學家們在寫他們的博士論文的時候,他們將會研究,在我們這個時代,究竟是民主勝出?還是獨裁勝出?

美國的外交圈又聞到了那個熟悉的味道。大家都知道,歷史不會重複,但是經常會押韻。

”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often rhymes.“

本文經林宜敬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蕭汎如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