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仲介生存之道(上):靠「牌照」走天下雖合乎法規,但經濫用已造成政府規管失靈

揭仲介生存之道(上):靠「牌照」走天下雖合乎法規,但經濫用已造成政府規管失靈
圖為資料圖庫。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勞動部規定兩張牌照不能共用同一地址,申請新牌照後,地方的勞工局會派人巡視,確認辦公室的基本設備和營運狀況。但彭家縈表示,勞工局只會來看一次,有桌椅、有人在就會通過。雖然還是得多花一筆辦公室的租金,李一正卻覺得很值得:「多花1、2萬,求一個保險嘛!」

文:蘇欣儀、徐采薇

今(2021)年5月底台灣疫情爆發以來,移工染疫議題,被推上風尖浪口。尤其在6月初,苗栗多家科技大廠傳出移工確診新冠肺炎。截至6月16日,苗栗確診人數突破490人,移工佔近八成。這才讓大眾意識到,移工對台灣科技產業至關重要。

台灣科技業在國際供應鏈佔有一席之地,尤其是半導體的晶圓代工與封裝測試,2019年全球市佔率分別為77%、55%。值得注意的是,舉凡聯華電子、世界先進、力積電、日月光、矽品、力成、南茂等半導體大廠在內,生產線皆有不少移工。這不僅補足了台灣本地勞工的不足,低成本、願意加班,都是移工令科技大廠喜愛的原因。

根據勞動部統計,全台目前共近72萬移工,產業移工45.6萬人,看護工25.3萬人。其中,在工廠工作的移工有47%來自越南,而菲律賓移工因具備英語優勢、學歷高,特別受科技大廠青睞。如今,外籍移工儼然撐起台灣經濟,成為不可或缺的勞動力。

然而,數量眾多的移工如何管理,一直是雇主、仲介和政府必須面對的難題。特別是在疫情下,移工問題更被凸顯。

頒布三級警戒以來,國內科技大廠為了防疫,早已採行分流上班,並要求員工落實量體溫、戴口罩等措施。不過,下班後,移工回到宿舍,會與數間工廠的移工來往,且一個房間住6到8人,多為上下鋪,中間僅用隔板隔開。如此緊密的居住空間,致使移工宿舍可能成為難以防堵的疫情破口。

移工宿舍多由仲介在外承租、管理,費用則跟雇主申請。事實上,移工宿舍染疫危機,早就不是頭一遭。2020年12月,桃園就曾爆出,48名印尼籍看護工檢疫期滿後,進行自主健康管理期間,被仲介強行擠在同一空間、共用衛浴。

為此,勞動部於2021年1月,火速修正《外國人生活照顧服務計畫書裁量基準》,規定仲介不得讓移工暫居倉庫,且每人居住空間應達3.6平方公尺(約1.1坪)等事項,違規業者直接開罰6到30萬元,並廢除外國人聘雇許可,2年內不得引進移工。

苗栗科技廠群聚爆發後,勞動部與地方政府緊急清查1168家工廠的移工住宿地點,發現尚有225家待改善,不合格率近2成。說明即便許政府開出重罰,許多仲介仍無視法令規範,從1月到現在,長達5個月時間,仲介不作為,加上政府未嚴格監控,導致原可預防的問題,再次發生。

6月4日,勞動部再度緊急修訂《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雇主聘僱移工指引》,要求仲介業者和雇主加強防疫宣導、工作場所及住宿空間分流、強化生活管理及協助就醫、配合政府快速圍堵策略等。

但是,近期卻頻傳有仲介假配合防疫之名,隨意對待移工。苗栗縣議員曾玟學6月20日就在臉書上踢爆,有移工被安置到曾有確診個案的宿舍,且隔離環境髒亂。仲介公司甚至於移工被隔離期間,在沒有提前告知的情形下,擅自將移工們的私人物品用垃圾袋打包,丟在廊道上。種種劣跡,都反映出仲介公司對移工的輕視態度。

對此,台北市就業服務公會秘書彭家縈替仲介喊冤:「為何收容確診移工,陪同施打疫苗都叫仲介做,仲介哪忙得過來?」但這樣的指責忽略了最根本的問題,就是仲介已向移工、雇主收費,卻未提供相應的服務,連最基本的住宿需求都無法保障。

移工雇主成待宰羔羊,仲介非法獲利驚人

「明明收了服務費,又不服務。」來台9年的印尼籍看護工Fajia譴責地說。今年初,她照顧2年的阿嬤剛過世,需要轉介新工作,但仲介卻放牛吃草。不但要求她自己找工作,在待工期間,也只讓她在堆滿文件的倉庫裡打地鋪,一天還得付200元。這些行為與收費明顯違法。

《私立就業服務機構收費項目及金額標準》明訂,仲介能向雇主收取仲介費,但不得超過移工第1個月的基本薪資,服務費每年則不得高於2000元;向移工只能收取服務費,以每月計算,第一年為1800元,第二年1700元,第三年1500元。除上述規定的收費,其餘均屬違法超收。

印尼籍看護工Fajia
攝影:蘇欣儀
印尼籍看護工Fajia,回憶被仲介超收費用的經歷。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為移工倡議多年,專員許淳淮直言,仲介公司的目的就是賺錢,儘管法律已明確規範,仲介仍巧立名目收費,違法超收早就成為常態。

截圖_2021-07-08_下午1_26_24
攝影:蘇欣儀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淳淮

包含向移工收取買工費、向雇主超收的仲介費,加上從移工母國的抽成,台灣仲介賺得盆滿缽滿。如下表,引進一名移工,粗估仲介違法超收為10到14萬。以1000人的中型仲介來說,超收金額直接破億,更遑論引進數千人的大型仲介。佑羲人力顧問有限公司負責人巫宗諭更指出,這些超收沒有收據,甚至不用負擔5%的營業稅。仲介業者何樂而不為。

截圖_2021-07-08_下午1_32_38
表1:仲介收費一覽。台灣仲介向一名移工「法律規定可收取的合法費用」與「實際收取的違法費用」。

公司獲利,仲介業務也連帶賺進大把鈔票。已經升格為老闆的巫宗諭,就是從業務做起,他甫入行半年,在無底薪的狀況下,月薪就高達50萬。當問到為什麼人力仲介聲譽差也願意做,他更不假思索地說:「就是因為賺錢啊!」原本在銀行做內勤領死薪水,當人力仲介一個月收入就有10到50萬,高報酬加上看準長照人力的未來需求,讓他只做了一年業務,就決定自己出來創業。

截圖_2021-07-08_下午1_35_28
攝影:蘇欣儀
佑羲人力顧問有限公司負責人巫宗諭,談及踏入仲介業,就是因為看到賺錢的契機。

仲介違法超收、獲取暴利的事,並非無法可管。只是仲介更知道如何規避法律。

在《私立就業服務機構許可及管理辦法》中,已嚴格規範人力仲介的申請資格、服務內容、逃跑率上限及換發許可證的條件等。正格人力仲介有限公司負責人李一正認為懲處太重,如超收買工費和雇主仲介費一旦被檢舉成功,罰鍰是原先收費的20倍,且初犯會被停業3個月,再犯停業6個月,連續3次則撤銷牌照。此外,逃跑率太高或是文件沒交齊也可能導致停業,同樣連續3次就會被撤照,並永久停業。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