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地方與私人企業的防疫分工,該被視為「搶資源」嗎?

中央、地方與私人企業的防疫分工,該被視為「搶資源」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有任何一方能獨立脫離在疫情之外,唯有分工合作才能度過危機,中央地方之間也因為有「協力治理關係」,需要資源及資訊的分享,不該純然看成是一種權力的分享或分配。

全台疫情仍處於三級防疫階段,各界都在關注7月12日這天是否會解封,不過以目前仍有確診案例的形勢來看,離真正解封仍有一段距離,就算調回二級仍必須維持必要的防疫守則;此外,面對Delta變種病毒已在全球蔓延的態勢,縱然能回到「嘉玲」的優等防疫表現,都還不能掉以輕心,況且目前國內疫苗施打的覆蓋率仍有待加強,口罩戴滿、酒精消毒、社交距離及量體溫等環節恐怕還是得繼續下去。

疫情肆虐挑戰政府治理能力

台灣歷經這一次疫情反撲的洗禮,除了防疫心態鬆懈之外,也必須深思整體防疫工作需要檢討的地方,從中進行滾動式調整以防下一波疫情再起,同時也要維持防疫的「治理」(Governance)量能,方能在防疫新生活中安然度過。

從5月中旬開始,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反撲,三位數的確診數量確實讓台灣社會瀰漫著不安的氣氛,雖然相對於其他疫情嚴峻的國家,台灣的確診狀況仍不足以比較,但從時間縱軸來看,無論是本土確診案例及死亡人數都是過去的好幾倍,也因此,國內多數民眾也開始懷疑到底台灣的防疫措施是否正確?以及台灣面臨疫苗之荒的壓力不斷增加。

不過,也因為採取嚴格的防疫規則,以及陸續有疫苗引進,讓原本居高不下的確診狀況逐漸緩和,顯然防疫並不是少數人或單一面向就能做好,更需要來自政府及社會的相互合作與配合,而這中間更涉及到「治理」概念的探討,無論是中央與地方、跨縣市、公私協力等,都可以從這一次疫情中看出端倪。

指揮中心:7/13後 高強度管制可走向開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從協力治理,促進中央地方防疫合作

就在疫情剛開始肆虐之際,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將疫調的任務賦予地方來執行,就「中央地方關係」(Central-local Government Relations)而言,以原本由中央掌握指揮權來看,這確實是一種權力下放的模式,當然地方在握有權力的同時也必須承擔行政責任的要求。

而就政治權力的角度來看,地方政府可以掌握及分配防疫資源,地方首長也可以從防疫事務來展現治理能力,同時也是政治表現的考驗機會;不過,如果從公共衛生的屬性來看,就不純然是一種權力的分享或分配,反而是中央地方之間有著「協力治理關係」(Collaborative Governance),也就是需要資源及資訊的分享,畢竟沒有任何一方能獨立脫離在疫情之外,唯有分工合作才能度過危機。

公私協力下的疫苗引進模式

有趣的是,當台灣面臨疫苗之荒時,許多民間團體及企業也紛紛跳出來表示願意協助引進疫苗,這是當台灣取得疫苗管道受阻後,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及探索,政府與民間機構以合作關係來讓疫苗能順利輸入,可以從「公私協力治理」(Public-Private Partnetship)的角度去探索。

畢竟全球疫苗供需相當複雜,再加上中國因素的影響,台灣要克服疫情的困境必須思考如何避開國際政治因素,並能找出引進疫苗的途徑,同時也要由政府出面承擔疫苗施打後的風險。

高雄長者接種疫苗(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目前已有台積電、永寧基金會及慈濟等民間單位向外購買疫苗,而政府也提供必要的協助,主要就是要讓藥商能在政府的保證下,能避免可能的賠償風險,而這樣的「民間出頭、政府背書」的合作模式,不同於過去「白手套」的定義,因為政府仍有可以取得疫苗的管道,而公私之間的共同目標便是要提升台灣疫苗的儲備量,這會是探討防疫治理問題的典範之一。

區域防疫治理仍不成熟

截至目前,國內疫情所形成的「區域治理」(Regional Governance)模式仍相當模糊,主要是目前各地方政府處理轄內的防疫事務都缺乏了「跨區域」(Cross-region)的思維,尤其截至目前疫情多集中在大都會圈的台北市及新北市,但雙北理應是區域的領頭雁,在防疫的事務上卻沒有發揮「核心」城市的角色。

此外,值得留意的是,國內有「鄰避效應」(Not In My Backyard)的聲音,戴著有色眼鏡看待部分縣市疫情,加上各自為政的地方防疫,也讓區域合作的行程變得更加不太容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