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聲不佳、卻在南海議題令中國惱火的外交奇才——前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

名聲不佳、卻在南海議題令中國惱火的外交奇才——前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對華外交上,菲律賓一直擺出下風的姿態。黃岩島事件之後,他一再低聲下氣地表示希望和中國談判,而中國卻只說「黃岩島不存在領土爭議」,一直菲律賓拒之門外。於是在國際上彰顯出中國的蠻橫的形象。

日前,菲律賓前總統艾奎諾三世不幸去世。在中文世界,艾奎諾三世(Benigno S. Aquino III)的名聲很不好。香港人指責他「馬尼拉大巴劫持事件」的現場「笑了」,還以「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為由「貶低香港的國際地位」;台灣人記住了「廣大興漁船事件」艾奎諾三世試圖「包庇凶手」、「不肯道歉」,還說「支持一個中國原則」敷衍馬英九;中國大陸人記住艾奎諾三世在南海與中國搞對抗,特別是搞出了一個南海仲裁案。

中文世界更常常把政治世家出身的艾奎諾三世描繪為一個紈絝子弟,這當然遠離實際。

事實上,艾奎諾三世給菲律賓留下大量的政治遺產,包括國内事務和國際關係。當然,對菲律賓而言,最長久的遺產還是在南海。

2013年,中國出動大批公務船包圍仁愛礁,阻止菲律賓向仁愛礁上的軍人提供補給,還對菲律賓展開「三戰」(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希望複製一年前成功奪得黃岩島之事。

但在艾奎諾三世的主持下,菲律賓淋漓盡致地發揮了「弱國優勢」,成功地在國際塑造了「被中國欺負的弱者」的形象,在國際輿論中佔盡上風。最後守住仁愛礁,讓菲律賓避免在南海島嶼爭奪戰中崩盤,為菲律賓「守土有功」。

同時,菲律賓通過多邊外交,鞏固了美菲關係,並加強了菲日、菲越、菲印(尼)關係,也推動東協在南海議題上一致對抗中國。在艾奎諾三世執政的幾年,中國在南海問題上非常被動。

此後,艾奎諾三世更頂住中國施加的巨大壓力,在國際仲裁庭對中國展開南海問題的訴訟,並運用法律技巧,成功地讓國際仲裁庭宣布對案件擁有管轄權,繼而幾乎支持了菲律賓的一切觀點。儘管這惹來中國政府的反感和打壓,並斥艾奎諾三世「濫用國際法」,斥仲裁案判決為「一張廢紙」。但在很多國家看來,這種以文明法治的方式解決爭議,比動輒以武力或武力威脅要好得多。

事實上,就連中國的國際法學界也有不少學者認可「菲律賓懂得用國際法爭取利益」(這個表述是中性的)。

無論是「仁愛礁事件」還是南海仲裁案,都令中國恨之入骨。而這兩個事例中,艾奎諾三世表現得堪稱外交奇才,面對龐然大物的中國,他首先發揮「弱國的道義優勢」,其次是善於運用國際法「維權」,從而把外交中的「弱國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何為外交中的「弱國優勢」呢?按照一般的「常識」,大國往往能在國際政治博弈中佔據優勢。這個所謂「常識」,其實是兩次世界大戰以前的事。在現代戰後國際關係中,這種優勢極大地被削弱了。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戰後國際社會為國家的行為建立了一套「規矩」或「準則」,這個規矩使得大國不像以前那樣能夠為所欲為。這就是為什麼儘管菲律賓實力遠遠不敵中國,卻在外交上不處下風的根本原因。

在遠古時代,特別是東方,長期處於單極化世界。大國對弱國擁有生死予奪的大權。漢武帝可以因為西域弱國不肯進奉馬匹就給予滅國的懲罰。隋煬帝和唐太宗僅僅因為不高興就對高麗進行滅國性的進攻。鄭和可以把斯里蘭卡國王從千里之外抓回京城候審。這時候的弱國,除了小心翼翼去事奉大國之外,別無選擇。

但是在近代以後,由於群雄並起,就有了權力平衡的概念,弱國開始有獨立自主的空間。但這時弱國的利益是構建在大國之間的平衡之上。按照當時現實主義的國際關係理論,國家是「性本惡」的,也就是說國家都是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謀求者。大國之所以不侵犯弱國的利益,乃是因為大國之間需要一種平衡,而貿然侵犯弱國的利益會破壞這種平衡,從而不符合該大國的利益。

因此,儘管在這個體系下,弱國的利益和尊嚴得到一定程度上的保障,但這種保障並不是建立在一套制度之上,而是建立在一種相當不可靠的平衡政治之上。但毋庸置疑,這比起單極化的遠古秩序,已經有了很大的改進。也正是這時,國際社會開始建立起一套國際法體系,以規範化各國——包括大國與弱國——的行為準則。

在一戰之後,國際外交界產生了一種新的理念,即自由主義或者理想主義的理念。這套為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所極力推崇的新理念認為,國家是「性本善」的,而國家要達到最大的利益並不應以損害別國利益為代價,而是相信國際間的合作才是各國取得共贏的基礎。

在1919年威爾遜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其最重要的貢獻就是倡導和推行了這套國際關係理想主義的基本原則,即他在1918年提出的《十四點和平原則》中的幾條:無秘密外交、航海自由、消除國際貿易障礙、限制軍備、平等對待殖民地人民,以及成立國際聯盟以維持世界和平。

威爾遜所提出的崇高原則在當時並不能立即完全實現,但是經過了國際聯盟的建立、《非戰公約》、以及在二戰中由小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大力倡導建立聯合國等大事件之後,在戰後已經形成一套成規模的理想主義國際關係架構。

這種理想主義體系之下的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承認大國和弱國都有平等的國際權利,以及不得以武力解決爭端。在聯合國憲章的第二條第一款中規定:「本組織系基於各會員國主權平等之原則。」第四款規定:「各會員國在其國際關係上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或以與聯合國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會員國或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

因此,理想主義的國際關係體系,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弱國的利益不受到大國的侵犯。事實上,我們看看歷史,就會發覺所謂「弱國優勢」並不是只有菲律賓這個特例。

AP_100924029075
艾奎諾三世在聯合國大會演說|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美國與古巴交惡多年乃是人所共知的事,古巴就在美國家門口,卡斯楚(以前)每天都在罵美國,但美國對古巴的挑釁可謂耐心之至。以美國的軍事實力以及地緣優勢,真的要打古巴估計沒人能阻止。美國之所以不打古巴,無非是因為國際規則不允許。

90年代之後美國有多次出兵海外的經歷。在中國宣傳中一直被說成是美國單邊主義。但實際上,美國根本不單邊,它每次出兵都講究師出有名,而且每每盟友眾多。事實上,盟友在實際軍事行動中對美國幫助有限,但美國為何要費時費力要建立廣泛的同盟呢?無非是因為只有在得到國際廣泛的贊同之下,才能符合當代的國際規則。

這表明,即便強如美國,在國際關係上也不是為所欲為的,而是要自覺地遵守這套國際上已經建立的規則。這裡也不得不提,這些規則其實主要就是美國所推動和主導建立的。美國為什麼要「作繭自縛」地建立一套看似對自己不利的規則,其實無非就是美國相信國際關係中自由主義或者說是理想主義的理念,相信只有這個規則才能符合美國和整個世界的長遠利益。

因此,菲律賓之所以在國際外交和輿論戰中每每佔據上風,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國際社會已經不再是弱肉強食的社會。聯合國和國際準則已經深入人心。中國武力再強大,也不可能入侵菲律賓。菲律賓當時無疑有美菲同盟作為保障,但即使沒有美菲同盟,中國入侵菲律賓也肯定會遭受國際社會的一致反對,引起中國不可承受的後果。

正是這個保障,讓菲律賓首先排除了因為和中國爭議而遭受中國入侵的擔心,亦有了以國際規則和中國抗爭的底氣。

當然,有規則是一回事,如何合理利用這些規則出牌也非常重要。在這一點,菲律賓做得令人吃驚的好。儘管菲律賓總統艾奎諾三世在很多中國人看來,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南海問題搞屎棍的角色。但站在客觀的立場,艾奎諾三世可謂難得一見的外交和輿論戰奇才。在意識到中國會在南海步步擴張的意圖之後,他迅速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也迅速調整了外交策略和宣傳策略,鐵心要打一場外交戰、法律戰與宣傳戰。

他很快鞏固了美菲同盟,並利用日本和中國的交惡把日本拉到了自己的陣營(日本是中國親手推到菲律賓一邊的),從而壯大了聲勢。

他也很快地調整了與越南的關係,和越南在南海問題上達成了連成一線的共識,從而在東協內部統一意見。

在對華外交上,菲律賓一直擺出下風的姿態。黃岩島事件之後,他一再低聲下氣地表示希望和中國談判,而中國卻只說「黃岩島不存在領土爭議」,一直菲律賓拒之門外。於是在國際上彰顯出中國的蠻橫的形象。

黃岩島事件中,在中國做出經濟制裁姿態之下,他又以弱者的姿態向國際訴苦,又多次宣傳制裁會影響農民和勞工的生計云云,國際同情心盡在菲律賓一方。制裁只好不了了之。在仁愛礁事件上,他又打出來人道主義的牌,讓駐留軍艦上的士兵曝光,並宣稱他們即將水斷糧絕。讓中國制裁也不是,直接反目也不是。經濟與政治脫鉤、貧苦大眾的生計、人道主義這些牌,菲律賓運用起來得心應手。

他在展示屢屢要求談判卻遭到拒絕之後,主動尋求國際法庭仲裁。儘管中國一直否認國際法庭仲裁的效力,但通過法律解決問題,符合國際潮流,無疑在國際輿論和道義占盡上風。如果贏了,更是無比犀利的武器。

在提請仲裁一案上,菲律賓把訴求主要放在了九段線上,這是一個奇招。一方面符合海洋法法庭的管轄要求,另一方面,菲律賓等於為東協出頭,一旦贏得官司,則東南亞各國利益均沾,於是贏得東協內部的一片歡呼。

菲律賓對黃岩島和南沙動態極為關注,中國有什麼風吹草動,總是菲律賓第一個站出來爆料,再經各個國際媒體廣而告之。中國外交部來來去去就說那幾句話(自古以來、無可爭辯、強烈譴責……),中國媒體有什麼消息都是二手貨,主動爆料虛若無,事事慢半拍,難怪在輿論戰上占盡下風。

因此,所謂菲律賓的「弱國優勢」,其實並非弱國天然擁有優勢,而是在國際規則成熟之下,大國很難再像以前那樣為所欲為了,從而抹平了「大國優勢」。

但國際社會更多地同情菲律賓,不是僅僅因為菲律賓是弱國,更加因為菲律賓行事更加符合國際規則,也有技巧把對自己有利的元素宣揚出去,於是得到了周邊大部分國家的支持,而且至少讓國際社會看上去是有理的一方。這些,都是艾奎諾三世的外交藝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