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雙面間諜」投共10年後被捕,歐盟情報圈面臨紅色滲透無孔不入

德國「雙面間諜」投共10年後被捕,歐盟情報圈面臨紅色滲透無孔不入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克勞斯並未否認他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但他表示在他被中國當局招募時,他通知了BND,他們要他擔任雙面間諜,進而獲取中方的情資。

編譯:吳宗宜

德國雙面間諜投共10年後被捕

德國聯邦檢察官於7月6日表示,檢方已起訴一名德國籍政治學者克勞斯(Klaus L.),其涉嫌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利用智庫負責人的身分從事間諜活動、接觸中國高層官員,並將情報交付給中國政府。

克勞斯自2001年開始,管理總部位於慕尼黑的漢斯賽德爾基金會(Hanns Seidel Foundation),這個智庫與執政的基民/基社盟(CDU / CSU)中的基社盟關係密切。

檢方指出,2010年6月,克勞斯在上海復旦大學發表巡迴演說期間,「中方情報人員與他搭上線,從此他在德國政府高層到中國進行國是訪問或多邊會議前後,定期向中國情報部門交付情資。」同時,他也透過基金會的人脈接觸眾多政壇高階官員,取得中方所需資訊。這個職位使他能以客座講師的身份前往俄羅斯、南非和南亞多國,作為回報,他收受中國情報部門的款項並得以與中國官員會晤。

檢方表示,「克勞斯多年來建立的聲譽和人脈網路,使該事件在國際上獲得關注。」

德國智庫馬歇爾基金會亞洲資深訪問學者巴金(Noah Barkin)說,「我們從德國的情報報告中得知,中國近年來一直積極試圖在該國招募線人,但我們還沒有看到檢察官成功揭露、起訴間諜活動的案例,也就是本案會是一次重要的考驗。」

據德國第一電視台(ARD)報導,75歲的克勞斯是一名雙面間諜,他曾替德國聯邦情報局(BND)工作,擔任線人50年,並於2010年開始為中國政府蒐集情報。

2019年11月,他在家中被捕,調查人員搜索了他的房子並沒收電腦設備,當時他和妻子正要前往慕尼黑機場,據稱原定從慕尼黑前往澳門,與中國情報官員會面。

克勞斯並未否認他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但他表示在他被中國當局招募時,他通知了BND,他們要他擔任雙面間諜,進而獲取中方的情資。

聯邦檢察官辦公室透過新聞稿表示,最近的逮捕令已於6月21日發出,克勞斯遂於7月5日再次被捕,他將於隔日在慕尼黑高等地方法院出庭,法庭將會就是否延押他至審判開始作出決定。

漢斯賽德爾基金會的發言人則表示,自去(2020)年6月以來,他們就一直與當局密切合作,「我們絕對不接受任何不當竊取情報的行為,克勞斯十年前退休後,便與該基金會沒有任何聯繫了。」

中國滲透無孔不入

近年來,德國情報機構發現由中國政府主導、針對德國的間諜和駭客活動持續增加,主要目的是獲取公司商業機密,而中國也被視為是針對德國的網絡攻擊的主要來源。

2019年開始,許多德國大公司證實他們已成為中國政府的新一波網路攻擊(以竊取商業機密)的目標,在10月份就華為問題舉行的國會聽證會上,德國國內情報機構(domestic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長哈爾登旺(Thomas Halden­wang)指稱,「中國的間諜活動和網絡攻擊,已經擴展到更多的經濟和國家部門。」並表示雖然過往中國對德國的網路攻擊主要集中在私營公司和竊取技術上,但如今已涉及更廣泛的外交、經濟和國防政策情資。

據《明鏡週刊》(Der Spiegel)報導,2020年1月前德國外交人員、歐盟駐韓國大使薩巴蒂爾(Gerhard Sabathil)與兩名職業說客,疑似為中國從事諜報工作,並為中國政府招募線民,該事件在歐盟外交圈投下震撼彈,也讓中國滲透歐盟的問題浮上檯面。

德國聯邦檢察官突擊了薩巴蒂爾在布魯塞爾、柏林、巴登-符騰堡邦和巴伐利亞邦的9處住宅和辦公室,總檢察長弗蘭克(Peter Frank)表示,他們向中國國家安全部洩漏了機密商業信息。

薩巴蒂爾曾擔任歐盟駐韓國、挪威和德國大使,並擔任歐盟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外交事務主任,2017年,他在結束公職生涯後加入公關遊說公司EUTOP。

薩巴蒂爾否認前述指控,他指責德國當局草率、愚蠢和無知,「只是編造了一些東西、操縱事實,在半真半假和誤解中編造了一個故事。」並表示他將要求德國政府賠償七位數的「小額」賠款:「我被剝奪了四年的薪水,我感到如身在烈火中煎熬,我不知道是否能再次工作。我的名聲、人脈、朋友圈全都毀了,這毀了我的生活。」

他也嘲諷他的案件是對中國的恐懼下的新產物:「任何不想加入抗中浪潮的人都會立刻受到懷疑。」德國檢察官後來放棄了對他的起訴,因為未能找到充分證據證實他曾為中國情報部門工作。

但這起間諜疑雲已讓中國利用間諜滲透歐洲的問題浮上檯面,並凸顯了中國與西方日益緊張的關係,中美貿易戰、香港和新疆問題的摩擦,以及對華為的質疑打擊都加劇了這種緊張局勢。

2019年歐洲對外事務部(EEAS)提醒成員國,需注意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附近活動的250名中國和200名俄羅斯間諜,但實際上中國在歐盟的間諜案很少浮出檯面。

哈佛甘迺迪學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中國問題資深研究員、2016年出版的《中國在歐洲的攻勢》(China's offensive in Europe)一書的作者之一勒科雷(Philippe Le Corre)說:「顯然,中國在歐洲的存在感更強了,毫無疑問,無論是質還是量皆然。」但他也表示涉及歐洲外交官的調查非常不尋常,「這種事情從未在歐洲發生過。」